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包括黑暗魔兽一族化形的雄壮男子在内,他们都不用再面对林逸的战阵了,因为雷霆千爆加上超级丹火炸弹,已经将他们彻底撕碎。

当一切平复下来的时候,七大高手全部殒灭,连一丝渣渣都没有剩下,而林逸的神识在观察到这些的时候,就直接挥手散去了大部分分身,只留下了七个分身回到自己身边。

雷弧消逝,火焰熄灭,整片区域又恢复了原先星光熠熠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而那七大高手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利欲熏心,愚不可及!”

林逸对着那处空荡荡的地方冷冷的丢下了两句评判之词,就当是给那六个助纣为虐的人类强者写的墓志铭了。

其实最该死的是那个红发女子,不但第一个对林逸出手,还挑动了其他人跟着一起出手,金袍男子则是和红发女子有些不和的样子,为林逸说过话,当然那更像是在怼红发女子。

可惜他最后还是和红发女子同流合污了,站在了林逸的对立面,最终成为了炮灰之一!

老实说林逸本不想用如此暴烈的手段,点出黑暗魔兽一族的身份之后,大家联手拿下那个雄壮男子,才是最优的选择,或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些黑暗魔兽一族的珍贵情报。

而许阳还在呆滞在原地,他神情有些惊恐,他仿佛又一次看见了那位躺在地上的老人,他也是这般垂死欲绝,他也是这样如坠地狱,他也是这样如恶鬼缠身……

“谁来救救我爸爸,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是你害死我父亲的,男朋友有反应能忍住吗是你,是你这个白衣屠夫,是你!”

……

许阳脸色一时间变得非常难看,几乎是瞬间惨白,冷汗也在一瞬之间浸透了他的衣服。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个疯狂的女人朝他嘶吼的画面了,直到现在。

在那件事情之后,许阳无数次问过自己。如果还有同样的病人,同样垂死欲绝,他还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吗?

许阳一直给不了自己非常的明确的答案,因为他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遇见这样的病人。

直到现在!

“让开。”许阳大喊一声,他再一次冲了上去。

是的,他的脑海里根本没有思考要不要救,敢不敢救,没救活会有什么麻烦的问题。

虽然有些事方寒没问,可大概还是猜得到的。

慈母多败儿,儿子败家,敢打母亲,也和母亲的教育脱不了干系,男人家境不好,却依旧会养出一个败家子,肯定是女人对儿子很疼爱,哪怕自己受穷,也不让儿子受半点委屈,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儿子大手大脚的习惯,家里无论多穷,母亲总是予取予求,让男友硬的十个小动作儿子也就没那个概念了。

二十五岁的青年,和父亲陪着母亲来医院看病,钱却在父亲身上,从这一点其实就能看出一二,父亲对儿子的德行很清楚,这个钱不敢让儿子拿,哪怕是母亲看病的钱。

人之初,性本善,这世上没有天生的坏人,没有天生的败家子,孩子的成长和家庭教育脱不了干系。

也正是因为母亲对儿子溺爱,儿子动手打人,母亲才更伤心。

爱之深,责之切!

自己那么疼儿子,那么宠儿子,生怕他受半点委屈,结果他却打自己,那一瞬间,女人的心就已经碎了,绝望了,对生活没有留恋了。

女人自己都绝望了,感觉活着了无生趣了,身体自然也就垮了,后果可想而知。

方寒没吭声,让女人换了一条胳膊,继续摸脉,同时观察着女人的气色。

别看女人症状不少,可无论是从脉象还是气色来看,女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病,这还是心病.......

“生病之前两口子吵架了?”方寒试着问。

“没有,和儿子吵架了!”男人叹了口气。

青年下意识的有些眼神闪烁。

“能详细说说吗?”方寒问。

男人又叹了口气,道:“哎,我儿子今年二十五岁了,毕业其实已经有一年了,一年时间换了好几家单位,一分钱没赚,还找家里要了不少,大半年前,我父亲生病住院,男生有反应的时候难受吗又花了不少钱,老人家还去世了,家里看病,办葬礼,花了不少钱,还欠了一屁股债,可他.......”

说着男人看了一眼儿子,气的胸口起伏:“可他还是不出去好好工作,还找他妈要钱,她妈不给,他还打她妈........”

“我就是当时上头,没控制住,再说,也没打到.......”青年急忙辩解。

又赶紧把药塞到患者嘴里。

许阳继续用针刺抢救,救急之法,最快不过针刺。虽然这个患者一样病情严重,一样是垂死边缘。但许阳却不一样了,他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个大学生了。

患者家属这才问西医:“医生,这个医生是?”

年长的医生回道:“中医科的。”

“哦。”患者家属顿时放心了一些,然后又着急地问:“李主任来了没有啊?”

“哎,来了!”

几人都赶紧看去。

一个身形干瘦的中年人,一脸肃穆,正在快步赶来。他虽然身形并不高大,但在他跑来这一刻,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气势狂涌而来,恍若巨人天神一般。

“哎呀,李主任来了!”

“李可医生来了,哎呀哎呀!”

家属顿时激动起来了。

李老身后还跟着一群医生,李老快速跑来,一边跑一边喊道:“净麝香0.5克,冰片0.05克,冲服。5粒速效救心丸,把男朋友撩到起生理反应1粒苏合香丸,含服。”

不过此刻,林老头没有说出雪谷的原因不在于想隐瞒的当年的事情,而是在于,唐韵就在雪谷!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对林逸说才好,是告诉他呢?还是不告诉他呢?

如果告诉他,他去了之后,会不会遇到唐韵?会不会因此产生一些不良后果和影响呢?

“老头子,你怎么了?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呢?”林逸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那个灵药叫什么名字而已,事情过去太久了,现在才想起来。”林老头说道。

“哦?那叫什么名字?”林逸倒是也没有怀疑。

“那株灵药的名字叫做兰芥玉玲草,这株灵药,生长于上古门派雪谷,十分珍贵稀有……”林老头咬了咬牙,索性告诉了林逸,他总不能一直隐瞒吧?当然,林老头还不知道唐母在雪谷的壮举,如果知道,就不会和林逸说了,而是直接和楚梦瑶说了。

“上古门派雪谷?”林逸微微一愣,那不是章力钜那位老情人的门派么?看来和自己还真有渊源啊!不过,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将这株灵药给讨要来呢?“老头子,当初你的灵药是怎么弄来的?”

第二天清晨,周安安沿着小区的绿化带跑了十圈,没有碰到一个养眼的妹子。

呸,电视剧害人不浅。

“上车的,先买票。”

没有开玛莎拉蒂,嚼着口香糖的周安安将特地从小卖部找回的一块五递给了售票员。男朋友起反应了怎么解决

这个售票员,就是曾经想和老爸一起购买婺城路线客车的陈某某,他小姨父的妹妹。

如今丽州到婺城的公交车身价已经涨了好几倍,年盈利也是风风火火,而这城乡公交依旧不温不火。

“哎,你是周友良家的?不要算了。”

接过周安安递来的钱,陈某某惊讶地说了一句,就要退钱,说起来大家还都是亲戚。

“要给的,要给的。”

关乎这一块五的人情,周安安是一点都不想欠。

尤其是这位前世今生让他错失一次成为富二代机会的陈某某,周安安表示不记仇,但是也不想结交。

对方眼光太浅,怕拉低自己的智商。

“这么客气。”

许阳稍稍松了一口气。

家属也很激动:“哎呀,不痛了。哎哎,爸,你还疼不疼啊?”

许阳知道这一套救急之法只是暂且吊住了他的命,并不足以让患者脱险,他还是命悬一线。

而此时,李老也诊断结束了。

李老看了看患者的情况,微微颔首道:“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