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面色淡然,他自然时候已经想好了怎么办。

听到他的话之后,赵子辰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知道如果这件事情被曝光,他们整个赵家都要遭殃!

想到这里,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和林超为敌。

虽然一切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但他还是想要争取一下。

他咬咬牙,看着林超说道:“林超!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

他看着林超,虽然语气不是很好,但心中也已经是和林超妥协了。

林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原本他不打算给对方机会,不过他眼珠子一转,便是走到了一旁。

“说吧,你想怎么谈?”

林超淡淡的看着对方问道。

“你要什么条件,才能不让这件事情曝光?”

他咬着牙,心有不甘的问道。

他心中很清楚,想把这事抹平,他怕是要付出大代价了。

但不管是什么代价,也总比让赵家直接因此而完蛋要好。

“什么条件?你能出什么样的条件?”

心痛如绞!

这一刻,李心贝彻底崩溃了!

一辈子的眼泪在这一刻全都流淌出来,肆无忌惮!

剖心泣血!清冷神医古风美人受

悲痛欲绝!

驳船无情,速度加快,宛如一匹脱缰的野马无视万物,直冲向前。

等到李心贝的影子变成了一个黑点再也不见,小丫头默默转身到了破烂简陋的驾驶室外,静静的坐了下来。

“为什么不带她走?”

“一个人在一生,会有不同的人陪你走过每一个阶段。她陪你走完了,也完了。”

“这叫缘法。”

“有没有人能陪着走一辈子的?”

“有。”

“你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会碰见不同的人,他们也是你的选择。你,也是他们的选择。”

“这是命。”

“可是她说过,你想请她做你的总监。还能陪你走吗?”

驾驶室里沉默,不再有声音传出来。

船行到了白帝城水域,金锋有些失落。

林逸不知道自己已经快要被打发出王宫甚至是王城了,他现在正想着怎么才能够摆脱郑东升这个跟屁虫,单独离开王宫一趟。

那些小灵兽在扩大的搜索范围之后,终于在王城边缘的一个偏僻角落中找到了第二处可能的禁地,那里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异样,只有通过阵法才能找到进去的入口,比起王宫中的禁地来说,难度只强不弱。

之所以无法确定里面有没有虚空精锁链,只是因为小灵兽也被阵法给挡了下来,这些小家伙毕竟只是大青蛙一缕神识操控的傀儡,古耽万人迷病弱美人受面对真正高级的阵法,也是一筹莫展。

想要确定是不是第二处虚空精锁链所在,现在只有靠林逸自己去查看了,问题是发生了刺杀事件之后,林逸想要离开王宫将会更加困难,之前使用红尘万象的手段也未必能再次奏效。

尤其是郑东升跟着他,林逸一方面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方面是担心这老东西留下来会对立早忆不利,他甚至在想要不要直接用勾魂手先摆平郑东升,等事情办完后再放他出来,就像之前对付暴封那样。

竟然真的让他找到了?

“你不是人!”

赵子辰咬着牙,指着林超就是怒道。

他被林超给惊到了,这家伙难道真的会些道术?

之前赵子辰虽然在林超手底下吃过亏,但也只觉得林超是用了什么毒药之类的东西,再配合别人所给的一些东西,才造成了那样的效果,不成想,他真的有这种本事!

而赵子辰这番话,实际上就等同于是承认了他的所作所为。

“清点一下东西,看看有没有少的。”

林超大手一挥,找来两个人跟着他一起将东西搬了下去。

丢失的这批玉石,实际上只有三箱,但这里面的东西,却是珍贵无比,总价值已经超过了五千万。

单单是这一项,其实就够整个赵家喝一壶了。

“林先生,他们怎么处置?”

在清点玉石的同时,有安保人员对林超询问道。

“收集证据,我已经联系了杨会长,病弱受宠文让他看看怎么处理吧。”

“这种事情,给再多的钱,也没有谁会来。”苏锐眯着眼睛说道,“毕竟,是会死人的。”

是啊,这些叛军平时几乎碰不到女人,跟着阿克佩伊参军了几年,母猪都要赛貂蝉了。要是这里的每个男人都冲上去做那种事情的话,被围在中间的女人可真的会死的。

苏锐这时候对通讯器说道:“现在情况怎么样?看看是不是圈套?”

“大队长,不是圈套,他们这种活动应该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了,周围的哨兵都已经被我们清扫干净了。”负责侦查的战士回答道。

已经一个小时了。

苏锐沉声说道:“那就准备进攻吧。”

准备进攻!

…………

在这山谷的一块空地上,至少有两三百个人,正分别围成了七八个圆圈,兴奋的唱着,跳着,有的还已经嗨的把裤子给脱了下来。

至于剩下的一百多人,则是在山坡上寻找了一些稍微高点的位置,然后充当了一个兴致勃勃的围观者。

这个叛军驻扎地,还真是够混乱的。温柔病弱鲛人师尊

不管唐刀有没有被起走,这一趟水一定要潜水。

一时间,金锋有些茫然失措。

神州太大,自己的人太少,能用得,更少。

自己以一己之身硬刚李家一国全力,完全是蚂蚁对坦克的较量。

虽然自己在南极获得了巨大的宝藏,也仅仅保证在西方艺术品这一块立于不败之地。

神州物件这一块,自己确实没有十足的把握。

自己的团队现在能用的全都派了出去,他们在全国各地寻找另一个枭雄的宝藏。

那个枭雄,叫做李自成。

他的宝藏起张献忠的来,更多,更分散,也更难寻觅。

按照自己的计算,李圣尊那边给自己准备的大礼不会低于十个大项二十个小项,绝世珍宝不会低于二十件。

每一件都是每个品种之最最罕见珍贵的国宝甚至是镇国之宝。

而自己,算起来,仅仅不过区区十余件。

金锋有把握跟李圣尊打平,但,自己要的不是打平。

安宁知道萧元对张家有很多不满。

她躺着,握着萧元的手:“反正以后打交道的机会也不多,不理会他们就是了。”

第二天中午,安宁才要去食堂打饭,就接到了秦爸的电话,秦爸让她过去一趟。

安宁就骑了电动车过去。

秦家所在的小区离一中不算近,病弱清冷嫡仙美人受骑电动车要二十多分钟。

安宁过去的时候,秦妈做好了午饭正等着她呢。

看到安宁过来,秦妈笑着说:“吃饭了吗,没吃的话赶紧吃饭。”

安宁正好饿了,洗了手坐下就先吃饭。

秦妈一边给她夹菜一边打量她:“你最近怎么瘦的这么多?我看着得瘦了二十斤吧。”

是了,安宁最近确实瘦的挺多的,她以前的衣服都穿不了了,安宁收拾出来打包全部捐了出去,她现在穿的衣服都是重新添置的。

安宁的身材现在已经属于正常身材,她又很会搭配衣服,穿的衣服都是那种遮肉显瘦款的,就更显的她瘦了。

“最近减肥呢。”

这个刚刚还满脸挂着满足神情的家伙,忽然感觉到自己像是被迎面来了个大卡车撞了一下,狂猛的冲击力袭来,让他的身体失去了重心,控制不住的朝后面仰去!

此时,他的胸口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血洞!鲜血飚射!

狙击手!

突如其来的枪响吓坏了所有人,尤其是那八个正在女人身上做动作的男人,更是差点被吓出某种障碍来!

狙击枪一响起来,就代表着战斗开始的讯号!

“给我狠狠的打!”苏锐喊道!

一时间,这山谷之中,已经是枪声大作了!

烈焰大队的成员们基本上都透过瞄准镜看清楚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因此,他们充满了愤怒,再加上这群山谷中的叛军正在进行他们的“狂欢”,并没有随身携带多少武器,因此基本上一开始就被烈焰大队揍的狗血淋头。

这些叛军成员四散奔逃着,烈焰大队的战士们就算闭着眼睛打,都不可能打不中,一下子就撂倒了好几十个!

而那些本来背对着山坡,面朝山谷围观的叛军,则是成为了最倒霉的被攻击对象——因为烈焰大队是从他们的身后发起攻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