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你赢了,我告诉你吧。”拓跋石最后无奈的说道。

这样一说方凡又懵逼了,什么啊,我怎么又赢了,此时的他感觉跟拓跋石说话挺逗的。

“荧惑学院第一美女,也是荧惑界第一美女邓梦溪。”拓跋石露出向往的神色道。

“邓梦溪?”方凡一听到这名字十分惊讶的说出口。

拓跋石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道:“方凡兄弟,你露馅了吧,还说不认识邓梦溪,哈哈,藏那么好干吗?

是个男人都懂得啊。”

方凡并没有再听拓跋石说话而是在回想自己于邓梦溪在港岛的点点滴滴。

还想继续再想的时候被拓跋石拍了拍肩膀道:“别想了,现在还是想到进城怎么去找个住的地方,然后想办法在这次荧惑学院选拔赛进入荧惑学院,这样才能看到你的梦中情人。”

方凡同意的点了点头,邓梦溪当年没修炼就异常漂亮了,现在都修炼了那成为荧惑界第一美女那是名副其实啊。

自己当年在她住的地方没有找到她,没想到她到了荧惑界,资质也应该非常棒,不然现在也在不了荧惑学院。

只是,薄言取了外卖,正准备回去,剧组里已经有人回来了,一看到薄言就打招呼:“薄老师。”

是剧组里的灯光师,薄言点头朝他笑了笑。

那人低头,看了看他手里的外卖:“薄老师晚上还没吃饱啊?”

明明今天的烧烤分量很大的。

薄言谎话接着就来:“我今天有事先回来,拍戏有点累了,所以准备稍微吃一点。”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薄言抬手就按了夏思雨的楼层,快穿之男配攻略梅开那人还“咦”了一声:“薄老师,你不是住十楼的吗?”

薄言一点不慌,手先按了十,淡定的说:“按错了。”

等到了他的楼层,薄言反正也有自家的房卡,先刷卡进去。想了想,反正都回来了,干脆拿了自己的换洗衣服,刚准备走,想了想又回来,拿了三四个小雨伞。

夏思雨那边他刚刚找过了,肯定是没有小雨伞的。可不要待会儿一切准备就绪,发现盾牌没带。

要出门的时候,薄言还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听不到走廊里有脚步声,才赶紧出门,绕了一个大圈,从另一侧人少的地方去往电梯口,又上了楼。

“手臂受伤,但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被吓的不轻。目前已经让心理医生辅导催眠了。”有人低声汇报。

“最近【进化游戏】越来越不好隐藏了。各地出现过好多次类似的事件,【玩家】对常人出手,【玩家】和【玩家】对抗,每次都有不少目击者,单单靠催眠也许隐藏不住了。”有【长城玩家】叹息说:“这次还算好的,可以对外宣布是有人见义勇为捉拿了犯人。其他的地方打起来连房子都给拆了。我们以施工事故做借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华国都是危楼呢。”

“这个我们就管不到了。我们做好自己的就行。”杨东摆手结束了这个话题,他只是【长城】中层的一员,这些不归他考虑。

“从尸体上来看。这是杀人狂还是个lv5的【玩家】。可现场没有任何【技能】交战的迹象。快穿绝色男配攻略系统”一位顶着雨伞的年轻女孩细语说:“一招秒杀lv5。是什么级别的人能做到的?”

若是李长河再次估计能看出点线索,几位【长城玩家】都是停留在女孩身边的。呈保护状。身份一定很特殊!

做手术之前,刘半夏带着许一诺来到了患者的病房,就是昨天晚上他过来巡房的那个小伙子。

“抱歉啊,上午一直忙。又因为一位孕妇生产,所以把你的手术给挪到了下午。”刘半夏说道。

“没关系,只要是您做的就行。”小伙笑着说道。

“这个事吧,我还得跟你商量一下。”刘半夏说道。

“这位许医生你也知道吧?你的一些相关检查都是她在负责,她同时也是你的管床大夫。”

患者点了点头,心里边有了一丢丢不好的预感。

“跟你商量的事情就是在切口做完,寻找阑尾的时候,能不能让许医生摸摸啊?”刘半夏问道。

小伙有些蒙,不知道他这个是啥意思,为啥要摸自己的阑尾玩?

“是这样的,她也算是我的学生吧,我们也有一定的教学任务。”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有些地方可能直接在手术的过程中直接就让实习生上手了,但是我不管是全麻还是半麻操作,快穿拯救男配计划h都会提前征求患者的意见。”

“当然不会了!青龙长老这么照顾我们,我怎么可能让长老失望呢?经过三天时间的研究和炼制,总算幸不辱命,我终于成功炼制出一颗丹药来!”林逸也没有废话,翻手取出一颗丹药抛给青龙。

这是一颗给开山期高手使用的疗伤丹药,低于开山期的都能够使用,高于开山期的,效果就会依次递减,如果青龙受伤,这丹药估计就没什么用处了。

“林大师果然天资卓越,三天时间就能够研究出丹方来,并成功炼制出丹药,看来在遗迹中确实有很大的收获啊!”青龙抓住丹药,眼神中闪过一抹喜色,看向林逸的目光也变得有些莫测起来。

“青龙长老误会了,其实我很早以前就在研究用海兽内丹取代灵药炼丹的丹方,并且有了不小的进展,你看这几颗丹药,都是我以前用海兽内丹炼制的,因为有这个经验,所以改为灵兽内丹,就方便许多。”林逸淡淡一笑,他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快穿之男配生存攻略所以从灵兽一族还给他的那个装门面的储物袋中取出几颗元婴金丹、七品大还丹等等的丹药递给青龙。

这些都是他以前用海兽内丹炼制出来的,放在身上自己没什么用,但偶尔可以送人,没想到现在还可以用来唬人。

“刘老师,谢谢啊。”走出来的许一诺开心的说道。

“别光顾着开心,争取做成功,别掉链子。”刘半夏说道。

“阑尾也摸过不少了,今天给你两次机会,如果两次都没有成功的话,就得换我上场。成吧?”

许一诺认真的点了点头,“刘老师,您放心吧。等您啥时候想切阑尾了,我来负责。”

边上路过的护士们逗得不行,也就是刘医生能带出来这样敢说的实习生吧,反正还没看别的科室的实习生们敢这么玩耍的。

回到了楼下,许一诺也赶忙把这个消息跟大家伙宣布一下。

“你就美吧,一会儿看你搞砸了咋办。再看一看片子,加深一些印象。”刘半夏说道。

“嘿嘿,我昨天晚上看了一个小时。”许一诺笑嘻嘻的说道。

玩闹归玩闹,对于今天的小切口阑尾切除首杀,许一诺也是重视得不行。

在下边呆了一会儿,看到时间差不多了,刘半夏就领着许一诺来到了手术室。

患者已经在床上躺好了,正跟李立伟唠嗑呢。

人在认真的时候时间会过的很快,快穿之都是我的虽然五分钟并不是一个多长的时间。

“好了,从你先开始吧”

差不多五分钟之后,选角导演走到三人面前,首先对着林洋说道,准备让林洋先开始。

“好的,谢谢导演。”

林洋首先感谢一下导演,给导演一个好印象。

林洋先一比较深沉的神情在原地转了几圈。

然后走向一边,开始对着空气准备述说出自己的情感。

“雪……”

林洋试图将眼睛近距离的盯着前方,但是前方毕竟没有物体让林洋的眼神聚焦,所以林洋的眼神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集中。

ps:各位可以试下,是否可以将自己的眼神聚焦在自己面前,而且自己的面前没有任何的物体或者人让你盯着。反正笔者试了一下,做不到。

“……雪……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会分开?”

林洋按照自己的想法,先预留了女方回话的时间,在女方回话的之后,也有一段留白。

两人互相换伤的情况下,在身上放上一块大地骑士掉落的板甲。反正也是穿不了了,废物利用吧。

板甲是冷兵器时代的乌龟壳,直到火枪出世才退出历史舞台。当时面对云婷和【不见红尘】这些超常规的力量自然效果不好。

可一把砍刀即使是【装备】也不能一下刺穿板甲啊。而李长河等的就是这一下的时间差。

利用【玩家背包】凭空出现的效果,瞬间加长攻击距离,一招刺穿行凶者的眼睛。这也是行凶者作战经验不足的缘故。起了杀心不动【技能】在想啥?李长河计算了一下,要是和同样lv5的【大地骑士】交手,估计会在第一时间被逼出底牌云婷。

这个行凶者,太弱了。居然让李长河找到机会。

在那一刻,李长河就已经赢了。那种情况下,别说【技能】了,连【背包】都打不开,那种濒临死亡的痛苦足以让行凶者失去理智。

不过真正让李长河起杀心的还是,那混蛋最后一句话。

“体魄大概也就8点...或者7点。【猛虎硬爬山】能一拳碎骨。”李长河缓缓收回手臂,任由渐渐下大的雨水冲洗着上面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