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郎大声的喊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我只是想进入一个血池,让所有人都知道什么叫做有权可以解决一切!”

莫从之前提醒阿郎不要再一次的相信江南雨的话,现在他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现在的他根本就不联系不上任何人,自己手机响了起来,江南雨更是愤怒地骂道,“莫从还真的有办法什么通过我们的人的心理防线。”

现在既然电话通了,那么也就让他亲自听到人被抽干血的是如何的残忍声音。

所以他给自己的助手使眼色。

阿郎愤愤地喊道,“莫从现在不要因为你在来的路上一定有很多的埋伏,搞不好的话你们都会被他给杀了的!”

凶狠的嫌疑人,他也见过,对于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第一次。

“放心吧,就算他把我抓起来,他也不敢对我做什么的,因为他知道,但凡我受了任何伤,都会和他有着莫名的关系!”

恐怕现在还不想把自己那个酒吧给毁了,刚刚莫从快速的潜入了一个小破旧的房间进入之后却发现那里的电脑还有了一些高科技的设备亮着,仔细的检查一番,才发现那些东西都是江南雨的。

钟六妹说的多了,萧元带着安宁回来,走到街面上碰着街坊邻居,人家就问萧元:“元子,听你娘说你回来都没进过家门?”

萧元也不恼,大大方方道:“是没回来过,主要是当初我爹把我赶出去,说是除非我和宁宁断了,不然就不让我回来,我怕我爹还恼着呢,就没敢回来,这回是我二哥叫我回来的,再说还有我大哥的事呢,我不回来不行。”

安宁跟在萧元身后只是笑不说话。

萧元从兜里摸出一把糖给围过来的那些小孩子,还跟那些大娘大婶们打招呼:“这是我对象,我俩谈了有一段时间了,医院男女关系混乱就想等着我大哥的事情办了,我们也办喜事,到时候请大家喝喜酒啊。”

“哎哟,这姑娘真俊。”

甭管裴家的名声怎么样,裴家姑娘长的好看那在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安宁姐妹四个再加上裴玉那长相实在是没的挑,长相气质根本不像是农村姑娘,一个个白白净净,五官精致,怎么瞧怎么惹人喜欢。

再加上安宁今天又特意的打扮了,她的衣着装扮就是放到二十多年之后都不落伍,在这个时期就更显的时髦了。

而且这些人还都配备着精良的武器,和朝庭的正规军打,他们都能打赢,更何况是余有才匆忙召集而来的杂牌军了。

萧元让萧瑾和萧英带人先行,做急先锋。

他带着人在中间,萧松和萧令几个带人在后压阵。

余有才这边才刚控制了府城,叫人抓了好些漂亮的小姑娘要享用,他才要过土皇帝的瘾,然后,府城就被包围了。

余有才让人一打听,竟是来县那边的人,据说是来县的一个九品武官带着人围了府城。

余有才心里大骂,他赶紧登上城楼去瞧。

这时候天光正好,余有才往下一看,就看到骑在一匹黑马上的长的十分俊朗的约摸有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男子。

“下边的,因何围城?”

余有才喊了一声。

萧元抬头看看城楼:“姓余的,我妻儿都在府城,你赶紧把我妻儿交出来,不然待我攻破了城池,定杀你个片甲不留。”

余有才有些懵了:“什么?你妻儿?你胡说八道呢吧,第一章混乱之夜我可没抓你妻儿。”

莫从点头,“也许。”

之前调查的这个酒吧开业一年前的9月30,果然输入了这一纪念意义日期,电脑密码破解。

莫从成功地找到了一个重大的文件。他们本以为对方用这联系着呢,可是至今为止,这些账号根本都没有登录过那么邮箱?

他迅速的点开邮箱,这里面除了一些基本的账单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看了看那些重大的文件,全部都是韩语。

邱雨对莫从说道:“这个还得需要我。”

她快速的翻译者,就是这些文件全部都是有关于那个血池的,他们把碎尸基本全部都卖到了一个老外的手中。

那个老外制作一个非常令人恐慌的实验,听说如果成功的话,会让所有人瞬间控制不了自己的脑神经。

大家现在都真的想迅速的联系上那个人,可是对方一直都是神秘的出现。

和江南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规定,这倒是让莫从感觉到非常的为难。

莫从一直都在不停的盯着电脑,邱雨听到有人拧动钥匙的声音,快速示意莫从,“现在赶快的将电脑拿在一旁!医院男女关系很乱吗”

这个时候萧元就骑着马进了门。

他带着人急急忙忙跑到余有才家。

安宁在看到萧元的那一瞬间,手上一个用力,就直接了结了余有才的性命。

萧茵蹲在一旁颇为无奈。

她嘴里啧啧有声:“哎呀,姓余的呀,你若是没有碰到我们,说不定还能闹出大动静呢,许是能占领几个府城,可惜啊,你碰到了我爹和我娘,叫我爹娘给钓鱼执法了。”

萧艺轻声问萧茵:“妹妹,什么是钓鱼执法。”

萧茵摆摆手:“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不过咱爹娘这就是钓鱼执法。”

萧艺表示还是不太明白。

安宁本来一脸的肃杀,手上动作麻利的把余有才给杀了。

“真的?!”陈梦忍不住叫了一声,随后又捂住了嘴巴,如果让外面的周丹萍知道了她还藏着压岁钱,别说以后买那些了,就是这半年都没零花钱了。

“那可说好了,不准反悔!”陈梦生怕陈楚反悔了,急急忙的说道,然后伸出白嫩嫩的小拇指。

陈楚和陈梦拉了一下钩,陈梦这才满意下来,她知道陈楚一向是说话算数的。

中午饭,周丹萍做的很是丰盛,甚至比起过年时,都还要丰盛几分,就是这样,都还生怕做的不够,毕竟这可是陈楚,第一次离开陈家,离开她身边。

陈国华今天也早早走了回来,一家在一起吃了一顿饭,都说医院里男女关系混乱中间的时候,陈国华对着陈楚说道,“到了那边,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生活费不够,你在那边办一张卡,这边给你打过去!”

“对,去了先办一张银行卡!”周丹萍也对着陈楚说道。

陈楚无奈应了一声,他没法说出来,这几天时间来,他虽然赚的不太多,不过在安阳这个小地方,绝对不算少了!

上线将近一个星期,“我的世界”在各个游戏论坛、网站的销量,开始缓慢上升,尤其是“口碑”效应开始出现。

对于这种病来说,最好的法子就是吃药。从最小的计量开始吃一直吃到足够分量为止。

迄今为止还没有能彻底根治这种疾病的神药出来,金锋不是药神同样不能做到。

不过延缓赵老先生的发作的频率和时间,却是没有问题。

而且,现在金锋手里的天材地宝足够的多。

针灸配合着药物,足足忙活了几个钟头,总算是完成了第一步的治疗程序。采用的依然是金锋最拿手的针灸。军区医院混乱的男女关系

在下针的时候,钟景晟大国医也在现场陪着。

看见金锋那出手如电的下针速度和超精准的手法,钟景晟也是叹为观止自愧不如。

尤其是在看见金锋开的方子之后,钟景晟完全有了把金锋拉去做切片的冲动。

想想之后钟景晟大国医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拉去切片还不是得到科学院,这小子现在可是双院院士,比自己还多一个院士头衔。

都是院士,这片还是不切了算了。

针灸是主力战将治疗赵老的根子,药汤作为辅助兵治疗帕金森引起的失眠便秘各种并发症。

“里面的血液越来越上升,到最后恐怕……”

邱雨注意到莫从说的事情,看到了他们身后的那个血池里面好多好多的红色液体。

现在还不太确定这液体里面到底是其他还是真正的血液。

两个人一直都躲在这。

江南雨带着人强行的把外面的门给撞坏了,走到里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莫从和邱雨。

江南雨一脸的惊讶,只是看到血池中的红色的液体越来越少,他大声的骂着:“你们到底在哪里。”

邱雨喘不过气来了,到了一旁的小柜子里面,莫从一直都站在阳台帘子后面。

江南雨的人冲到这里,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人,几名手下刚刚要寻找莫从他们,江南雨迅速的阻止了他们。

“你们几个人到底要做什么?不知道这里不能动的吗?因为我的夫人马上就要归来了。”

其他的下属家更是很规矩,他们说什么都没有动这里的任何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