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早猜到这一点了,这就是咱们做跟班的命。好事儿永远轮不上,坏事儿却每次都有咱们的份。嘿嘿!”孙宝路自嘲的笑了笑,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他们这些人没有背景呢。

想要在东洲学院这种龙潭虎穴之地立足,强大的实力和深厚的背景二者必须有其一,否则就是被人连皮带骨吞下的命,像他们这种人只能依附任重远和易笑天这样的公子哥,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出路。

两人一边小声抱怨一边小心往前探索,突然李玉州脚步一顿。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不远处,嘴巴张得老大半天合不起来。

“你干嘛?鬼上身啊?”孙宝路见状不由有些紧张,还以为是被什么不知名的怪物盯上了,以他俩金丹大圆满的实力,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下场真心够呛。

“不……不是……你看……你看那里……”李玉州结结巴巴,抽风一样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来,愣愣的指着前方。

李玉州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也跟着一起呆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许久才不可置信的抽着冷气小声道:“哎呀我去!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种地方还能让我们遇上打野战的,我日他个仙人板板。这女的身材看起来真特么够劲!”

薛鹏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他没想到林逸的实力居然如此强悍,而且比他强的还不是一星半点,这简直就是碾压级别!

作为一个天赋能够得到九分的天才,薛鹏确实有值得骄傲的资本。

他虽然是玄升大圆满的实力,但对付一个开山中期巅峰的高手完全没有问题,宠冠后宫朕的娇蛮皇后所以他一开始对林逸压根没放在心上。

一个黄阶海域来的小子,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他薛鹏的对手的。

可事实证明,无论如何不会是对手的,是他薛鹏自己!

面对林逸全方位刀势的压制,他根本看不到一丝一毫胜利的希望,就连想要输的不太难看的机会都没有。

林逸不管薛鹏心里怎么想的,他正高兴的操控着刀势的攻击,薛鹏这个对手还算不错,勉强能够激发出刀势的完整威力了!

只是因为林逸的刀势复制的还不够完美,所以现在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最多和冷如风差不多,这还是因为林逸的实力比冷如风高的缘故。

如果林逸和冷如风实力相仿,那他的刀势就要逊色很多了。

听到这话,李玉州也不由跟着有些意动,这个时候上去管一管,那岂不是正好可以趁机揩油,就算摸不到,那至少也能看得更清楚,毕竟这可是晨骄双娇,他们这些普通弟子眼中女神一般的存在啊!

不过李玉州随即就把这个诱人的想法给压了下去,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孙宝路的脑袋,撇嘴道:“你敢上啊?那家伙可是元婴期高手!”

此时林逸为了给霍雨蝶疗毒,无时无刻都要运转真气防止毒气侵入体内,他的身体虽说是百毒不侵,但是一山更有一山高,万一这八足卡齿虫的毒性比想象还要猛烈呢?白莲花的宠妃日常

这种事情可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一旦出事那就必死无疑了,所以此刻他身上元婴初期巅峰高手的气势展露无遗,哪怕隔了一段距离,李玉州和孙宝路二人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他们两个自己才只有金丹大圆满,这种时候当然不敢跳出来坏人好事,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换成是他们打野战被人败兴,那一怒之下绝对是要杀人灭口的!

薛倩寒不乐意了,然而却挣脱不开。

香涵无奈:“你这个小鬼,是不是不喜欢香涵姐姐了?”

“喜欢……可我更喜欢师傅。”

薛倩寒逐渐抽泣起来,看上去非常可怜。

“算了,那就和我住一起吧。”林鸿还是心软了,苦笑了笑。

“谢谢师傅!”

薛倩寒转悲为喜,脸上浮出笑容,连连擦掉眼泪。

卓雅琴见状:“老大……我可以睡地板的。”

她说老大这两个字的时候,有些僵硬,明显是不熟悉。

“姑娘家家的睡什么地板?回自己房间去,明天就要赶路了。”

林鸿不由得摇头,思索明天飞行葫芦怎么载四个人。

倒也简单,让一个人抱着薛倩寒,就能空出一块位置。

“诶?”卓雅琴愈发不解,帝王绝宠朕的皇后买下自己,却不是为了玩弄,这有什么意义吗?

还是说……他心里还是想的,只是碍于有其他人,不方便直接说?

林鸿将玉镯收进飞行葫芦,看向卓雅琴,有些头疼,这边的事情还没弄完……

“师弟,你就收了她吧。”

香涵一边阻止想要自杀的卓雅琴,一边和林鸿道。

林鸿挠了挠头:“我正好丫鬟少,你就当我的一个丫鬟好了。”

自己三个仆从中,就只有一个丫鬟,相比于其他亲传弟子,少的可怜。

“贴身丫鬟?那,公子喜欢什么性格?”

卓雅琴终于收回匕首,眼中时不时闪过暗淡,本以为他会是个特殊的人,结果不过尔尔,只是想让自己身份卑微,从而可以肆意玩弄,又不给名号。

不过,这已经是常态,自己早有预料。

“什么贴身丫鬟?就只是普通的丫鬟,而且也不是照顾我,卖卖东西就行。”

林鸿摇了摇头,自己一个大男人有什么需要照顾的?

卖卖东西?

……

买我回去……卖东西?!

卓雅琴强压下错愕:“公子,你可是有家商会?”

就像一个五岁孩子说自己会开飞机,还报出了各种启航巡航的专业名词。

但谁信呢?

周阳现在就是处于这么一种状态。

重要的不是年龄,冠宠六宫帝王的娇蛮小皇妃而是他缺少一个足矣令人信服的头衔。

而想要获取这么一个具有公众信服力的头衔,绝非易事。

李莫若恰恰相反,身上的头衔众多:胡海大学教授,南方博物院特聘专家,知名学者,瓷器鉴定专家……

周阳走出来,真诚道:“李先生,晚辈无礼,一时口快。”

“在这赔礼了。”

周阳遵循了老板的意思,给对方道歉。

三彩瓷当成赝品处理,还是能回到自己手里,影响不大。

没必要因为真假之争,损了这位专家的脸面。

“何止够劲,你就不觉得这女的眼熟吗?!”李玉州依旧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道。

“嘶,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啊……哎呀我去,这不是晨骄双娇之一的霍雨蝶吗!她怎么没跟任哥在一起,竟然在这里跟别的男人打野战,以前没看出来这么浪啊!”孙宝路大惊道。

“何止是浪,简直都开放都没边了!以前还以为这妞是冰山雪莲呢,老是一副冰清玉洁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没想到一来西岛就变得这么骚劲。居然让那个男人趴在她裙子下面吸,麻痹的简直亮瞎我的狗眼啊!”李玉州双眼放光的连连搓手。这种场面实在是太刺激了,但凡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啊。

“啧啧。我也想去跪舔一下,做梦都想……”孙宝路忍不住狂咽口水道。

“嘁,你以为我不想?”李玉州白了他一眼,女配她靠演技宠冠六宫一脸可惜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可惜这小骚蹄子就算再浪,那也注定没有咱们俩的份,敢动这个歪心思,不怕任哥回过头来整死你啊!”

“我也就是说说而已,哪有那个胆子……”孙宝路缩了缩脖子,又是贪婪的连吞了好几口唾沫,这才道:“可是这霍雪莲居然在这里跟别的男人打野战,咱任哥头上岂不是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吗?咱们要不要上去管一下?”

是的,苏锐从来都不是主动的,哪怕当初成为黑暗世界的天神,也是如此。

“可是,在某些时候,为了保护你要保护的那些人,你就不得不主动往前走了。”宙斯看着苏锐,意味深长地说道:“当你站在某个位置上之后,你肩膀上究竟会承担怎样的责任,已经不是自己说了算了。”

“那得牛排管够才行。”苏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