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烈谈判,双方的价格已经极为接近。

夏禹这方报价六亿港币,嘉道理家族报价六亿两千万港币。

夏禹与罗兰士·嘉道理四目相对,都陷入了沉默,至于其他人也没有说话。

在场的人都清楚,最后的拍板权就在两个人手里的,且只会再出价一次,就看谁开口了。

夏禹知道,在今天的谈判中,价钱的高低并不是罗兰士·嘉道理真正在乎的,谈到六亿港币以上已经足够面子上过得去。

他更在乎的,反而是其他的东西,这也是罗兰士·嘉道理需要夏禹亲自谈判的关键所在。

而夏禹在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

以刚才谈判中嘉道理家族的表现,这个东西夏禹愿意给。

反正在他看来,嘉道理家族的其他资产中,已经没有他所必需的东西了。

只见他笑着说道:“嘉道理先生,既然都到了这个程度了,那我们各退一步,我再加一千万港币,六亿一千万港币!”

“少了中华电力公司这个包袱,多了六亿一千万港币,我相信以你和小嘉道理先生的能力,嘉道理家族在其他领域将一片坦途。”

“之前首都出的事情,你不知道?契丹曲之枕上奴花凌乱”

刘春来问叶玲。

“有所耳闻,不知具体情况。”

刘春来知道叶玲是不想插手这事。

说到底,他个人的账务都是刘秋菊在负责。

当即把霍昱咏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以前咱们无论是财务还是管理,都缺乏监管。以后不仅需要增加查账跟审计,还会涉及到对违规操作的监督……”

刘春来之所以不跟叶玲商量,直接让她去做,就因为这么多年,清楚叶玲的性格。

商量的话,叶玲肯定会反对。

刘秋菊倒好说,只要刘春来的吩咐,啥都做。

可刘秋菊没有叶玲的经验,现在刚能把账做好,有些弯弯绕都没法解决。

“算了吧!你另请高明,我干不了。本来我就退休了。”

叶玲听完直摇头。

刘春来简直不把自己当人,而是当一个工具。

“叶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凡有办法,也不至于辛苦你不是!再说了,这事可以商量,你把人培养出来,不就轻松了?只要有几个人能独当一面,然后你专门培训她们,负责监管就行了……那时候,无论大队的账,还是大队产业的账,你都不用亲自跟……”

现在看来搞好班子团结绝对不是简单的唯领导马首是瞻就行的,从此无心爱良夜by乱花一个班子中书记和乡长固然是重要人物,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工,都有一亩三分地。

作为张华这个角色,如果他早能意识到这一点,他完全可以做出自己的成绩来,只可惜他领悟到这些的时候已经迟了,现在他要拿出成绩来哪里有?

不过唐俊现在把烟草基地的项目归功于他,这让他有了底气,对唐俊的观感也是更好了。以前他看不惯唐俊,但是后来两人处下来,一直处到现在,他竟然发现在整个黄土坪的干部中,他和唐俊的关系竟然成了最好的了。

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古人不欺人啊!

路上唐俊又主动提到了茶叶的问题,他道:“张乡长,我记得你分管茶叶!现在我总琢磨这个事情,怎么才能把茶叶产业搞上去?我们的茶号称是北纬三十度附近的优质茶叶,但是为什么老百姓不能通过茶叶增产增收,脱贫致富?

乡里之前有过一些举措,想过筑巢引凤,但结果失败了,我觉得不能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吧?我们现在全乡两万亩茶叶,这些茶叶我们倘若经营好,哪怕是一亩茶叶我们让老百姓增收一百块,两百块,那也能给老百姓直接增加二百万到四百万的经济利益啊!”

这一点夏禹虽然做了,但是不能承认啊。

他摇头否认道:“嘉道理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说,中华电力公司为什么会被列为垃圾股,原因是公司管理混乱,业务情况和营收情况很糟,从此无心爱良夜蜜嫣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们再董事会上为了反对而反对吗?”

“赵博向董事会提的议案,哪个不是对公司有利的?”

夏禹的这个指责是事实,外面的舆论也是这种说法,所以罗兰士·嘉道理当然不会在这方面跟夏禹争辩,横竖都站不住脚。

所以他退了一步,用冠冕堂皇的话语维持住体面,然后再次开了一个价。

“公司的发展与全体成员都有关系,我们之所以反对,就是因为提议不合理,会为公司带来巨大的风险。”

“我们需要承担责任,但是也只是承担一小部分而已,为表示我们家族的担当,我可以退一步,价格低一亿港币,只要八亿!”

……

双方各退了一步,价格谈判终于走上了正轨。

接下来,不止夏禹和罗兰士·嘉道理父子谈判,两方的谈判人员也相继参与了进来。

“这样搞,太麻烦了!”叶玲看着刘春来,很是不满,“现在你的私账跟大队的公章,各个公司的账都是分开的,人就那些人,还要求一个月巡回查账,刘春来,你知道你有多少产业?”

对于刘春来提出,让她们巡回查账,而且两个月必须完成一轮,还是不定时的,甚至没有固定的时间,叶玲能不闹心?

根本就没有足够的人。

会计又不是谁都能干的。

一个数据错误,都会引起非常严重的问题。

“叶姐,缺人这个,大家都知道。你可以回去的时候,契丹枕上奴上官茜跟吕县长讨论一下,县里的中专,每年财务人员,也没给我们预留几个不是……”

“那是县政府的的培训人员!”

叶玲气得要炸了。

她就知道,刘春来这不要脸的是为了这个。

刘春来耸耸肩,一脸无奈,“没办法啊,我们那边又没有人才市场……”

即使有人才市场,也根本招不到人的。

叶玲不说话。

急诊主任亲自送许阳他们到门口,他还跟许阳等人一一握手,连徐原、壮壮这种小中医都没有落下。

握手完之后,急诊主任诚恳地感谢道:“这一次,真的多谢你们了。”

许阳道:“客气了,白主任。”

急诊主任点点头:“经过这一次,我才真的佩服起了中医。另外,也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跟诸位一起共同救治病人。”

许阳微微一笑:“都是为了治病救人,肯定还是有机会的,白主任。”

急诊主任笑着用力点头:“好,那我就提前感谢了。另外,许医生,我姓任,契丹王爷与汉女小说不姓白,我叫任白劳。”

“啊?”许阳一愣。

“噗……”旁边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许阳也顿时有点尴尬,自己记错了吗?急诊主任任白强,好家伙,两个任,正经人谁用叠字啊!

……

急诊主任跟他们告别之后,就回去了。

许阳则问周记者:“周记者,你也跟着我们好几天了,现在病人情况已经转好了,你准备离开了吗?”

对于夏禹的请求,霍鹰东毫不犹豫便答应了。

夏禹本以为,进入六月之后,第一个喜讯会是渣打银行成功拿下曹光彪的股权。

但是没想到他却先收到了王奇汇报的好消息。

经过长期公关,以及中华电力公司赵博那边的折磨,嘉道理家族终于疲于应对,选择了忍住仇恨低头认栽。

嘉道理家族同意转让持有的百分之三十四的中华电力公司的股权,但是却提出了一个要求,要与夏禹亲自谈。

且声明地点是港岛中环雪厂街2号——圣佐治大厦!

这栋大楼,是嘉道理家族于1968年兴建的二十多层的甲级商业大厦,是嘉道理家族在港岛的标志建筑。

虽然有些诧异嘉道理家族的要求,但是圣佐治大厦又不是龙潭虎穴,夏禹让王奇回复嘉道理家族,他会在明天上午九点准时到达。

……

翌日一早,夏禹带好完整的收购团队,以及保镖队伍,驱车前往港岛中环雪厂街。

在早已等候的接待人员的引领下,夏禹等一行人来到了圣佐治大厦的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