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这一次倒是误会了天才哥!

苍天可鉴,他是真对裴文庆的提议没有任何的兴趣。

看着摆出一副信誓旦旦模样的老神将,天才哥耸了耸肩膀。

“这是我的名片,等你想清楚了,随时给我电话,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安排一个让你满意的职位!”

说罢,裴文庆拿了一张名片递给了过去。

点了点头,杨天才随后江名片接了过来,旋即开口道:“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嗯!”

裴文庆笑着点了点头。

挥了挥手,天才哥旋即大步流星的朝着岸边走了过去。

就在他走后,陈洪波和老者两人来到了裴文庆的身边。

“舅舅!”

“刚才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裴文庆询问。

由于之前接到总部的任务,他立刻便带领一小部分手下前往此地,导致没有接到外甥的电话。

眼下麻烦已经得到了妥善的解决,他自然是要询问一番。

陈天骄抬头瞅了一眼,身前四肢发达的猛男,吓得她身子一歪,又砸倒了一个凳子。

慌乱中,陈天骄拿出看家本领,撒泼打滚又哭又闹起来:

“快来人啊,出人命了,店家打死人啦,附近的群众都快过来看看啊……”

“这家黑店!开口闭口,就要敲诈顾客五百万,这还有没有人管了?”

“你们见过这种坐地起价的奸商吗?”

陈天骄心想,你们跟老娘斗,还是嫩了点。

周围围观的群众,眼睛都是雪亮的,你们不放老娘走,让人下面湿得不行的句子那你们就不用开店了。

我陈天骄随便一闹腾,你们的声誉就彻底扫地了。

可是……

陈天骄这一次失败了。

因为,这里并不是他们老徐家,所有人都会让着她,不跟她计较,尤其是夏树。

这里可是古玩市场,他们这些开店做生意的,请的员工,看护可并不是吃白饭的。

他们觉得不允许有这种泼皮无赖胡作非为。

“我不活了啦,你们赶紧过来打死我吧……还有,那个废物,我命令你赶紧和徐千又离婚,这是我陈天骄临时前最后一个心愿!”

这一刻。

夏树皱着双眉,无奈之中带着一丝恼怒。

他知道现在没法和丈母娘好好交流,索性直接无视了她的存在,。

转身后。

夏树冲店老板客气道:“老板,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替我丈母娘向您道个歉!对不住了哦!”

“当然,你这个东西该值多少钱,我夏树赔你就是了,您看,咱们找个清静的地方,详谈可好呀?”

六旬老头瞅了一眼赖文刀,赖文刀笑着点了下头后,店家这才答应道:“好吧,年轻人,看在赖大师的面子上,老夫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说完,二人跟着老店家直奔二楼而去。

听得此言,陈天骄顿时就不乐意了。

爬起身来,冲着夏树和其他人的背影喊道:“夏树,你个赔钱货,老娘喊你过来是让你帮我的,不是让你过来成全他们的诡计的!污疼痛到流水的句子”

“没……没事!”陈红波支支吾吾道。

见他这副模样,裴文庆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不快,喝道:“你小子是不是又给我上哪儿闯祸去了?武盟那边咱们暂时还动不了,你了千万不能擅自行动!”

在面对自己舅舅的时候,陈洪波没有了往日那嚣张的气焰,温顺的就如同一个宠物猫似的,惶恐道。

“舅舅,不瞒您说,我跟一个人结上梁子了!”

听罢,裴文庆目光炯炯的打量了他一眼,询问:“谁啊?”

“是……是……”

陈洪波是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裴文庆一时间不由的有些怒气暴涨。

“男子汉大丈夫,跟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丢不丢脸?”

他这番话,将陈洪波训了个哑口无言。

一旁的老者这时候看不下去了,直言不讳道:“就是刚才出手收拾两位东瀛上忍的那个年轻人,好像叫做杨天才!”

“原来是他,明天让人送点儿东西过去,就算化解恩怨了!”

“啊,不对,你哪儿来的一万块,你还说你没有藏私房钱?”

“你那个捏脚的工作,三天打鱼两天嗮网的,绝对不可能存的到一万块!”

“老实说,你是不是被什么富婆给保养了,你小子天生就是吃软饭的料,是不是已经给自己找到下家了?”

“跟妈说实话,我可以不告诉千又!”

哼!

想瞒过老娘的法眼,开车污的句子秒湿爆水你小子怕是想瞎了心。

不行!

这一万块,到底是哪儿来的,陈天骄不打破砂锅问到底,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夏树的。

此时此刻,夏树恨不得直接一走了之,懒得跟自己丈母娘废话。

这疯婆子,太特么的能折腾了。

刚才真应该让那店家多暴揍她一会儿。

“妈,你多心了,你女婿是那样的人吗?”

“好了,车子来了,咱们先上车吧。”

夏树伸手在街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安抚丈母娘赶紧上车。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纤瘦靓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夏树的一侧。

我捏着铁针上的火字诀,猛的迎上去。

铁针尖上一团巨大的火球旋转着,就像一个旋转的巨大风扇。

那条血红的舌头被绞到里面飞快的旋转起来。

沈小岑整个人也跟着旋转起来。

沈小岑的法力是真高,她的舌头不怕火烧,竟然借着旋转,想刺破火球。

我眼看着那血红的舌尖透过火球,向我的咽喉扎过来。

我和分身合体后,可以一心二用。

也就是说,我在发出火字诀的同时,也可以发出风字诀。

眼看着那血红的舌头就要扎到我的喉咙。

我猛的击出风诀,一下把沈小岑吹了出去。

我不给沈小岑喘息的机会。夜晚撩湿对象的污句子

大吼道:“如果你再敢跟本宫对抗,我就连同你的手下一起格杀勿论!”

就算沈小岑法力再高。

如果十万阴兵一起向沈小岑发阴气,瞬间就能把沈小岑冻成冰雕。

沈小岑也是狗急跳墙,左右都是一死。

这吃里爬外的狗东西,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要老娘赔他们钱?

那可是五百万啊。

老娘疯了吗?

“老娘不赔,明明就是五块钱的破尿壶,他们敢勒索我五百万,我傻了吗?打死我都不会赔的!”

陈天骄半坐在地板上,无耻地回道。

啪!

老店主气的是吹胡子瞪眼,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个眼神示意,他的看护扬手就是一耳光摔在了陈天骄的脸颊上。

陈天骄捂住脸颊,当下就安静了,抬头不可思议看了看老店主。

隐忍着心中的怒火,一时之间找不到地方发泄,因为周围的外人没有一个是她打得过的。

唯独夏树是个例外!

收回刚才的嚣张气焰,陈天骄回头怒视着夏树,想要起身找夏树发泄烦恼,同时并冲他撒泼嚎哭道:

“我的老天爷啊,特别骚的说说我陈天骄怎么会摊上夏树这种窝囊废女婿啊,丈母娘都被外人给打了,这狗东西居然站在一旁看热闹,我还要不要活了嘛……”

沈小岑傲慢的说道:“你把整个玉石广场都交给我一个人,我一天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哪还有时间做瑜伽?还是算了吧。咱俩还是先回公司吧,公司还有好多事儿呢。”

看来沈小岑对所发生的一切完全断片。

她就像刚刚一觉醒来似的,好像什都也没发生过。

我对安若素和高爽说道:“麻烦你俩先把我们送回公司,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安若素和高爽高兴的把我和沈小岑送到了公司。

经过玉石广场时。

沈小岑看到玉石广场上的雕像换成了她。

顿时惊诧的问道:“二皮哥,那玉石广场上的玉雕相怎么换成我的?是谁换的?不会是你让换的吧?你别想把所有的活都推给我,我就是给你打工的,人家都快要累死了。”

我把花蛇上她身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小岑完全懵逼了,对所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到公司后,那些新人仍然认沈小岑是总裁,却仍然没人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