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他当年对金锋的承诺。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谈着最近半年多来彼此的思念之情,又谈了最近一段时间各个拍卖会成交的名家名作和古董珍玩。

在谈到圣母院被烧毁这个沉重话题的时候,金锋表示,自己财力有限,捐款之类的自己爱莫能助。

这话出来,两边的人都狠狠抽动嘴巴,唯独巴巴腾笑意盈盈表示理解。

不过金锋接下来的一句话便自技惊四座,让神州这边着实吓了一大跳。

“我们神州有最好的工匠和修复大师。我们愿意为圣母院的重建尽一份绵薄心力。”

“花最少的钱,复原出最完美的圣母院鼓楼。”

巴巴腾对金锋的提议非常的感兴趣,当着众人表态,将会邀请神州的修复队伍参与竞标圣母院的修复工作。

他相信金锋的队伍有这个实力。

在谈到夏商周断代工程的时候,巴霸主也表示将会为这个工作略尽绵薄。但凡是有关于夏朝相关资料,只要高卢鸡有的,欢迎金锋随时随地去调阅。

刘鸿远和萧然当然知道事情严重性,萧然笑呵呵说:“知道了,我们会一直留在孩子身边的,你们赶紧去忙吧!“

当倾城和佳佳走了之后,刘鸿远与萧然坐在床头,满脸幸福的看着孩子笑呵呵说:“萧然,你说他们去见的那个男人可靠吗?打游戏别人骂女朋友以他们女人的眼光来看,我总觉得有点不太靠谱,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帮忙参考一下呢?”

萧然满脸的尴尬看了看孩子笑呵呵说:“其实我也想去看一看,如果雪儿真的能找到合适的人,我想佳佳和倾城两人也不会那么担心!”

刘鸿远听了之后也很是赞同笑呵呵说:“对呀,我也是这样的想法,雪儿幸福了,倾城与佳佳心里也舒服了很多,但是这个男人你说有他们三个女人去看能行不?”

萧然听后无奈的苦笑摇头说:“我觉得他们两三个女人看人都不准,你想想除了佳佳还好,佳佳的脾气性子直,我怕到时候佳佳再说出什么乱七八糟话,发生没必要的冲突,而你想想倾城和雪儿俩人都是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你是死磨烂缠才把倾城拿下,而雪儿看人的准不准,我觉得有待考察,所以我觉得我们两个大男人也需要去帮他考察考察,再说了他那个哥哥我觉得不可靠,不是亲哥哥怎么能对雪儿事情上心,只怕是应付雪儿的?”

“用神州话来说,那就是知己!打游戏不帮骂人的朋友”

“是的!”

“绝对的知己。我愿意为了金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的代价!”

在仁和殿里,巴巴腾抱着金锋再次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洪小涛一群人完全都麻木了。

许久不见,老巴的那张嘴越发的利索。睁眼说谎连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

为了感谢巴霸主愿意替自己去死,金锋非常大气的领着巴巴腾夜游了夏鼎故居,并在那池塘边上欣赏了会荷塘月色。

巴巴腾也给金锋带来了一两件不值钱但却是意义颇高的私人礼物。礼物的由头无非就是金锋做了神州的总顾问。

当着所有人的面,巴巴腾还诚挚的邀请金锋在适当的时间去高卢鸡做客。

这是来自巴霸主最正式的邀请。足以叫周围的神州大佬们震得头皮发麻。

作为曾经教科文的boss,巴巴腾最拿手最在行的还是古董鉴定和修复。这是他这一生的爱好。用他的话来说,他做霸主只是为了一个目标。

对中医不了解,有没有看到相关的数据,因而方寒等人的到来,普霍金斯医院的中下层是很不明白也很不认可的。

哈维就不怎么认可。

昨天一天,哈维其实是等着看方寒等人的笑话的,说穿了也是打算看索利斯的笑话的。

作为普霍金斯医院的心脏专家,好端端的去了解什么中医,这在哈维看来是不务正业。

可随着对患者病情的跟踪,哈维心中原本的不屑和嘲讽却越来越少,和男朋友打游戏他骂我取而代之的反而是震撼。

“哈维医生,收起你的吃惊,如果这样子就让你难以置信的话,我想让你难以置信的日子还在后面,昨天不过是第一天。”

索利斯把资料放在桌上,甚至都没有详细的去看。

虽然他的心中也有些许吃惊,可这会儿却表现的相当平淡。

“哈维医生,我想方医生他们应该快到了,我们一起去看看患者。”

说着话轻轻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拿起衣架上的白大褂穿上,迈步走出了办公室。

昨天做了检查,阮文远已经开始用药了。

“方医生!”

看到方寒进来,阮文远急忙招呼。

“阮先生不用客气。”

方寒走上前给阮文远做了一个检查,坐在阮文远的边上问:“阮先生昨晚睡得怎么样?”

“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阮文远道:“总是做噩梦,一会儿梦到儿子,一会儿梦到爱人,一会儿又梦到自己已经.....”

"已经死了?"方寒笑问。

“嗯。”

阮文远点了点头,看着方寒问:“方医生我这个病真的能治好吗?”

“阮先生觉得能,那就一定能,阮先生觉得不能,那就一定不能。”

阮文远一愣:“方医生,您别逗我。”

方寒笑着道:“阮先生还记得我前天说的话吗?打游戏别人骂我男朋友不管”

“什么?”阮文远一愣。

“良好的心态!”

方寒笑着道:“阮先生现在除了配合治疗之外,也可以适当的健身,找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做,不要把自己当成病人。”

佳佳满脸的无奈没办法尴尬说:“我当然知道这腰会疼,可是没办法必须这样喂孩子,哺乳衣出门都不怎么穿,在外边喂奶不太方便,做母亲也太难了!“

倾城看着满脸为难的佳佳,笑呵呵拿起一件衣服对着领口中间比划了一下笑呵呵说:“如果你用剪刀把这里剪开了会是什么样子!不过说实话买了很多哺乳衣,我觉得还不如这样来的省事,这样能护着腰也不总担心出门的时候哺乳衣拉链或者扣子裂开的尴尬,我觉得这样还很舒服,你这样喂奶怎么行,身体是自己的,一定要爱护自己!还有你这样胃也容易受凉,以后胃疼的时候会很难受的?”

佳佳也知道一次两次萧然会心疼自己,时间久了自己也烦了无奈尴尬笑呵呵说:“倾城,你的方法还真好用,今天回家我就去做,不就是两件衣服,等孩子断奶了扔了也不觉得可惜!主要自己的身体好,困难再多总是有办法解决的!”

倾城与佳佳很快把孩子喂饱哄睡之后,交给了刘鸿远和萧然!

倾城和佳佳还是不放心,男朋友打游戏骂脏话不厌其烦的叮嘱了一番,倾城很是担心嘱咐说:“你们要好好的带孩子,不能够视线离开孩子,孩子现在睡着了,估计一时半会也醒不来,你们两人大男人就别再想着出溜出,要时刻关注孩子的表情,千万别吐奶了,呛着了!”

巴巴腾身子僵硬慢慢转头,脸上露出最开心的笑容。

“金总顾问!晚上好!”

像巴巴腾这种春秋五霸级的大佬,无论走到任何地方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在这里同样也是如此。

陪同巴巴腾来的神州大佬足有三个之多。其中就包括了洪小涛。

用完了晚餐的巴巴腾第一时间不是去休息而是告别众人来找金锋。这个消息当时一出来,就震惊了所有的人。

于是乎,洪小涛几个人就陪同巴巴腾一起到了这里。在中途,洪小涛还旁敲侧击打听了他跟金锋的关系。

得到的答复令人震惊。

当巴巴腾亲口说出自己在南极那段往事的时候,洪小涛一群大佬也被震得来说不出话。

而当听说巴巴腾在南极探险之后竟然跟随金锋回到了神州,一帮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最后巴巴腾一本正经并严肃严谨的告诉众人,是金锋让自己去做霸主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狠狠跳动不休。

“是的。我们确实是好基友。我们曾经好得来都穿一条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