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吧,明天要上学呢。”林逸笑了笑,显然冯笑笑没有相信,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要有信心,无论怎么样,都要去寻找医治冯笑笑的方法,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冯笑笑闭上了眼睛,林逸说的没错,明天还要上学,而且她也真的有些困了……

一直等冯笑笑睡着,林逸才进入了玉佩空间,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

萧家别墅,此刻却是灯火通明。

在萧家别墅的客厅里面,更是烟雾缭绕,而萧基和萧本两人,更是愁眉不展的坐在沙发上抽烟!

“妈了个腿的,这些人真不是个玩意,和我们萧家合作赚钱,倒是一个比一个勤快,一说到出钱教训鹏展集团,却都一个个退缩了起来,推脱流动资金不多!二弟,你说说,这都是什么东西?都是白眼狼!”萧基这一下午可是气得不轻!

兄弟俩将那些合作伙伴拜访了个遍,不是说没有流动资金,就是说最近的商业项目已经占据了大多数的人手和精力,总之就是没有一家人赞同在股市上打压鹏展集团!

“我什么呀,我就是矛盾一下不行呀!”唐韵剜了林逸一眼,又快乐的去端盘子去了。把娇妻借给别人用

随着二狗蛋和于圆圆定亲宴的结束,林逸也迎来了他第二个五年之约!

今天,就是月圆之夜了,林老头一早就将林逸叫到了他的房间之中。

“老头子,这一次,你不会将我踢下去吧?”林逸一进门,就开了一句玩笑。事实上,他的心情是激动而紧张的,这个日子,终于到了,他期盼已久,但是等这个日子真的到来了,林逸又有些担心,怕会出什么变故。

“你看起来好像很紧张?”林老头看着林逸调侃了一句:“当初踢你下去,也是不得已,不过是遵守一个当年和你师父,还有……的约定而已。”

“紧张是有一点儿,毕竟这么多年的期盼……”林逸也没有隐瞒:“希望,这次可以成功吧。”

“呵呵。”林老头笑了起来:“对了,关于唐韵她们几人修炼心法的事情,我帮你问过了。”

“结果怎么样?”林逸连忙问道。

“没有结果。”林老头摇了摇头,道:“那个老友手中也没有,只能靠你自己去寻找了,他让我转达给你一句话。”

“原来是这样!让妻子给贵哥泄泻火”李呲花点了点头:“这么说,那林逸真的是散掉功力了?或者说,他真的没有什么希望恢复了呢?因为我从楚鹏展那里,也探听出了一些消息来,林逸应该没有同门,而是孤身一人,所以没有人救他,也没有天材地宝的进补,他不散掉功力,只能等死!”

“这就不好说了……”药王摇了摇头:“总之,我觉得这件事情很诡异!”

“是啊!这个楚鹏展,很不识抬举么啊,我旁敲侧击了半天,也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李呲花愤愤的说道。

“行了,别研究林逸了,研究他做什么?他实力恢复没恢复,我都要对付他!”兵少却是有些不耐烦了:“既然他没有靠山就行了,我一定让他死在我的面前!还有这个楚鹏展,这么说来,他是一定要保着林逸了?本来我还不准备立刻对付他,既然他不识抬举,那就将他一起对付了!”

“说的也是!”李呲花听了兵少的话后点了点头:“药先生,祝伯,我们如何对付林逸呢?”

“祝老弟的情况,没有一年半载是不可能恢复的,所以祝老弟就不用考虑在内了!”药王说道:“不过,就算祝老弟恢复了,我也不建议与林逸硬碰硬!”

“嘿,我说你这丫头片子……”

右小青忍不住,就要辩驳,但是一旁的薛小天则是赶紧拉住她,微微摇头,低声的说道:“右小姐,今天,不管我们两个人谁最后胜出,但是咱俩,都达成了一个共识,妻子借给贵哥泻火就是这个火锅店,肯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的。别的不用多说,就是能在步行街租这么大的门面,而且租金才十万,这家店背后的潜力,不容小觑,所以,咱们不能因小失大。”

听到薛小天的话,右小青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她深吸了口气,诚恳的给薛小天伸出手掌,感激的说道:“薛先生,谢谢你的提醒,不管最后咱俩胜负如何,我觉得,以后我们能成为朋友,希望,以后可以互相帮助哈。”

随后,两个人握手示意。

这一幕,看在叶天纵眼里,这让他一开始既定的计划,又有了一些小变动。

能让两个人互相竞争的人,相互凝成一股绳,然后一致对外。

虽然崔贝贝并不是个人物,但是这样说起来的话,挺有好处。

“行,崔小姐,崔小姐,这总行了吧?”

“吹牛谁不会?”那妇女又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哈哈,成,既然如此,那我就买回去尝个鲜。”林逸点了点头,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叠钞票,递给了王老六。

“你……真买了?”王老六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转眼间就赚了一万块钱?

“买了,旅途中尝个鲜嘛,哈哈!”林逸笑道,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花一万块买了这只所谓的黑凤凰有什么用,只不过当他看到这只黑凤凰的时候,女友借给别人结婚玉佩里面,似乎给了他一种很强的暗示感,让他有买下来的冲动。

“好好!”王老六大喜,连忙将那黑凤凰打包递给了林逸,收了一万块钱,生怕林逸会反悔一样。

林逸买了黑凤凰后,也没有停留,就带着唐韵、楚梦瑶和小舒返回了酒店。

而王老六则是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之下,将那一万块收了起来!这对小镇的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而旁边摊床那妇女,更是嫉妒无比,但是好在围观的人都散去了,她的生意,也有所恢复。

就在众人都在暗叹王老六走了狗屎运的同时,林逸却已经被人盯上了!

“吃定了?”

“天纵……”

叶天纵一愣,赶紧改口,说道:“我的意思是,肯定让她乖乖听话,她爸给咱火锅店投资钱,但是咱们之前的协议不变,这火锅店,该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至于这任凤娇姐妹俩,包括任氏集团,我相信,经过这次事情,他们内部会产生嫌隙,妻子借给龙哥泻火1 5我得谋划谋划,让爸重新掌管任氏集团……”

“啊?”

“行了,事情,就这么定了。”

“你呢,就好好考虑考虑,等要开火锅店的时候,咱们的运营策略吧。这么好的地段,客流量又是这么大,咱们必须得把买卖做大,做强,咱们以后还指望着这里成为总店,到其他的地方开分店呢!”

说完之后。

叶天纵也没有再过多废话,径自起身,站起来,便是朝着门口那边走去。

“好了各位。”

“我和我老婆,都已经商量好了。今天,右小姐,薛先生,还有崔贝贝……”

“叫我崔小姐。”

崔贝贝年纪不大,但是人小鬼大,立刻傲然挺胸的说道:“我已经成年了,而且,我和你不熟,少跟我套近乎,有事情说事情。本小姐时间紧,没功夫在这里搭理你们,赶紧的吧,跟这两个人斗,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这个……有这种可能性。”林逸苦笑道:“不过时间上来不及了,要从小修炼还有一线希望,但是现在……”

之前吃饭的时候,唐韵已经趁着冯笑笑去厨房盛饭的功夫,和林逸说了冯笑笑已经得知他们知道了真相的事情,所以这时候林逸也没有意外。

“我知道了……”冯笑笑有些失望,虽然林逸没有将话说完,但是她已经知道了答案,自己现在修炼也来不及了,根本不用想这些了。

“笑笑,你相不相信我?”林逸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当然相信啊!”冯笑笑点了点头,有些疑惑。

“我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你不会死的,记住我这句话,每天要快快乐乐,不要想太多。”林逸说这句话的时候,面色表情都十分的认真,并不是仅仅想要安慰冯笑笑,而是发自内心的,想要解决这件事情!

“恩,我当然相信,我期待那一天……哈哈!”冯笑笑在黑暗中却是看不到林逸脸上的表情,自然以为是林逸安慰她,不过冯笑笑早就想开了,也不会为了死亡而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