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肖锋今后打算做的是委国的石油生意,现在委国可还在米国的制裁名单上呢。

走巴拿马运河运石油,估计也就毛熊国的船,敢大摇大摆的过,巴拿马人不敢刁难。

如果是自己的船,那恐怕少不了要被美国人搞。

最后思来想去,还是修建一条铁路最划算。

可从阿帕尔塔多到胡拉多港的铁路修建计划,肖锋也只是有个初步想法而已,这个计划如果真正实施,还有很多关节需要打通。

这两个港口,位于哥伦比亚的科尔多瓦省和乔科省内,想要修建一条连同这么两个港口的铁路,必定要有当地政界的人同意,要不然这个计划很难开工。

另外就是哥伦比亚西部铁路公司,这家公司是哥伦比亚唯一的一家铁路公司,这个国家的铁路非常独特。

建国已经数百年了,可铁路里程却少的可怜,就是从加勒比海的口岸,一直像内陆延伸,途经麦德林,波哥大等那么几个城市。

整个国家的铁路网,就是一个瘦长的椭圆形,没有太多想国境内其他地区辐射。

他皮糙肉厚的,温知夏打他都嫌手疼,“起开,你别烦我。”

“真的错了,自我安慰安慰的手法不然让你做回来,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好不好?”顾平生说道。

温知夏觉得这人厚颜无耻真的到了一定程度,“无赖!”

顾平生轻笑,捧着她的脸亲了亲。

他如果不是这般死缠烂打的,约莫从最初的一开始,就碰不到她的手指头。

这一折腾就到了后半夜,温知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就是累的很,后面他说了什么,也都没有能够听到耳朵里去。

在她睡着后,顾平生却没有直接睡过去,掀开被子下床,去客卧看了眼小佑之有没有踢被子。之后,一个人下楼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穿着宽大的睡袍靠在沙发上,脑海中想着的却是白天跟徐其琛见面的场景。

他不会放弃温知夏,而徐其琛那样的天子骄子,从未知晓失败是什么滋味,更加不会容许有人从自己的身边抢走什么东西。

徐其琛口中的半年,在顾平生看来,更像是一个托词。

她周家不养废物。

“奶奶,葵儿真的知错了!”

周葵吓得眼眶都红了。一个人怎么性安慰

她对周家并不留念。

但是被赶出家族的消息,传到父母耳朵里,父亲还好,她那个贪财的母亲不知道又会是如何一番哭天喊地了。

“滚啊!”

“奶奶都让你们滚了。”

“真不要脸!”

“呵呵,是不是离了周家活不下去啊?”

“连饭都吃不起了吧?”

“不对,徐长生不是能耐么,请柬都是真的呢!他这么有本事,肯定能养你和你爸妈啦。”

“哈哈哈!”

“快滚吧。”

一连串的驱逐声、嘲讽声,又如浪潮般涌进周葵耳中。

周葵低头抹泪,浑身颤抖,那无助的模样,仿佛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

“没事不哭,这些人会求你回来的。”

徐长生牵着周葵的手,在一众厌恶轻蔑的目光中,离开了周家。

百年家族屹立不倒,这其中的腌臜事,不是外人能说的清的。

“你的心眼能有绿豆大吗?”温知夏整理了一下衣服,“该去公司了,你也赶紧收拾收拾,团子是送回澜湖郡还是……”

“你带着吧。”顾平生说道,“他那么黏你,估计也不愿意回去,你要是忙的话,就把他放到办公室,他不会乱跑。”

说到底,顾平生对于温知夏能否坦然接受团子身世的事情,给老婆用安慰棒好吗心中还是没有什么谱,能多多培养感情的机会还是不要错过。

小佑之听到顾平生说让他跟着温知夏,蹬着小短腿就过来了,软乎乎的抱着温知夏的腿,眼睛亮亮的。

温知夏对此没有拒绝,小家伙又乖巧又听话她带着也不用费什么心思,加上他有些自闭,多出去接触接触人也有好处。

而彼时,车上的徐其琛正在看一篇报道——患癌女高管倾情守护留守儿童。

他将报道一路翻到了最后,之后随手放到一旁。

晋茂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夫人应下了吗?”

张凡疑惑的开口问!

徐子君转头看了一眼张凡:

“张哥,这么早就起来了,今天早上今年送来不少新鲜的食材,还有自家的土猪肉,我打算做一些瘦肉粥!”

张凡点了点头,倒没在意吃什么!

花月影蹦蹦跳跳的走上前来说:

“主人,这些村民们是为了感激你昨天替他们找到金矿,特意一大早起来,要替你修一条进谷的路呢!”

“这太劳师动众了吧?况且荣家人来了,他们第一件事就是修进谷的路,有现代机械还劳累村民们干什么!”

花月影摇了摇头,嘟着嘴说:

“主人不懂了吧,这些村民们非常质朴,这是觉得不能亏待了你,把你当自家人照顾呢!”

“是啊!”徐子君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要不是我拦着,村民们今天还要给你做一顿百家宴呢!自己一个人在家怎么爽不过那太油腻,估计你吃不惯。”

张凡笑了笑,心情一下好了起来!

毕竟村民们这么淳朴,又把自己当成自家人看待,哪个会心情不愉快?

徐其琛看向车窗外,声音很轻,像是随时会飘散在空气中:“她现在,该是想要跟我保持距离了。”

一荷知夏。

温知夏牵着小佑之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聚拢了过来。

温知夏没有什么老板的脾气,员工们对她没有太多的距离感,见状忍不住好奇就走过来了。

小团子多少有些不安的躲在温知夏的伸手,肉乎乎的小手揪着温知夏的衣服。

小陈助理一眼就认出来了小家伙以前来过,去给他准备了他上次来的时候吃的糕点和画笔。

温知夏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把小家伙带到了办公室。

小佑之很听话的自己去了沙发那边,没有耽误温知夏工作。

小陈助理拿着一份请柬,是顾平生口中的那场慈善晚宴,她期初并没有在意,但是却在一同送过来的宣传页上,看到了李月亭的脸。

温知夏将宣传页拿过来,“这是……”

“这张小哥,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让首富都这么恭恭敬敬的对待呀。”

孩子们在直升机停稳之后,在周围跑过来追过去,看到了里面干净亮丽的座椅,又拿身子去量直升机的大小!女生早起怎么安慰

这么一比对,好像比自己家的房子都要大一些!

而且,直升机可是能飞上天的,简直太酷了!

这一头,张凡带着荣志康来到了老族长家,先是把合同当场签了下来!

这让老族长非常感激!

关于这一点,肖锋还是知道的,所以这俩地方的人工非常便宜。

“然后我会以铁路公司的名义,联系两位议员。铁路公司那边我会安排提出铁路修建计划,购买土地,雇佣工人,议员会加速项目的审批。最多三个月,这件事就能做成。”

看来李兴凯对这件事很有信心,肖锋皱了皱眉,他可知道哥伦比亚这边政府的德行,办事效率极低。

甚至可以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那种,你想做一件事,还没开始,就会跳出一帮嘴炮反对派,天天跟你扯皮。

而修建两洋铁路这件事,肯定会有很多亲米国的议员跳出来反对的,但在这李兴凯看来好像这都不是什么难事。

而李兴凯这时就好像是肖锋肚子里的蛔虫,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李兴凯已经猜到了他在担心什么。

“哈哈,那些议员,官员,你都不用太担心,因为他们又很多都是我的客户。就算不是我的客户,我也有的是办法,抓他们的小辫子。”

原来是这样的啊!肖锋笑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