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义啊!忠信就让我给他和几个小伙伴找了几双高档次的旱冰鞋,其他的事情什么也没有说啊!和忠信到这边来的,都是一些十几岁大的孩子,没有我认识的。”杨海霞听到丈夫白奉义的问话以后,硬是没有听明白白奉义问她那些话的意思。

话说出去以后,杨海霞才转过来弯,她连忙问道:“奉义啊!这个有什么不妥的事情吗?”

杨海霞和白奉义家里现在之所以能够达到这样的一个生活水平,全依仗着李忠信的提携,现在杨海霞冷不丁回过味来,立刻就问了起来。

“你瞎琢磨什么啊!忠信就是和同学到那边去玩了。等下中间抽个空,给忠信和几个小朋友弄一些冰镇汽水和一些小吃食送过去,顺便问问忠信,用不用给他的那几个小朋友搞几张年卡。”白奉义语气微微有些不悦地对杨海霞说了起来,他觉得,如果要是他在那边,这种事情绝对不会用他操心,别的人去了,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那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可是,忠信过去了那边,要是不让忠信满意,那就是他白奉义这边做的不好了。

“信哥啊!你真厉害,居然能弄到这样一种高级的旱冰鞋。”张奇和于雷他们几个人一边慢慢适应旱冰鞋,一边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所以他想要自己成立一家这样的公司,赚钱倒是在其次。而是想要做一个鲶鱼,把原本国内按部就班发展的通讯产业驱赶着向前跑的快一点,春梦一夜了无痕二十年时间太久了。要是提前在4G,甚至3G时代就能分一杯羹,情况也不会像后世那么艰难。

“我可以把你的意思像上面反映,不会成不成不敢保证。”白凤想了想没有直接拒绝。

“那就先谢了。”杨东旭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说的时候表达清楚一些,我只要同等的政策待遇,并且接受国家监督,同时国家占有51%的股份。”

“知道了,就是显摆你能耐,一个人抵得上国企所有人呗。”白凤横了他一眼,沉吟一下还是提醒了一句:“你这样做很容易得罪人,并且不单单是把这个提议拿出来就得罪人。而是你真的做好之后会得罪更多的人。”

这句提醒显然是出于真心关心他,不然这样的话白凤可以放在心里不说的。

“我明白,今天就冲你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杨东旭笑着点了点头。

“男人啊!”白凤嘲讽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感慨这么一句驴头不对马嘴的话。

“而第2个阶段的社会变革,从杨坚开始,先后经历了4个皇帝。”

“这才让第2个阶段的变革走到了巅峰。”

“而第2个阶段中,最重要的摧毁世家门阀的贵族体系,竟然是在武则天手中一手完成的。”

“虽然也有杨广砍世家门阀的第一刀,但之后唐朝的三个皇帝都没有完成,却在武则天的手中,直接力挽狂澜。”

“不得不服!”

……………………

就连赵光义此刻也是感觉被头脑风暴了一样。春梦了无痕全文阅读m

他的关注点,不再什么社会变革上,他看到了自己最想要看到的知识点。

大宋战神:

“难道,这就是文人结党的真正用处吗?”

“文人结党,竟然是为了架空皇权,剥削百姓,难道这些文人不应该是跟皇帝站在一起的吗?”

“这才是真正的官僚体系吗?”

此刻,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被颠覆了。

他对于党同伐异,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

经过了上次的包庇间谍事件之后,苏锐对白秦川此人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评价。

这评价显然不是正面的。

所以,苏锐在和白秦川说话的时候,用词都非常的严谨,根本不留任何的漏洞,更不让对方寻觅到一丁点的可趁之机。

白秦川也知道,双方到底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之中,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还愿意来找苏锐吃这顿饭,其真正用意可就耐人寻味了。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苏锐眯了眯眼睛:“你是不是拿贺天涯没什么办法?所以才来找到我?”

一针见血,开门见山。

“我看不透贺天涯这个人,想来想去,也只有来问问锐哥你了。《春梦欢迎您》桃花酒”白秦川说道。

苏锐自然不可能给出答案来,当然,他也不会在这一点上面给白秦川挖坑,大家都是聪明人,谁在挖坑一眼就能识破。

“我也看不透他。”苏锐淡淡的说道:“但是我觉得此人还算是比较有冒险精神的,他并不像外表那样文质彬彬的。”

“冒险精神?”听了这话,白秦川点了点头:“这话我赞同,我曾听说过,他在国外还徒手攀登酋长岩,这简直和战斗民族那些高空作死的没什么两样。”

“然而他还是活着回来了。”苏锐眯了眯眼睛:“所以,我觉得你是遇到了对手。”

“而且还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是一个超出了我想象的对手。”白秦川说道:“所以,锐哥,我想和你联手。”

“和我联手?我没兴趣。”苏锐说道。

“可是,我知道,你可能对贺天涯没兴趣,但是贺天涯一定对你有兴趣。”白秦川说道。

“什么意思?”苏锐放下了筷子,桌子上的可口菜肴他一口都没动。

“很简单。”白秦川压低了声音:“我虽然人在国外,但是北方的事情我也是听说了一些的,春梦了无痕完结加番外那一次,你们搞的那么激烈,我想不知道都难。”

停顿了一下,变秦川眼睛里面的目光变得更加意味深长:“而且,这样的消息,绝对是捂不住的。”

“你是不是知道贺天涯的具体所在地,所以特地来告诉我的?”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

他本来没想和白秦川彻底的撕破脸,但是,若是对方怀着别有心机的目的前来,那么苏锐定然便不会客气了。

白秦川并没有直接回答苏锐的问题,而是说道:“这段时间以来,贺天涯几乎没有回过白家,他的行踪总是很隐秘,让人捉摸不透。”

“我也听说过这一点。”苏锐说道。

而白家在中东的布局,那一次也被苏锐给吃掉了不少,差点没撑到他。

对于这个哑巴亏,白秦川只能硬生生的忍着,要是透露出去的话,对他是非常不利的。

“饭店定在哪里的?”苏锐问道:“我这会儿还真有点饿了呢。”

“我们打车去吧。”白秦川无奈的说道。

…………

白秦川挑了一间很有特点的小酒馆,要了个小包厢,等到菜都上齐之后,便让司机去门口守着,没有吩咐不要进来。

苏锐微微一笑:“怎么还弄的那么神秘,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吗?”

白秦川主动的拿过了一瓶白酒,打开了之后,说道:“锐哥,我最近还挺迷茫的。”

挺迷茫的?春梦了无痕by桃花酒

苏锐听了之后,笑了笑:“这可不像是白家大少爷说出来的话。”

“是真的,我现在的位置很尴尬。”白秦川说道:“上次去马尔代夫,我几乎是破罐子破摔了,对家里的一切都不管不顾,老爷子都要气炸了。”

她问叶音,“你们想不想去县中学看看?”

“主任,我们能去吗?”叶音握着叶琳琅的手,“琳琅,我们跟主任去县中学看看熟悉环境。”

一般情况下,县中学在上学期间,是闲人免进的。

主任说明了来意,门卫才特意将大铁门中间的小门打开,让三人进了校园。

一进县中学,左右两边是教学楼。

中间是长长的台阶,台阶两侧的墙上,稀稀拉拉的贴着几所大学的铭牌。

叶琳琅清楚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学墙”。

每年高考时,考上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在这大学墙上就有一席之地。

“妈,你怎么来了?”

办公室里的冉老师一看见主任,便从一堆纸质的资料中带头。

主任道:“新裙子做好了,你试试。”

没那个女孩是不爱美的,冉老师也不例外。

她放下资料,从主任手中接过裙子,疾步走到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

冉老师穿着红裙子一出来时,主任的眼眶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