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动物?”李晴晴问道。

“乌龟和鳖!”赵旭笑了笑说:“千年王八,万年龟嘛!龟是目前为止,发现最为长寿的动物。最早的内功叫做龟息功,再后来又通过龟息功,许多天道武者,自创了许多内功。所以,现在的功夫五花八门,但触类旁通。只要领悟一样,其它的功夫也一样能融汇贯通。所以,学习内功来强身健体,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当然,经常运动也会强身健体。但不是每个人的身体都适合剧烈运动,凡事有个限度。”

“有的人超过了这个限度,就会突破自我极限,达到另一重的修为境地;但有的人,达到身体极限后,其实是伤了自己的身体。所以,为什么练武天赋对于练武的人来说,有多么重要了。”

“晴晴,你别看农泉做别得事情非常愚笨。但其实,他练武天赋极佳。因为,他只会专心做这一件事情。这或许,就叫做大智若寓吧!”

李晴晴听了赵旭的一番剖析之后,若有所思地说:“你不是说,老叫花前辈对你说,如果你练好了这门易筋经内功,有望在十年内成为最年轻的神榜高手吗?”

等找到林逸的时候,孟同的坏心情顿时又一扫而空。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

林逸的矿点处在最偏僻的角落,属于以往从来都没有人问津的那种,边上靠外还空着几个矿点。按照以往经验,出玉率要比林逸现在这个好一些,但林逸并没有挪出来的意思。事实上如果他要挪出来,立马就会有人冲过来跟他抢矿点,直到他识趣地放弃为止,这是孟觉光的吩咐,林逸只能窝在整个七号矿区最烂的矿点上采矿。

但林逸对此根本就不以为意,怎样给老公做鲤鱼吸水不需要其他人多费周折,他自己就这么安安稳稳地在这个最偏僻最烂的矿点扎根下来了,颇有几分卢边仁那随遇而安安贫乐道的架势。事实上就算其他人想让他出来,他自己还不想出来呢,在这最偏僻的矿点可以完全避开守卫的视线,多好!

“装逼新人,忙着呢?”孟同独自幸灾乐祸了一阵,随即就朝林逸走了过去。换做其他人如果来到矿区不好好干活,绝对会被守卫狠狠教训一顿,但孟同是孟觉光特意关照过,故而守卫们对此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嗯?有事赶紧说,别妨碍我干活!”林逸本来正想将某块废玉收进玉佩空间的,见到孟同走过来,只得中途停下了动作。

他的声音,中气很足,传递得也很远。

毕竟,他不比范龙差多少的,只差一步,就踏入筑基二重的高手。

方川听了他的话,淡淡一笑:“我就不跟你们东拉西扯了!谁先破坏规矩,我也不跟你们争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嘴角一勾:“更何况,我就是破坏了规矩,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嚣张!”

范毅因为得到了范仲的允许,一听到方川这么嚣张,顿时按捺不住,一跃而起。

砰!

他如同一颗流星,闺中秘术鲤鱼吸水在空中划过,然后轰的一下,落在了方川的身前,气势汹汹。

他的个头,比起方川还高了一点。

庞大的身躯,释放出了让人心悸的压力。

他冷笑一声,看着方川:“在我们范家的地盘,你最好还是给我收敛一点!他们都怕你,我可不怕你。”

“毅叔果然英勇无匹!”

“他的气势,可不比这个小子弱啊!”

“说不定,这小子是浪得虚名!”

事情还没完呢,肚子里还有一大团骨灵冷火,随着凶灵和千条花黛出去守门,我立刻行动。

这次当然要温柔的多,随着骨灵冷火收回,我却愣住了。

旧的骨灵冷火和新的街垒分明,旧的还产生了一些变化,多了一份灵动。

随着我的精神念力遥控,竟然能做出反应悬浮起来,甚至可以在空中移动。

我立刻笑了,这飞天妖女还真特殊,竟然把骨灵冷火孕育出了灵性。

“丽丽,我在放进去一团火吧,能提升火焰威力。”

她虚弱的白了我一眼,“这身体可是我的了。”

“那就送进去一个小火苗,先做下实验。”

见她没反对,我立刻行动,放进去拳头大的骨灵冷火。

完事后跟她对照了一下飞天妖女的记忆,她根本就没派人去对付天冷雪众人,纯粹就是吓唬人。

而且她只是降服了千条家族,跟其他妖魔并没有联系,上次出现在北境,只不过是得知消息后主动去帮忙。锦鲤吸水很爽

她抓下了我一大把头发,一拳砸在我头上,把我打飞了出去。

可她力气却小了很多,疼的满地打滚,凄厉的惨叫声听的人心惊肉跳。

房门打开,千条花黛急急询问,“这是怎么了?”

“没事,出了点小问题,把门关上。”

是真出问题了,飞天妖女竟然还没死,看来真是身体特殊,能够承受住骨灵冷火。

看她没有反抗能力,我放出了苏丽丽,手里也取出一把战刀。

趁她病要她命!

飞天妖女停止翻滚,面具掉落露出绝美容颜,姿色竟然比天冷雪还要更胜一筹,脸色惨白全是冷汗,更是增添了病态美。

苏丽丽低喝,“别特么心软。”

她这一喊到好,门外的千条花黛开门往里冲,可苏丽丽放出了七个凶灵。

千条花黛却没动手,而是跪了下来,“浩君饶命!”

原来只是为自己能活命,我没理她挥刀砍向飞天妖女。

苏丽丽却改变主意低喝,“先别杀,我试试……”

“当然不是!”

赵旭俯身在老婆李晴晴的俏脸上亲吻了一口,笑道:“晴晴,现在还是做梦吗?”

“讨厌!回来就占人家的便宜。”

李晴晴伸出纤纤玉手,锦鲤吸水详细解说轻轻摩挲着赵旭结实的腹部,诧异地说:“赵旭,我看健身房那些男人,个个肌肉块头大的惊人。怎么你们练武之人,除了皮肤紧绷之外,丝毫看不出练过得样子。”

赵旭笑了笑,对老婆李晴晴解释说:“在健身房那种锻炼,叫做练形也叫做练体,属于外练的一种;而我们这种叫做内练,是以内功为基础,以气驭力。”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我也想学学功夫!”李晴晴眨着美眸,偷瞧着赵旭问道。

赵旭伸手在老婆李晴晴的鼻子上,轻轻点了一下,说:“你现在怀孕呢,不适合练功。等你生过孩子,我教你练习打座练气。就算不能成为绝顶高手,但也会让你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打座真得能强身健体,延处益寿吗?不是说运动才有益于身体健康吗?”

赵旭笑道:“其实,我们老祖宗在创功夫的时候,最初的时候是象形拳,也就是学各种动作,加上人类的肢体动作。所以,现在流传于全国的各种武术,多有龙拳、虎拳、鹤拳、猴拳等。但是,其实一种动物最为特别。”

“你敢!结婚思念老公一直用嘴”范毅的反应也不慢,在那一瞬间,他就知道,方川对他发起了进攻。

他也充满了信心。

唰!

他藏在腰间的软剑,在那一刻,被他瞬间拔出来。如同电光,剑气激荡出来,直指方川的咽喉。

他这一招,阴险而凶狠,有不少高手,上过他的当。

但是——

砰!

软剑剑尖在点到方川咽喉的瞬间,方川已经完美地避开,几乎没有用多余的动作,只是一种预判。

同时,一拳,狠狠地砸在了范毅的胸口上。

这一声响,如同平地惊雷。瞬间爆炸,让所有人的心都猛地抽了一下,他们从来没想过,拳头打在人的身上,会有这样的攻击。

“啊——”

范毅那凄厉的叫声爆发出来,他的内劲完全被方川震碎,他的胸骨、心脏、肺脏,在这一瞬间,被方川的雷劲化成了灰烬。

轰隆一声——

他的胸口被方川直接打出一个洞来,方川的正阳雷劲,直接把范毅的胸口贯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