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比对着这两张照片,手指在上面指点着:“少了两辆车,两个人。”

他的目光毒辣,立刻就发现了区别。

其中一人正在路边抽着烟,另外一人则是在小商店门口走着,似乎只是路过。

除此之外,这照片的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两人可能其中一个是凶手,也可能……都是凶手。

“先把这两辆车找到。”苏锐眯了眯眼睛:“安森堡的出城主干道只有两条,莫列诺娃已经让人在远处设卡了,至于城内……他们不可能留在城内的。”

苏锐的语气非常肯定。

安森堡这小城特别迷你,如果放开了搜索,把人手全部撒出去,那么在一天之内绝对可以地毯式的搜索一遍的,留在城内只有死路一条。

邵梓航似乎还有点不放心:“大哥,你说的从远处设卡,那是有多远?对方可能已经跑出老远了。”

“十公里一处,三十公里一处,五十公里一处。”苏锐眯了眯眼睛,“这次全靠莫列诺娃的帮助了。”

“有道理!”右少点了点头,深以为是的拍了拍黄毛的肩膀:“看来你和我一起在学校里读了几天书,肚子里的墨水倒是不少,咱们去泡妞儿,那小子要是先不乐意了,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

“右少,那个中间矮个子的小妞儿好像是林逸的女朋友,咱们先别动她,先去泡那个旁边的,那个肯定不是那小子的女朋友了,不然的话,咱们去勾搭人家的女朋友也是有些理亏,在这种地方,不能让人找出毛病来。”黄毛提醒道。

“正好我还就看上边上那个了,中间那个长的鬼头鬼脑,一看就是个狡诈的小妞儿,和那小子一样,满肚子坏水,旁边那个,清纯漂亮,正合我的胃口!”右少说道:“蓝毛,你还眼力啊,我已经多少年没有碰上这么极品的小妞儿了,要是不弄上手,我这心里都不踏实,公主太危险gl 60晚上都睡不好觉了!”

越是走近了,右少越是觉得唐韵漂亮无比,心里痒痒的很,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可是,这个家伙只是咧嘴笑着,就不说出答案。

那满是嘲讽的笑容让苏锐感觉到心烦意乱!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苏锐问道。

他已经开始迅速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搜寻着,可是却根本没找到答案。

尽管记性不错,但是苏锐这辈子所见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怎么可能每张脸都能记得?

“见过……”这个杀手的声音初听起来虚弱无力,但是却带着无尽的仇恨,“我永远都不可能……都不可能忘掉你……”

这绝对不是什么深情的话。

更像是……诅咒!

“哪怕是下地狱……也是一样……我会记得你……”这男人说道。

也许是回光返照,他的声音变得连贯了一些。

一个临死之人说出这种话来,总是会让人脊背发寒,不过苏锐却想不了这么多,他目光冷冷:“快点说出真相!”

“我老婆和姐姐都死在你的手上……你说……我怎么可能不恨你?这个公主太作死gl全文”这个杀手的眼底带着阴厉。

不过,他这么一说,苏锐的语气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那一定是她们罪有应得,我从不伤害无辜。”

这右少虽然是二少爷,但是在炼丹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天赋的,也能炼制一些差品质的黄阶一品低阶丹药,所以他的身边也聚集了几个手下。

虽说右少炼丹的技术不咋样,但是这年头,炼丹师少的可怜,尤其是在隐藏世家和世家这个层面,能炼出灵丸就不错了,别说是丹药了,所以右少嚣张,也有一点儿本钱的,能炼制差品的黄阶一品丹药,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所以,右少平时能有几率炼制几种提升实力的丹药,身边自然有一些江湖豪杰的散修聚集在他的身边,目的就是为了求得一些灵药修炼提升修为,这蓝毛就是其中一个!

按理说,地阶高手了,和小混混那是天差地别的角色,在他们眼中小混混就是渣一样的存在,但是为了迎合右少,他们还是将头发染成了和小混混一样的颜色。

“惹什么事儿?咱们右少是去泡妞了,谁说去惹事儿了?”黄毛却是献策道:“到时候,公主驸马又不见了gl如果对方的人先惹事儿,那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在隐藏唐家的地盘上,欺负我们右家的人,我们就是动手了,这事儿说到哪里也都是有理的!”

他顿时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方川。

方川冷笑一声,淡淡的睁开眼,然后屈指一弹,嗡的一声,一股光芒冲击而出,打入了这个器灵的身上。

“啊!”

器灵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感觉自己被封印起来,疯狂挣扎,发出了轰鸣声想。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失去了动弹的力量。

方川淡然道:“我既然敢放你出来,又怎么会给你机会,你当好你的器灵,这就是你的命运。”

他说着,一挥手,轰的一声,虚空当中出现了一个大手,将器灵抓在手中。

嗡——然后,虚空大手猛地一挥,器灵发出了一声尖叫,就被砸入了十方玉玺当中。

十方玉玺顿时光芒万丈。

器灵的尖叫还在发出。

而方川的精神力量,也在不断地牵扯着功德天印的融合。

每一个配件不断地靠近,传递出来了巨大的反弹力量,排斥力量,方川的汗水都冒出来。公主太危险 网盘

“果然还是不行。”

“右少,那两个小妞儿长得不错啊!”那伙人中,有一个长相有一些猥琐的蓝头发青年对一个光头青年说道。

“哦?是么?真的假的?”那叫右少的光头有些诧异,这猥琐蓝毛,是个声色场中的老手,阅女无数,他说不错的女人,那肯定是真的不错了!于是忙道:“在哪里?”

“就在那边……”蓝毛指了指不远处说道。

“我擦!”右少瞪大了眼睛,看着蓝毛所指的三人,眼中顿时喷出了红色的火焰来:“你们仔细看看,他是谁?”

“不是那个叫林逸的家伙么?”黄毛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右少,今天咱不怕他,蓝毛是地阶巅峰实力的高手,咱们弄死他个丫的!”

“在我姑父的地盘上惹事儿不太好吧……”右少有些犹豫,他是来参加唐老爷子的寿宴的,如果在这里闹出点儿什么事情来,自己那个当家主的大伯肯定不会轻易饶过自己,而且,还有一个贵客在,要是因为这件事情破坏了那贵客的心情,自己可就是罪人了……

但是,就这么放过林逸,右少也有点儿不甘心!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一般情况下,隐藏世家中的地阶高手是不能随意插手世俗界的争斗,但是这一次,因为是来隐藏右家贺寿,所以右少才带来了一名地阶的跟班!

他已经提前跟莫列诺娃布置过了,后者在俄国内部的权限很高,这个公主太危险gl云中雪下设卡截人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如果他已经中途换车离开,那我们怎么办?”邵梓航又问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但是概率比较小。”苏锐眯了眯眼睛,“这是安森堡这小城的独特地理环境决定的……他想要换车,根本没车给他换。”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补充了一句:“嗯,这是个连出租车都极少碰见的地方。”

过了几分钟后,莫列诺娃的电话响了起来。

“发现你所说的蓝色车辆了,正在强闯关卡。”莫列诺娃说道,“我的人要不要开枪?”

“开。”苏锐眯起了眼睛,声音之中透着一股狠辣的味道,“如果拦不住,那就击毙。”

是的,击毙吧。

苏锐自然想要抓活的,但是肯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给莫列诺娃的手下带来伤害的。

他必然会尽最大限度的先保证莫列诺娃的利益。

可是,老战友之间彼此已经太清楚对方是怎样的人,根本无需多说,莫列诺娃看了苏锐一眼,便对电话说道:“抓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