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没有光源照射,他根本就不会发光。这是常理。”

金锋半垂眼皮轻哼出声:“刚才你摸的时候,有没有温度?”

这话出来,赵老先生身子大震,整个人都呆了,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莲英侄儿李成武在爱月轩笔记里没那颗夜明珠的记载。你倒是说说这是这么回事?”

过了好半天功夫,赵老先生这才恢复了神志。向金锋询问起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这个问题可是很多专家大师们一直纠葛纠结的谜团,也是慈禧陪葬品的一大迷案。到现在也是争议不休。

爱月轩笔记是李成武根据李莲英的口述而作,对于慈禧陪葬品的具体数量和数目都有精确的记载和记录。

毕竟李莲英是慈禧身边最宠信的太监,慈禧挂了之后也是他事无巨细的一手操办。

因此,他所记录的东西准确性还是很高的。

这一点通过清宫档案清史稿清实录以及溥仪的回忆录中有关慈禧陪葬品和被盗以后清点物品记录清单对比,可信度极高。

母女两个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又互相看着对方。

“你今儿个没事吧?”

女婿的腿脚不便,丽丽和狗蛋机井房她也想过过去帮忙的,想到反正有王露她们在,应该是会搭把手的。所以,她就没有过去。

就算是大家都在一个村子,但是,毕竟这嫁出去的女儿,她的重心也要放在婆家,再就是她们都已经成家了,作为父母,也不可能把她们看管得那么紧。

“没事,没事真没事!”

原本就没啥事,她也就是看了一场大戏而已。

不过,朱慧芳怎么可能相信她的话,那眼神流露出来的,也是满满的疑惑。

“就是大姑说话太过了,被爷爷给骂了呗!”

她当时有点幸灾乐祸了呗!

当然,后面的话,她可没敢说出来,要不然铁定被老妈揍。

“骂?”

朱慧芳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脸的不敢置信。

老爷子那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这说他骂人,还真没见过,就算是自家孩子在他们家家捣乱,都没发过脾气。

声波巨浪穿过袁延涛的身子,就像是一道激光剑无声的将袁延涛的身子切成了两截。

袁延涛愤然暴怒,精光如电的双眼爆射而出。

金锋牙关一紧,鹰视狼顾爆然开启,怒怼而去。

夏玉周面色极度的无奈,狠狠重重的戳着雷竹手杖,嘶哑的叫道:“金锋——”

“我好心劝你一句话……”

“你不要想着抢功,不甘寂寞的机井房续留点机会给年轻人锻炼,留点机会……给我们夏家!”

说出这话来的夏玉周,完全的已经是最后的挣扎,也是在向金锋下话了。

这些话听在现在一两百号人的耳朵里,众人径自没有一个人觉得好笑,反而多了浓浓的悲哀。

夏鼎老祖宗一生纵横捭阖,名字载入教科文组织历史名垂青史,何等威名何等气势……

他的儿子夏玉周却是如此不堪……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

可悲可叹。

夏家上下悲愤莫名,怒火中烧,对金锋心存的唯一一点点的敬畏也化作无形,却而代之的,是山高海深的仇恨。

那种想摸不敢摸,想放弃又万分舍不得样子就跟想偷吃冰激凌又怕被打的三岁小孩完全无二。

金锋顿时笑了起来。

抬手将夜明珠握在手里,轻轻一错一分为二,慎重的包起来放进包里。

足足过了三分钟,赵老先生的眼睛才从金锋的包包处恋恋不舍的收了回来,用力的甩甩脑袋发出深深的感慨。

“这玩意你这辈子都不要拿出来。”

“这是祸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他妈放在以前,绝对的要杀个血流成河。不甘寂寞小卖店12”

金锋呵呵一笑漠然说道:“行。听你的。没事就放着。要是停电了我就拿出来当灯泡使。”

噗!嗤!哼!

赵老先生恨恨的恨着金锋,嘴里痛声骂道:“你就是个败家玩意。”

“暧,你再拿出来我再瞅瞅寻摸寻摸。”

“那不行。刚叫你上手,你自己怕了。现在想看。对不住。”

“给钱!”

“如果你能证明你的揣测都是事实,那就拿出证据来,本座一定会秉公办理,该怎么处罚司马堂主,就怎么处罚,绝对不会打丝毫折扣!”

“但你若是没有任何证据,完全只是自己的猜测,那本座也不会轻易饶过你!司马堂主是我们人类的英雄,这一点毫无疑问!”

“莫非你是觉得打开节点通道,放黑暗魔兽一族的大军攻入地下魔窟,会比不上安插两个奸细在我们内部么?”

洛星流思路很清晰,提出的问题也极为犀利!

林逸如果是卧底,完全可以在节点内打开通道,引无数黑暗魔兽一族大军进攻地下魔窟!黑暗魔兽一族做不到的事情,林逸轻而易举的就能做到,能从节点内回来就足以证明林逸的能力了!

黑暗魔兽一族如果有林逸加入,开启节点通道不费吹灰之力,何必再费劲巴拉的弄两个卧底过来,这不是舍近求远了嘛!

森兰无魂一开始就知道林逸进来之后,混乱魔甲虫维持节点漏洞的计划注定失败,所以才会干脆的派出丹妮娅,把混乱魔甲虫计划当成弃子,最后废物利用一下,给丹妮娅刷波功绩。狗蛋 机电房 小卖部

如果不是森兰无魂半路改主意,想要杀了林逸以策万全,他肯定不会死,丹妮娅的卧底计划也能顺利进行下去!

在自己的心里,早就被金锋这个恶魔小畜生给收拾怕了,心理早就蒙上了深深的阴影。

这时候袁延涛上前一步大声说道:“金委员,你的手也伸得太长了些。这可是夏总顾问亲自监督的考古项目,你,无权干涉。”

金锋捏着眼冲着袁延涛叫道:“你想越俎代庖?滚一边去。”

袁延涛毫不示弱大声叫道:“我是总顾问的顾问,这座墓我知道怎么开,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

“请你出去!”

“论天工我并不差了你。论开墓,我更、远胜于你!”

现场的人听见这话,刚刚平复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两边人才嘴炮过后没停几秒又开始刚上了。

这一幕大戏,真是太好看了。

金锋抬臂一指袁延涛冷冷说道:“我,一辈子都是你只能仰望的存在。”

“你,一辈子都只能在我的屁股后面吃灰。”

这句狂傲霸气的话出来,死寂一般的现场顿时传出一道巨大的声波,摧枯拉朽漫卷全场。农村不甘寂寞机井屋

“何方邪祟,竟然擅闯我南洲领地,想要和我灵兽一族开战不成?”鬼东西此刻的声音并不像他平时那么随意,而是带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压,俨然一派顶级长老的霸道气质。

突如其来被这么一道强大的神识锁定,原本还在暴怒发飙的西山老宗顿时吓了一大跳,招惹到灵兽一族的顶级存在,这是他预想中最糟糕的事情,即便是他这样的邪修巨头,也不敢公然叫板灵兽一族,何况这里还是对方的大本营。

“吾乃西山老宗,冒昧打扰还请见谅,本宗并无意冒犯灵兽一族,只是为了追捕一个杀我亲传弟子的人类修炼者而来,还请阁下能够行个方便。”西山老宗顿时不敢再放肆破坏了,当即客客气气的回应道。

从头到尾,西山老宗都丝毫没有怀疑对方的实力,毕竟对方神识之精粹强大甚至还远在他自己之上,实力自然可想而知,邪修巨头也终究还是人,他可不敢冒然招惹这么惊悚恐怖的存在,这里可是灵兽一族的地盘。

袁步琉说着说着就怒火升腾,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恨不能马上将林逸五花大绑绳之以法!

洛星流冷着脸一言不发,林逸和天阵宗之间的恩怨纠葛,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而起其中涉及到很多天阵宗的黑料,要是从洛星流口中说出来,就真的是要和天阵宗撕破脸了!

所以袁步琉要求公开内情,洛星流真不能说……

从这点上来说,林逸是受委屈了,洛星流有些内疚,一时间又想不到什么好的方法来解决此事!

袁步琉心中窃喜,继续煽风点火火上浇油:“洛堂主珍惜人才是好事,但其实属下对司马逸这次的功劳,同样有所疑虑!抛开和天阵宗的事情不谈,司马逸真的为我们人类立下那么大的功劳了么?”

“节点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亲眼见识过,但想也知道,必然是有无数的黑暗魔兽一族高手在其中!”

“司马逸单枪匹马,能做成如此大事?或许有些可能,但要我来说的话,他死在里边才更符合常理吧?”

“结果司马逸不但自己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破天期的黑暗魔兽一族高手?!不是我想要怀疑什么,司马逸或许是真的司马逸,但他真的还是那个人类的司马逸么?确定没有变成黑暗魔兽一族的司马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