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林逸不由汗颜,这女人什么眼神,连这都能看出来,这跟她一贯的男儿气质不符啊?

“你是个花心的男人。”端木玉得出了结论,随后又问了一句:“你既然是一个元神,那这身衣服是从哪里来的?”

“权当是我变的吧。”林逸卖关子道。

端木玉点点头,没有继续多问,她是个明事理的。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

“好了,咱们先出去再说吧。”林逸招呼道,他现在隐隐有点奇怪,既然睡莲护法已经被自己炸死了。那这个镜中世界为何没有当场崩溃呢,难道这个空间并不是靠他能力维持,而已经是一个固化空间了?

两人当即穿过帐幕出来,好在最令林逸担心的那种情况并没有发生,这个通往真实世界的唯一出口并没有就此堵上。否则可就抓瞎了。

然而林逸和端木玉并没有高兴太久,等到他们穿过去之后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前方的天梯根本就没有出口,只是徒有其表罢了,林逸忽然心里一个咯噔:“又一个镜中世界?”

孔岚岚命已经给了她,再将爹妈给她,九泉之下会同意吗?

孔夫人满含希望的眼底洞察了江暮曦的犹豫。

她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强求。

因为有些事情,真的强求不得。

“罢了,既然你不喜欢,那我自然不会为难你。”孔夫人往后踉跄几步,险些跌倒。

孔泽致赶紧上前搀扶住妈妈。

林逸自己都觉得好笑,洪荒开局垂钓至尊骨然后老老实实的开始收取阵旗,把不需要的阵法全都收走,还好在最外层阵法的遮掩下,不会被人发现,否则就尴尬了。

最后只剩下一个低级的防护阵将房间的破洞都遮起来,只要那个杀手再来,想来是不会被这种低级护阵阻碍到的。

“好了,鬼前辈,那我开始修炼了,剩下的就拜托你了!”

林逸和鬼东西也没什么好客气的,招呼一声,就安安心心的盘膝坐下,再次进入以身合雷功法的推演之中。

体内的细胞碰撞是比较麻烦的事情,但林逸有强悍的神识,这种细致入微的操作反倒不是难事,困难的是怎么才能从两个细胞的碰撞中产生雷电之力。

如果没有雷电鳗,林逸单靠自己摸索的话,恐怕好几年都不会有什么进展!

但之前看过了雷电鳗细胞碰撞的示范,林逸至少有了方向。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林逸身体的细胞,和雷电鳗完全不同,想要参考雷电鳗的碰撞方式,至少要先模拟出雷电鳗的细胞特性!

“不会吧?”端木玉还不相信,在她看来睡莲护法明明都已经死了,之前那个镜中世界能够遗留下来还算情有可原,怎么可能又多出来一个镜中世界?

何况就算是镜中世界,开局传承狠人大帝修为那也总不是凭空出现的,必须得跟真实世界相连才能映照出来。总不能刚才那边是镜中世界,现在这边也是镜中世界,连个最起码的真实原型都没有吧?

端木玉不信邪的亲自登了一遍天梯,一开始没有任何异样,然而等往上爬了百丈左右之后,无论她怎么尝试都无法再往前一步了,前方朦朦胧胧一片,总有一股无形的界限阻隔着她,不仅完全看不清前方的情形,就连神识感知都毫无用处。就似真的到了世界尽头一般。

“没用的,这就是那家伙弄出来的镜中世界,受能力所限,这个镜中世界能够映照出来的范围就这么点大。否则真要是可以无限扩大,甚至把整个世界都给映照进来的话,它就不是睡莲护法,而应该是传说中的创世神了。”林逸摇头道。

“那怎么办?”端木玉彻底被这个事实搞懵了,两个都是镜中世界,那还怎么出去?

“是,那边虽然也有正统的修行者,但邪门歪道太多,游客也分辨不出来,所以很容易深受其害。”王鼎元继续说道:“通常情况下,寺院里高能量的修行人,他们加持过的一些挂坠、手串,才具有一定的护身作用。当这些挂坠、手串被大能量的人加持,戴在身上就会让阴邪不敢侵犯。洪荒开局成了拜师三清不过现在世人普遍善根不足,很少人能够有机缘遇到大能量的修行人,所以他们在路边摊或者网上买的护身符,多数也只是个心理安慰,没有太大的作用。其实对咱们这种修行人而言,最靠谱的,还是通过自己的修法,让自己正能量由内而外爆棚才是最根本的方法,世人总向外求、习惯于依赖,这出发点从一开始就错了。”

冷君对王鼎元的话深表赞同,任何时候,只有自己强大,才是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王兄,佛家的佛珠,道家的护符,这些我曾经一直以为是迷信。但现在我有了一定的能力,才觉得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一些东西,他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王鼎元哈哈笑道:“很多世人听起来很玄幻的东西,它背后其实都有很科学的一面,只不过中间被一些骗子钻了空子,骗子们借此忽悠老百姓骗钱,所以真正的妙法流传到现在,已经成了迷信的代名词。比如佛珠护符这类加持物,如果是真正有能量的修行人加持,那戴在身上肯定会有效,根据加持人本身的能量级别,佛珠护符的护身能力所持续的时间也有区别。对老百姓而言,最简单的鉴别方法,就是如果他们经常有梦魇,那这个加持物只要放在身边,洪荒开局进化神龙马上梦魇就会消失。这其中的原理很简单,就是正能量在,所以负能量马上就会远离。如果佛珠护符本身没有能量,那放在身边也不会起任何作用。”

“尝尝我这次从非洲的普勒尼亚带来的咖啡豆。”蒋晓溪说道,“味道更醇香,但是酸味也很明显,不知道你能不能喝的惯。”

于是两人各端着咖啡,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这清晨的城市。

“你也去过普勒尼亚?”

苏锐有点意外,把咖啡接过来,轻轻的抿了一口:“说实话,虽然普勒尼亚是著名的咖啡产地之一,但是我去了这么多次,一直都没有喝过那里的咖啡。”

“我是去旅行的。”蒋晓溪说道,“去非洲走一走,看一看,散散心。”

“一个人旅行?非洲可有点乱,你这样的外形,真是太不安全了。”

非洲强…奸案频发,如果蒋晓溪在那边旅行的时候还穿着紧身的包臀裙,把两条大长腿暴露在外的话,那么简直是吸引别人来犯罪。

“我当然懂得保护自己。”蒋晓溪笑着说道,洪荒之因果大天尊“从上到下,我把自己给遮了个严严实实,连脚踝都没露出来。”

“那也很危险。”苏锐的语气很认真。这种危险并不是只指的是“性…侵”,是关乎于生命的。

鬼东西这是准备让林逸再当回诱饵,然后把杀手勾引出来彻底解决。

杀手不是要机会嘛,林逸参悟功法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机会!

从上一次的袭击和刚刚这次的袭击间隔时间上来看,会让人产生一种惯性思维!

那就是杀手失败后不会继续出手,而是会直接逃跑,相隔若干时间以后再择机动手!

所以林逸很有可能会放松警惕,那么这一次,就是一个很好的偷袭机会!

鬼东西对人的心理揣摩相当精准,而那个杀手,显然也是此道高手,大家各显神通,就看谁更厉害一点。

林逸的优势,就是杀手根本不可能知道有鬼东西的存在,所以林逸可以放心大胆的修炼,然后由鬼东西来负责探查。

“那就麻烦鬼前辈了!”

林逸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但随即他就觉得有些不对了!

他刚刚布置了一大堆的阵法在房间,这可不是客栈自带的那种简单禁制,那个杀手能破坏掉吗?

看来阵道水平太高了,也不全都是好事啊……

关键是除了身上脱下来的这一套,她根本就没带其他换洗衣服,接下来可怎么办,总不能就穿着这点亵衣亵裤出去试炼吧,就算她端木玉再怎么洒脱那也还是女儿身,这次形势所迫被林逸看见倒还罢了,若是再被其他人看见那还活不活了?

“没法穿了?没事儿,我有。”林逸见状连忙递过一身衣服,正是玉佩空间里给其他女孩子准备的,上次给霍雨蝶穿了,这次倒刚好又在端木玉这儿派上了用场。

“这是世俗界的衣服?”端木玉接过衣服看了一眼,没有二话直接就穿上了,还别说,她穿上之上颇有一股子都市女强人的气质。

林逸还在对着地上那具残缺尸体若有所思,端木玉却忽然来了一句:“你的红颜不少啊?”

“哈?”林逸看了看她,无缘无故怎么来这么一句?

“除了跟你一起进来试炼的这些之外,我没猜错的话你在其他地方还有女人吧?”端木玉随口说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林逸顿时奇了。

“因为这身衣服的尺码不对,跟你一起的那几个都对不上。”端木玉笃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