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修是高声提醒:“大牛,棍!”

听到陈修的声音,原来慌乱的大牛是一下子有了主心骨,脚下一踢插地上的水火棍,棒i子落入手里。

“嗖!”有缘书吧

手里的百斤水火棍使用出《大魔猿棍法》里面的一招“一点寒梅”,棍i子化成了一道亮丽的光芒,瞬间捅向偷鸡者。

他这一招完全是只功不守的招数,不够偷鸡者的匕首吃亏在“短”,匕首未到就要先被棍i子戳中,要知道大牛的力气加持下,棍i子谁不锋利,一样可以捅穿他的身子。

偷鸡者只得中途变招,闪避过去捅来的棍i子。

大牛一出手,就将偷鸡者压i在下风,将战斗的节奏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嗖!”

又是一棍捅来,还是那一招一点寒梅,依然是那么快,那么霸道!

大魔猿棍法早已被大牛修炼到小成之境,出棍之际浑然天成,毫无破绽。

对于这种又快又直来直的棍法,偷鸡者根本无法出招。因为如果自己一出匕首,那么大牛的下一棍,来势将会更加的快,更加的难接。

陈茹太生气,没有完全抓住闻樱话里透漏出来的信息,或者说,陈茹没有意识到舒国兵和闻樱争抢的店面是啥规模。

“虾王”都能租得起年租几万元的店面了,闻樱难道还掏不起一万多的学费和补习费么。类似于渣受出轨记

一家三口立下的赌约,闻樱已经提前宣告胜利。

陈茹现在是真生丈夫闻东荣的气。

闻樱奶奶重男轻女是铁一般的事实,除开重男轻女来说,老太太至少分得清亲疏远近,姓闻的和姓舒的,在老太太面前待遇完全不同!

闻东荣在单位是领导,理得清各种复杂的关系,回了家却连亲疏远近都分不清。

舒露只是侄女,闻樱才是女儿。

舒国兵又算啥东西,和闻东荣都没血缘关系,凭啥要让闻樱让着舒国兵?

呸!

对长辈尊重也要看是啥样的长辈,就舒国兵那样,有点长辈的样子吗?

还有一个闻红艳,开口闭口就骂闻樱没家教……陈茹越想越生气,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笑容当中,却含着杀机。

庄游龙对太一真人的名气,显然有一些不服气。

他跟了一路,确定这个飞舟之上,没有三清宫的高手了,他才出手阻拦他们。

“那今天算是有机会了。”

太一真人笑盈盈地看着庄游龙,“天元城主,你是专程来跟我交手的?”

“那倒不是。”

庄游龙冷笑一声,指着方川与余成龙,“这两个小辈,对我很重要,你借给我用用,之后我会还给你的。”

“呵呵。”

太一真人摇了摇头,“一个是我的门人,一个是朋友的弟子,我就这么给你了,勤劳研究员 渣受岂不是要让天下的人嘲笑我?”

“哦?”

庄游龙眼神一凛,冷笑道,“你不过是一个玄仙,与我相差接近两个大境界,你见到了我,应该叫我一声前辈!”

“我说的话,你竟然不听?”

“小心我反手将你们杀了,你们那什么太玄门就只有土崩瓦解。”

他的语气杀气腾腾。

憋屈,实在是太憋屈了!

堂堂的赏金猎人,竟然被一个山野村夫压制得无力还手!

更郁闷的是,这个大个子的出招动作来看,显然还是个小萌️新!

更更郁闷的是,对方反反复复使用的刀法,都是一招!

偷鸡者心里一团怒火腾腾升起,他一向冰冷无表情的脸皮,变得通红通红,一直红到了耳边去。

“这……这个大个子有点意思!”

旁边围观的赏金猎人看前面几招还有点偷笑,觉得偷鸡者实力不逮,可仔细一想,自己若是和偷鸡者易地而处,自己也是不知道该如何破解大牛这蛮不讲理的打法。

“你们家,都是好样的。”司徒远空闻言,点了点头。

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见过太多兄弟阋墙的事件,然而,像苏家这样的超级家族,兄妹几个还能保持如此和谐的关系,渣受出轨记txt 度盘真的是世间罕见了。

“谢谢前辈,希望我那个弟弟不辜负你的期望。”苏无限说道。

他也看到了苏锐从萨坎主教身上所溅射出来的血芒,也看到了那开始渐渐扩散的、名叫“胜利”的曙光。

当苏锐双刀合璧的时候,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已经完完全全的不一样了。

本来很强悍很凶悍的他,此时竟然把自己的气势再度拔向了另外一个高峰!

一辈子经历了无

数风雨的萨坎主教,此时竟也是被这气势所慑,一怔之下,错过了最佳的躲避时机,登时,一股巨大的疼痛感便侵袭全身了!

这在身上所溅起的第一道血光,就是苏锐为这终局之战所打开的第一道突破口!

萨坎感受到这一股巨大的疼痛感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要失败了。

“太一真人。”余成龙也非常的客气。

太一真人笑了笑:“我已经知道,庄游龙在后面跟着,他可能是担心三清宫的高手,反而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渣受出轨记txt书旗网”

“呵呵。”

余成龙却笑道,“那他就要吃大亏了,我听掌教说过,任何一个小看了太一真人的人,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那是太过于抬举我了。”

太一真人一摆手,“厉害的大罗金仙,我还是没有办法。”

“厉害!”余成龙眼睛一亮,不禁感叹。

太一真人其实修为境界,也不过比他高一些,但是,他有这样的信心,就说明,他确实有这个实力。

否则,他的‘真人’这个名号是怎么来的?

轰——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光芒突然笼罩下来,然后飞舟也在下一刻,猛地停止。

他们顿时陷入了一个金色的结界当中。

外面看起来,似梦似幻。

跟着,一个人,从这金光当中走来。

陆小平客气地对林田说道:“你好,请问是田园林家小店的老板吗?怎么称呼你?”

林田低下头,回答他道:“是的,我是店主,我叫林田。”

“太好了!请问方便接受我们简短的采访吗?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

林田说道:“可以,但是我有个请求,渣受出轨记第二部给我的脸后期加个马赛克,可以吗?”

说罢,他抬起头来,脸上不知何时戴了一副墨镜。

陆小平有些无语,戴了墨镜已经看不到是什么样了,还要打马赛克?

这是多么不想自己出镜啊。

陆小平有些意外,现在的人没有几个不愿意出镜的。

刚才他在采访路人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兴奋,还问陆小平可以在哪里哪个时间点播出,他们叫家人来看。

对他们来说,上电视露脸,可是光荣的时刻。

按理来说,年轻人开店铺,如果有记者采访,他们绝对非常欢迎。而且,还会用自己的脸替产品打广告,这可是免费打广告,在周围人面前可以扬眉吐气的大好机会啊。

但他又不能硬挡。他的实战经验是比大牛丰富,可他的匕首却是短了许多只合适用来贴身搏杀,而大牛的水火棍是一寸长一寸强。如果硬生生的接下大牛的棍法,他的匕首是占不到半点便宜。

一个堂堂的赏金猎人,在一个一个山野村夫面前被逼得连连后退,这面子丢大了!

“哈!”

无奈之下,偷鸡者只好点出了三下,三下都击打在棍端,三下点出,虽然震得大牛手臂发麻,但大牛的易筋锻骨功已快练到了第一层,身体远比普通人强悍,微微一转血气之下,手臂立即恢复,主动权依然掌握在他的手中。

大牛得势不饶人,手里的水火棍闪电般挥动,一百多斤的铁棍在他手里是如同树枝一般的轻巧。

“唰唰唰唰唰”的棍风之声中,一口气连续的点出了十多下。

大牛这十棍,每一棍的角度和速度都有所不同,但每一棍都是那么的快,那么的霸道,棍影是不离偷鸡者三寸,以偷鸡者的修为和打斗经验,愣是被大牛牢牢的压制住,想要施展反击都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