苏锐面对他的敌人,几乎是两眼一抹黑。

“我最讨厌这种没准备的见招拆招了。”苏锐说道。

事实上,他虽然不喜欢这样做,可“见招拆招”永远是他最擅长的事情,毕竟——他喜欢被动。

国安的人已经提前抵达了南方外国语大学,他们要进行一些布控,不过,在苏锐看来,黄金家族的执法队极有可能躲过那些布控,以他们的身手,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校园之中。

“也不知道最近能不能休息休息。”苏锐摇了摇头。

满肚子都是事情啊。

他不禁又想起来临行之前老爷子对他的交代。

“等你顺利完成任务归来,我给你接风。”老爷子当时是这么讲的。

老爷子当时拍了拍苏锐的肩膀,而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也把上一代人肩膀上的重担,传递到了苏锐的肩上。

这一份责任,苏锐不能辜负。

他还寻思着,这一次回到华夏,也得回家看看,跟老爷子汇报一下情况进展。

“要不就在这儿,你先说说大概是什么事?”王二锤开口。

钓鱼不能老放线,容易脱钩。而且借此也可以试探一下安小柒的心性,如果只是表面近人,内心高傲,就算有事,王二锤也是伺候不来的。

安小柒微微点头,表示也行。

“我们爱柒异跟本地水果供应商,保持着长期合作,但最近龙脊村赵大夏的联合其他供应商,哄抬渠道价格。所以我今天过来这边市场,想了解一下情况。”安小柒徐徐解释。

王二锤静静的听着安小柒的介绍,才发现眼前的美女跟自己颇有渊源。安小柒是赵大夏下家,酷总裁的迷糊宝贝而赵大夏是同村袍泽哥们,跟自己的巴掌也早有过肌肤之亲,看来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偿过你家葡萄后,我觉得挺不错,完全可以摆脱路边摊,进入高端市场。所以想跟你谈谈独家代销的事。”安小柒眨巴眨巴大眼睛,没有发现王二锤奇思妙想的变化,逐渐步入正题。

“由于之后我们会承担你怎个运输、销售、回款等一些列过程,所以希望你在零售的价格上,给我们少许让利。就按照8元一斤,全权代销你家水果。”

“怎么会这样……红尚郡国的兵,居然如此强大?”

援军主将脸色很是难看,两万人都被杀了个片甲不留,那他们这一万人……

估计是想跑都未必能跑得掉啊!

黑魅郡国兵员的整体素质,远远不如红尚郡国,他们又是长途跋涉而来,现在掉头离开,多半逃不过红尚郡国的追击。

既然如此,就只能拼死一搏了!

“传令下去!”

援军主将狠狠咬牙,对身边的亲兵低喝:“全军服药!能杀敌就杀,不能杀敌,就撤退!”

即便是想要拼死一搏,这家伙还是没什么底气,下意识的就说出了撤退的话。

而他提到的药物,则是刚刚得到的东西。

他们是第一批拿到药物的兵员,效果如何,还没来得及试验,现在没有办法,不冒险就只能等死。

命令迅速传达,这一万人倒是没什么犹豫,听到命令内容之后,黑道总裁独宠妻全部快速取出一颗药丸,随手塞进了嘴里。

“希望能有用吧!”

以前,他修炼【金身功德碑】的时候,用各种功德之力来滋养鸿蒙神树,效果是很不错的。

只不过,后来在非洲遇到智慧尊者的时候,他为了救下凰天琦,自己亲手毁掉了金身功德碑,用功德碑内部的奇特力量,使出了【天道如刀】。

那一刀,惊才绝艳,震动了当时整个地球修行界。

那一刀的威力非常巨大,超乎想像,可同时,也将杨云帆体内的金身功德碑,彻底毁了。

后来,杨云帆虽然也想继续修炼过金身功德碑,可再次修炼出来的金身功德碑,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神奇。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杨云帆一直很奇怪,金身功德碑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为什么可以催发出道之气息,使出那超越自己力量的一刀。

现在,他有一些明白了。

功德之力,其实也是道之气息的一种。

如果自己当初坚持修炼金身功德碑,其实,那一座功德碑是有可能转化成道印的……当然,杨云帆觉得,自己不可能凭借【金身功德碑】入道。

以功德入道,这几乎就是圣人了。

杨云帆觉得自己顶多算一个好人,距离圣人的差距可有点远。

而且,功德之力很是飘渺,单纯的累积功德不难,可是想要理解功德,理解生命的意义,明白活着的价值,现代总裁古代妻那就是终极哲学难题了。

非得把自己弄疯了不可。

功德之力,远没有法则之力那么清晰明确。

“咦?”

“道之气息,消耗完了?”

脑海之中胡思乱想着,可却不影响杨云帆体内的鸿蒙神树,吸收道之气息。

此时,一枚金纹道丹提供的道之气息,只是让鸿蒙神树吸收了不到半小时,就耗尽了。

“咔嚓!”

没办法,杨云帆马上拿出了第二枚金纹道丹,放在掌心之中,继续吸收。

“呼呼……”有了足够的道之气息,鸿蒙神树继续开始生长,一些新长出来的嫩叶也散发出淡淡的道纹流转,一起帮忙吸收道之气息。

“噗!”

虽然老爷子足以通过很多渠道来得知消息,但是总比不上听亲生儿子亲口汇报更来得舒服。

毕竟,苏锐这小子虽然不靠谱,但一直都是他的骄傲。

下了飞机之后,苏锐一打开手机,便看到了几个未接来电。

都是汪泽龙打来的。

苏锐把电话打了回去:“泽龙,怎么样?”

“锐哥,我人还在首都,但是已经安排了当地的同事做好了布控,不过人手不太足,你看看你能不能调一些人过来……”

“你要独自一人潜入燕山?”

牛魔大妖一听这话,顿时恍然大悟。酷总裁的枕边冷妻

他看了冥山魔主一眼,点了点头,嗡声道:“以老弟你的隐匿本事,只要不在一千里内碰到人族大宗师,应该不会被察觉。”

此时,牛魔大妖算是明白了冥山魔主的想法。

冥山魔主之所以让自己带领大军攻击岐阳关,主要是为了吸引人族大宗师的注意力,最好让其他地方的大宗师,也赶来支援。

这样的话,人族腹地,肯定就空虚了。

冥山魔主独自一人前去,目标很小,而且他不是去搞大屠杀,而是找一件东西,暴露的概率就更小了。

顿了顿之后,牛魔大妖有一些好奇道:“冥山老弟,你能不能给老哥透露一些。

这燕山底下,除了一条玄天星石的矿脉之外,还有什么宝物?

能让你如此费尽心思去寻找?”

“天机不可泄露。”

冥山魔主嘴巴很严,淡淡笑了笑,却是不回答。

“杀!”

援军主将还来不及高兴,口中就不由自主的狂吼一声,长刀前指,带头冲向了红尚郡国的阵列!

他身后的那些黑魅郡国士兵,一个个体型都变大了一圈,酷总裁的迷糊宝贝语羽肌肉贲起,血脉激凸,红着眼嗷嗷乱叫,跟着主将发起狂暴的冲锋!

李英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种无意义的冲锋,在穿山破甲弩面前,根本就是自杀!

“一二三组平射,四组三十度角抛射,五六两组四十五度角抛射!”

冷漠的下达了命令之后,李英健就准备继续欣赏一次对黑魅郡国大军的tú shā。

漫天的弩箭再次飞向敌军,在这样饱和覆盖式的打击之下,正常来说,至少会杀死一半敌军,剩下那一半估计也是重伤。

可惜,目前的情况显然不太正常!

无数弩箭命中黑魅郡国士兵,穿过甲胄然后在刺入肌肉的时候,居然被膨胀的肌肉给顶住了!

所有穿透甲胄的弩箭,几乎都只是轻微的刺入肌肉,连点血丝都没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