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应该庆幸,军师的主要目的只是拉仇恨,否则的话,凭他出神入化的指挥才能,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就不是两门迫击炮,而有可能真的是两枚导-弹了!

由于距离太远,加上查拉图斯特拉的躲避速度极快,霍尔曼的狙击枪并没有实现预期的效果,那个冥王殿的吸血鬼已经距离冷血越来越近了!

当然,冷血也绝对不是吃素的,他在撤退的过程中,仍旧可以反身抵抗,所射击的那些子弹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如果不是查拉图斯特拉躲的及时,恐怕早就挂彩了!

不过,贵为除了哈帝斯之外的冥王殿最强战力,查拉图斯特拉也不是吃素的,他为了一雪今天晚上的耻辱,早已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眼看着即将杀到冷血跟前!

而冷面娇娃斯蒂芬妮,早就已经被他甩开了上百米远!

冷血意识到了不妙,翻身硬抗,却没想到查拉图斯特拉的拳头之上所裹挟的力量实在太大,再加上他又借助着前冲之势,因此这一拳头轰出来,竟然把准备不足的冷血砸飞了好几米!

这可是冥王殿在今天晚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占据优势!

“妈的,没心思上课去了,我要去操场看温雅去了,只有看着她那张脸,我心里才能开心一些。”闫军也不知道是真的想去看温雅,离婚后我怀了渣攻的崽还是想一个人静静,脸也不洗了,直接转身就朝着楼梯口那边走去。

张鹤川也没拦着他,他知道闫军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只是提醒他道:“想喝酒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

话说张鹤川跟兄弟几个去了食堂吃饭的时候,刚坐下动了两口筷子,张鹤川就看到不远处有个人正往这边看。

他一扭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那。

居然是林舒。

林舒是计算机系的,而且计算机系的女生宿舍离着一号食堂近,他也从来没见林舒来过这个食堂,此时此刻在这看到她,张鹤川自然也明白,这家伙估计来这里,就是因为自己。

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到,闫军看起来已经下定决心要放弃林舒,张鹤川自然也没必要跟林舒再有什么瓜葛了,于是他假装没有看到,继续低头吃饭。

而他的这个举动,让林舒就很难受了。

如果有,那林田就接招接招呗。

周老师清了清嗓子,对大家说道:“各位同学开始上课了,这节课继续讲天空之城的地图和道路,这堂课可能有随堂作业。”

“随堂作业,”同学们小声议论了起来,“上一节课周老师没有布置作业啊,听说这随堂作业要当堂做出来改分数的,计入成绩册。”

“天啊,那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了。”

周老师开始上课了,重生之我怀了金主的崽他的上课内容讲的是天空之城的地图分布和主要道路,很枯燥。

但是所有的学生都不敢怠慢,不停地记笔记,绝大部分的人注意力都从林田的身上移开了。

他们都在想着随堂作业的事情,要是当堂作业不及格的话,除了记入成绩册以外,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在交通系,出了名的上课纪律严格。

交通系的学生,毕业后就是要从事相关的解决,是执行交通法法规的角色。

执法人员,本身业务素质要过硬。

这随堂作业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这决定他们能不能顺利毕业,拿下铁饭碗。

在两门火炮的旁边,层层叠叠的全部是摞在一起的黑色滑翔翼!少说得有二十个!

众人的目光更加火热,他们已经完全明白了军师的意思了!

用迫击炮轰击翠松山殿群,等到张不凡率领高手赶来的时候,太阳神殿的众人便已经借助滑翔翼从这悬崖离开了!

到那个时候,冥王殿的精英战力也正好赶到,翠松山的人自然会认为哈帝斯他们是炮击的主谋!

军师的这一手借刀杀人真是玩的漂亮至极!

“军师,我们什么时候攻击?我都有些按捺不住了!”人猿泰山从来都是个好战分子,他抚摸着那两门重型迫击炮,眼中的含情脉脉让人看起来不禁有点慎得慌!

军师淡淡说道:“这种重型迫击炮的射程可以达到八千米,泰山,如果让你来操作,在这样的距离以内,和炮灰离婚以后 穿书能不能精准的命中目标?”

“没问题!”泰山说道:“我可是炮手出身!八千米的射程,都够我打到珠穆朗玛峰的脚下打到峰顶了!”

说到这儿,这货话唠的继续说道:“军师,可惜这迫击炮的威力还不够大啊,如果是来一门自行火炮,我绝对能把翠松山殿群给轰平了!”

可惜的是,这优势实在是太短暂,转瞬即没!

“你死定了!”

查拉图斯特拉可是恨极了冷血,这个藏头露尾的狙击手今天晚上已经杀了冥王殿好几名精锐,如果不咬断他的喉管,斯特拉根本就难解心头之恨!

就在他准备趁着冷血没调整好的时候扑上去、对他展开致命一击的时候,两道人影陡然扑来,出现在了斯特拉和冷血之间!

他们的速度极快,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仅救下了冷血,反而二人齐齐出脚,和查拉图斯特拉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拳脚相交,谁会取得胜利?

查拉图斯特拉蹬蹬蹬的连续后退好几步,而这二人则是仅仅后退一步,便稳住了身形!

当看清楚二人面容的时候,军宠孕夫带球跑查拉图斯特拉不禁发出了一声愤怒的低吼:“双子星!我要……”

“我知道,你的下一句肯定是……我要喝你们的血。”邵梓航懒洋洋的打断,眼中尽是嘲讽之色!

自己标志性的常用台词被别人说出来,查拉图斯特拉忽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如果不是因为林一息,村子现在可能都不复存在了,每家每户都受过他的恩惠,结果现在在利益面前,他们就选择了遗忘?

“村长,话我带到了,你自己看着办。”

林超脸色很不好看,他也没想到自己回来竟然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说完之后,他就直接离开了这里,田婉婉赶忙跟上。

村长的脸色接连变化,他自然知道林一息的神神奇之处,可现在面对利益……

“咳……这个事情,我们之后再商量!”

村长赶紧解释一声,然后就赶忙和周正元去一旁商量对策了。

回去之后的林超也没有闲着,他让田婉婉在家等着自己,他本人则是赶紧去了后山。

果然,在后山他发现了一些小旗帜,正是在那古墓的正上方,将整座墓都标记齐全了。

“就知道你们想在这里动手脚!”

他冷笑两声,接着便是闭上了眼睛,双手开始结印。

周围的景色发生了变化,离婚后怀了渣攻的崽他绕着古墓的范围走了一圈,在最近的那棵树上点了一下。

这是要把冥王哈帝斯和华夏的张不凡往死里拉仇恨啊!

可是,那两门重型迫击炮在哪里?

如果轰击了翠松观,惊动了翠松山群豪,他们太阳神殿又该怎么离开?

不过,有军师在,这些问题自然不需要他们来考虑!

当金泰铢和人猿泰山上前,用随身折叠铲挖开那土堆上层的时候,发现二十公分土层的下面竟然是一层白色的帆布!

竟然做了伪装!

已经不用他们多说,其余人便上前帮忙,一起合力把帆布给掀开!

看着眼前的情形,只有四个字能形容太阳神殿众人的心情,那就是——叹为观止!

此时此刻,他们对军师的佩服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五体投地了!

两门通体黝黑的宽口径重型迫击炮,就这样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种迫击炮每门的重量接近一百公斤,比起一般的火炮来,在质量上要轻得多,因此更便于携带,可是,在场的神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军师是什么时候把这两门火炮放在此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