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巴斯蒂安科点了点头,并没有为丹妮尔夏普对自己的冲撞而感觉到一丁点的不爽,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的心情真的挺好的。

也许,是因为看到兰斯洛茨吃瘪了?

一想到这儿,他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嗯,仔细看的话,塞巴斯蒂安科的牙齿上面连一丁点的牙菌斑都没有,可见这也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不知道如果把他和苏锐一起拉到化粪池里面打一架的话,会不会苏锐能赢得最终的胜利呢?

“兰斯洛茨。”塞巴斯蒂安科微笑着说道:“如果你再不加油的话,我可能就要替你出场了。”

听了这话,兰斯洛茨更加不爽了。

只是,他确实也管不了塞巴斯蒂安科……嗯,他能管的了谁呢?连自己的子女都不听他的话了!

丹妮尔夏普现在一看到亚特兰蒂斯的人,心中就很不爽,这个时候,她直接弯弓搭箭,对着兰斯洛茨射去!

反正有宙斯在,兰斯洛茨不敢把丹妮尔夏普怎么样,顶多打晕了事,但是,这恰恰就是丹妮尔夏普的依仗!

“具体在哪呢?”刘剑锋问。

姬雨萱却没好气的说:“我要都告诉你,还要你干什么,自己动动脑子,用点子智慧。”

刘佳峰一阵无语,这明显是她也不知道哪有陵墓,王爷你抱错人了大结局偏偏傲娇的数落自己,之前那大家闺秀的人设是彻底崩了。

不过这样也好,以前和她说话总要琢磨,引经据典的太费劲。

不知不觉间,凌空而行的他们,已经将翻山越岭的老外们甩在了身后,刘剑锋也不着急,稳稳的落在一座山峰上,俯视着他们,感觉就像雄鹰俯视着老鼠。

而姬雨萱就更不着急了,甚至拿出手机,夕阳好像就在身边一样,这美景难得一见,所以她直接来了一串自拍。

好在没等多久,老外们也赶来了,不过他们也没急着行动,而是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安营扎寨,支起帐篷,点上火,宛如野外郊游般,吃吃喝喝起来。

太阳好像因为姬雨萱太漂亮而不想跟她合影,快速的落到了山的那一边,另一边,漂亮的启明星已经挂在了天边,不知不觉,天上的云层散去,变成了一块漆黑的幕布,慢慢的一颗颗的星辰点缀其上,星罗棋布,繁星璀璨。

对面山中的老外们终于有了动静,只见他们在地上铲土挖坑,姬雨萱连忙凑过来道:“这是要打盗洞吗?这么说陵墓在山里,依山为陵,这是帝王规格啊,王爷抱错人了阎第2部不是汉就是唐。”

“不像打盗洞,好像就铲掉薄薄一层。”刘剑锋看得比她更清楚。

“一群废物。”他扭过头,看着那三个只顾着看热闹却忘了防守的手下,冷冷的说道:“我看,你们是养尊处优太久了!”

丹妮尔夏普则是挑衅般的笑了笑,嘲讽地说道:“亚特兰蒂斯的家族执法队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们在华夏被阿波罗干掉那么多人,也是情有可原。”

伤口上撒盐!

听了这句话,塞巴斯蒂安科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兰斯洛茨也看了看那三个被射翻在地的执法队成员,摇了摇头,看向了苏锐:“我们继续吧。”

说完之后,他也没有征得苏锐的同意,整个人直接暴起,强烈的气爆声顿时炸开了!

苏锐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气流扑面而来,让他几乎都要睁不开眼睛了!

无尘刀一挥,匹练的刀芒斩向前方的那一团气流!

然而,这一次,兰斯洛茨大大的提高了攻击速度,苏锐的刀芒虽然斩了出去,但是却落了空,紧接着,好似有无数的拳影朝着他这边落了过来!

快,王爷你抱错人了阎君焰实在是太快了!

苏锐连忙回刀格挡,可是,已经有好几下拳影化为了实质,穿破了刀芒,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许真的是力有不逮了,苏锐并没能挡下!他就算是已经进入了天心刀法所需要的境界,可是整个人经过连番大战之后,体力气力都有些跟不上了!

砰砰砰砰砰!

苏锐被打中了好几拳,整个人朝着后方倒飞了出去!

兰斯洛茨把苏锐给打飞了之后,并没有任何暂停的意思,继续前扑,犹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气爆声仍旧不断的在他的身前炸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色身影已经凌空而起,双掌翻飞,从侧面朝着兰斯洛茨拍了过去!

这掌法好似穿花蝴蝶,充满了一种让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美感,可是,如果只顾着欣赏美,却忘记了防守,可是要遭大罪的。

李悠然的动作实在是太飘逸了,可是,在这飘逸之中,却让兰斯洛茨感受到了一股极度的危险!

那穿花蝴蝶一般的掌法,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气爆声,看似绵软不着力,可是实际上,却是火力全开!招招致命!

要知道,过山车每天都在高负荷运转,震动、摩擦的强度使得设备很容易老化。尤其是一些衔接处的螺丝,在经过长时间的震动后,很容易脱落,而一旦这些螺丝脱落,拐个王爷来生娃后果将不敢想象。

此刻,这部过山车一旦处在上坡的轨道上,一个螺丝就已经处在了脱离的边缘。

随着过山车一趟趟的从那个位置飞驰而过,巨大的震动更是加速了螺丝的脱离。终于,在过山车再次从这个上坡处压过后,不堪重负的螺丝终于被崩飞出去。

只是此时,包括林峰在内,这辆过山车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清楚危险已经在悄悄逼近他们。那枚螺丝是用来固定轨道的,由于螺丝的脱落,这段轨道有些微微翘起,明显高出正常的轨道。

过山车在飞速运行一周后,又快要重新压过这段轨道。过山车中,林峰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担心。

可是他前后观察了一番,更是启动了手机蓝牙,把方圆三四百米的范围都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只是林峰又怎么会想到?

这次的危险,是来自一枚小小的螺丝,如此小的细节,他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当看到老外坐上一辆车,疾驰向北方的时候,姬雨萱还想抱怨刘剑锋为什么不去开车的时候,她突然身子一轻,竟然被刘剑锋打横抱起,公主嘛,就得公主抱。

臭流氓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已经飞了起来。

“我去!王爷你抱错人了三元”姬雨萱不知道这是自己今天第几次说这话了,但除了这个,恐怕就只有卧槽才能形容此时的心情了。

今天天气一般,多云略有些阴天,云雾多多少少能遮住他们,完全不担心被发现。

“你这……”

刘剑锋见她问都问不出来,便笑着说:“这都是你的功劳。”

“还能这样?”姬雨萱又惊又喜,道:“我能不能?”

“怎么不行呢?”刘剑锋一本正经的说:“你天赋异禀,骨骼惊奇,正是天生的修炼奇才,我知道一套阴阳相济,合籍双修之法,正好可以助你开窍。”

“你这流氓,三句话离不开老本行啊。”姬雨萱红着脸,一边骂一边拧。

“别掐了,要是掉下去咱俩都得玩完。”刘剑锋愁眉苦脸的说。

姬雨萱这时也安静了下来,低头俯瞰着山河大地,山

头还挂着夕阳,这才是与太阳肩并肩的感觉。

忽然,她眉头一皱,低声对刘剑锋说:“他们要找的地方应该是那里。”

刘剑锋顺着她知道地方看去,群山延绵起伏,错落有致,山坳中还有一座天然湖,清澈的湖水在夕阳下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确实是一派秀丽山川美如画的奇景。

姬雨萱却说:“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就是珍珠穿线,金盆养鱼的风水宝地,万年吉壌之地了。”

“哦?你还懂风水地理?”刘剑锋吃惊道。

“那是当然的,易学是必修课好嘛。”姬雨萱傲娇的说:“你说说,带我来是不是帮了大忙了。”

“是是是。”刘剑锋忙道:“就是这么抱着你,就能让我动力十足,天下无敌。”

姬雨萱没有顺着流氓的话题继续说,而是低头看着山势风水,道:“你看那起伏的群山,就像一串被山脊串成的珠子,还有那山前的水潭,多像是个大盆,这是万年吉壌,其中一定有大人物的陵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