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弱的对手,对林云来说反而没意思,没挑战性。

“林云,受死!”

古东手持双刀,化作电光冲向林云,两把战刀被丝丝雷光包裹,直接劈向林云!

古东那伪神级九阶的神识,也完全爆发,融入进双刀之中。

他作为古家倾力培养的年轻一辈,古家往他身上堆了大量资源,他各方面自然都不差!

林云的资源都是靠自己拿命拼来的,而他唾手可得。

“好快的速度!”

“不过,这样才有意思!”

“天虹剑术!第八式,破天!”

林云手中怨毒剑猛然一扬,带着虹光掠出,神级二阶神识爆发融入,太虚之力第九重,爆发!

因为林云跟他差着两个小境界,必须要动用更多的手段来弥补这一差距。

而天虹剑术作为圣灵级剑术,林云已修炼到第八式,其威力也可想而知!

当初的五行剑法,林云只修炼到第七式‘五行篇’而已。

砰!

这头上绿成啥样了!这圈子里真是太乱了。

难道自己之前猜错了?罗恒佐真的有雷霆崖血统?

艾莹渐渐收起笑容,显得有些困惑。

半晌她才摇头轻声说:“你真的变了。”

“你才知道吗!我的惊艳我的惊艳岳”杜采歌没好气地说,“说正事,不说就滚!”

艾莹端详他一阵,见他眼里确实没有半点色欲,便有些明白。她的神情渐渐有些尴尬,低头伸出手。

杜采歌将她的外套丢给她。

艾莹动作有些粗暴地将外套穿上,似乎在借这粗暴的动作掩饰她的尴尬。

杜采歌没好气地说:“你现在是玩得野啊。”

“我一向玩得野,你不是最喜欢我的野么。”艾莹不服气地说。

杜采歌顿觉哑口无言。

他知道不能就这个话题聊下去,迅速改变话题:“说说,你找我是想谈什么。”

“我就是替我家佐佐问一句,你能不能把男主角给他?”

杜采歌忍不住看着她:“你和罗恒佐感情很好?”

和娱乐圈的人相处,要随时做好三观被震荡的准备。

艾莹和罗恒佐这种,还不算是最奇葩的。

再过分的杜采歌也知道一些,但是就不能说了,会被404的。

“男主角到底能不能给我老公啊,哥,我们的关系,那可是非比寻常。我难得求你,这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高兴了,”艾莹腻声说,“人家什么花样都愿意陪你玩,是你自己不要的。”

杜采歌也有些犹豫。

他是真的不想和艾莹有什么瓜葛。

但是有一说一,副人格林可和艾莹的那段往事,也确实存在。

有视频为证呢。

所以在艾莹面前,杜采歌多少有些底气不足,总觉得有所亏欠。

他想了想,惊艳到我没有直接应承,而是说:“这部电影是我第一次玩这么大,我也挺看重的。”

艾莹点点头。这部“武林”的投资额,在大华国影史,可以排到前20了。

“男主角有多重要,你也是明白的。如果罗恒佐达不到要求,我不会为了迁就他,就毁掉一部投资几个亿的电影。”

难道真是因为看到排在前面的孟同都能够撑下来,所以这小子自以为也一定能够轻松过关,这才肆无忌惮?

考官暗暗一笑,这小子身为一个筑基初期高手连这么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而且丝毫预感不到其中的危险,待会挂掉那可真怨不得别人了,只能说他自己蠢!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小子蠢成这副德行,连老天爷都不会帮他!

场下徐灵冲和孟觉光这些人,看见这一幕顿时阴谋得逞地相视一笑,处心积虑设下的致命圈套,这一下终于要步入最后一个环节。

到了这一步,林逸这小子就算临时察觉到不对,再想回头都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然后等待他的将是惨死,再没有第二种可能!

“呜呜呜呜!”全场这种近乎窒息的压抑,让上官岚儿怀中的小卷卷熊本能地焦躁不安。忍不住朝着林逸呜呜直叫。

作为灵兽,就算如今还只是没什么实力的幼生期,小卷卷熊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依然远在常人之上,惊艳了我的眼睛而它很明显地感觉到这股令它本能惊悸的危险,此刻正笼罩在林逸头顶!

这样蓄势片刻之后,这位考官手掌之上凝聚的真气才终于达到极致,赫然已经远远出了筑基初期巅峰高手的程度,出三成有余!

这次跟刚才面对孟同时候不一样,刚才击飞孟同的那一掌,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令人心惊的地方,只有到最后击中孟同那一瞬,才爆出雷霆万钧的威力。

但是这一次,就算考官还没出手,单单只是这么凝聚真气,全场所有人就已经开始觉得心惊胆战了,颇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架势,压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怎么感觉这一掌远比刚才对付孟同那一掌强得多呢?众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一丝疑惑,但因为他们本身才是天阶大圆满高手,对筑基初期巅峰这等层次了解并不深的缘故,随即便把这个念头当成了错觉。

因为之前阁主胡云风说得很清楚,每个考官的实力都是被封印定死的,同一个级别的攻击,惊艳到我了绝无可能出现一掌轻一掌重的现象,所以这个诡异的念头,必然是一种错觉。

然而,这怎么可能会是错觉?

刚才孟同面对的那一掌,只有筑基初期巅峰高手的七成威势,而现在林逸面对的这一掌,却是足足有着筑基初期巅峰高手的十三成威势,几乎是前者的两倍,威势自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吧,我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尝试三天,如果这三天他达不到我的要求,那对不起,他也没必要留在剧组了,我知道他不想演‘江海’这个角色。我给他一笔补偿,让他走。”

“这……”艾莹有些迟疑。

“我个人觉得,他应该是达不到我的要求,这个男主角很难把握。不过我可以承诺你,在未来两年内,我会给他一个演男主角的机会,而且是他能把握住的。”

艾莹低头想了想,然后抬头妩媚一笑:“你不会骗我吧?”

“我只骗人感情,不会在正事上骗人。”杜采歌淡淡地说。

“没错,你一贯的作风就是这样。”艾莹眼睛一亮,扑了上来,似乎想给杜采歌一个拥吻。

杜采歌赶紧闪开,“别,我真的没有玩弄人妻的爱好,惊艳古风图片你该知道的,我以前虽然花心,但是从来没有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艾莹站在那,噘嘴说:“你不会破坏我的家庭啊,佐佐和我有协议的,他能接受的。”

听了这话,夜莺终于惊呼出声了!

接近六年的时间,她已经渐渐放弃了希望,却没想到苏无限竟会忽然抛出这个消息!

苏无限点点头:“事实上,我最近一个月才开始帮你寻找你姐姐的消息。”

“为什么?”夜莺挑了挑眉头。

“因为那个小子。”

苏无限回过头来,看着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的苏锐。conAd2();

“因为他?为什么?”

“我想帮他,你让他帮忙找你姐姐,那我来出面或许更容易一些。”苏无限说道:“当然,我这其中是有一些功利‘性’的心思存在,但并没有必要来告诉你原因。”

“你到现在还没说眉目在哪里。”夜莺的声音恢复清冷。

“我虽然还不确定她现在的具体行踪,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在前一段时间和你师父张不凡见过面。”

“什么?她和师父见过面了?”夜莺震惊的说道:“她去见师父干什么?师父当年差点把她逐出翠松山……”

艾莹面露难色,但还是娇声说:“他现在真的特别需要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现在太关键了。他跑了几年综艺,都没人敢来找他演电影了你知道吗?他是有天赋的,我真的不想让他这么消沉下去。”

她的言语之中,对罗恒佐还是挺关切的。

看来他们的夫妻关系虽然奇葩,却也不是没有感情。

就在林可摄影丑闻爆发的那段时间,罗恒佐担纲主角的一部大制作电影扑得惨不忍睹。

或许和艾莹的丑闻有关,毕竟那时他已经和艾莹结婚了。也或许没有,很难说得清。

总之,从那之后,罗恒佐又连扑了两部电影,然后就被认为是票房毒药。

他当机立断宣布,妻子艾莹得了抑郁症,他要息影陪伴妻子。总算没把人气都给败坏掉。

过了一年多,他才复出,不过就没去接影视作品了,而是转战综艺圈,流量反而更高,赚的钱也更多。

杜采歌以为他是乐不思蜀了,没想到他还是对演艺有点追求,想要有所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