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转过身体,将老婆李晴晴轻拥在怀中,劝慰道:“晴晴,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很快乐的生活。这所以不开心,不快乐,是因为总是庸人自扰。想得到的东西太多,而失去了最初的本心。可这就是生活,酸、甜、苦、辣,才能编织出人生。”

李晴晴握起粉拳,轻轻锤打在赵旭的胸膛上,娇嗔着说道:“好啦!你又在给我摆大道理了。等你儿子出来,讲给你两个儿子听吧?”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赵旭急忙松开老婆李晴晴,两人回头一瞧,只见李妙妙和鲁玉琪这两丫头站在门口,咯咯咯地笑着。

“姐!你们继续,我和小琪就是出来透透空气。”李妙妙笑嘻嘻地说。

李晴晴面现羞赧的神色,眼神中透露着幽怨的神色,瞥了赵旭一眼。

赵旭落落大方牵起老婆李晴晴柔荑般的纤手,向着屋子走了过去。

在经过小姨子李妙妙和鲁玉琪两人的身边时,赵旭对两人说:“外面的空气很新鲜,你们多呼吸呼吸!”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他狠狠踹了刀疤脸一脚,骂道:“你这个死刀疤,平时就你最会惹事!这次,要是得罪了他,你就死定了!”

刀疤脸一脸不以为然道:“强哥你别吓我,宿柳by木百52书库我胆子小。这个土鳖有这么大来头?”

“哼!你看他是土鳖,因为你自己也是个土鳖。我告诉你,就是你嘴里说的这个土鳖,早上救了林姐一条命。你说,以林姐那有恩必报的性格来讲,你要是得罪了他,会有什么后果?”许强冷冷道。

“别别别,强哥,我可不敢想什么后果。不然,我怕晚上睡不着。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想揍他,但是还没动手。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看他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手,心眼应该不是太狠。这次算我倒霉,我知道怎么做了。”

刀疤脸知道这次,自己多半是要做赔本买卖了。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

“嗯。你知道分寸就好。”许强点点头。他可不管这个刀疤脸亏钱不亏钱,只要杨云帆能跟他去见林红袖,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等两人进去之后,杨云帆看到刀疤脸垂头丧气的,好像赌钱输了几百万一样。他心里有些奇怪。

“我也问过军师,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商量一下比较好,谁知道军师说,如果和你商量了,那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这样先斩后奏了,其实我也很纠结啊。大哥,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邵梓航一边碎碎念,一边坏笑着往饮水机里撒着药粉,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模样?这货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好戏呢。

“哎呀,是不是下药下多了?”

邵梓航看着手里已经彻底空了的几个药粉包,挠了挠头,撒的太兴起了,结果一个没留神便过了量:“恐怕这连大象都能给整到疯狂吧?乐可by金银花全文免费大哥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

把所有的药粉都用完了,邵梓航也没有了补救的办法,双手合十,在身前晃了晃:“大哥,您老人家多多保重,祝您雄风一展,直到天明。军师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能很我们……”

又碎碎念了几句,邵梓航消除房间内的所有痕迹,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此时,苏锐正紧紧搂着山本恭子,朝酒店内部走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李晴晴说。

赵旭瞧着老婆李晴晴,说:“见到五叔了!”

“那他......他还好吧?”

“因为小恒的事情,他至少要老了几岁。小恒的事情,对五叔打击太大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李晴晴问道。

赵旭说:“既然这件事情是施浪告诉我的,那么施浪一定知道事情的内幕,我想看看能不能从他身上突破。”

“可他是京城施家的人,你不会真得要和他发生冲突吧?宿柳by木百 甜梦”李晴晴蹙起秀眉担心地说道。

赵旭拉过李晴晴的手,一种强大的自信,从赵旭身上睥睨散发出来。

“放心吧,晴晴!不管是赵家也好,施家也罢。既然,他们有意找我们的麻烦,如果一味的退让,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越来越猖狂!所以,如果有必要和施家翻脸,我自然不会和他们客气。”

李晴晴将头枕靠在赵旭的肩膀上,幽幽地说:“我们才刚刚过上幸福的生活,本想和儿女们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可眼下风波不断,想过普通的生活,怎么就那么难呢?”

“啥?强哥,林姐有事找我帮忙?嘿,说啥帮忙啊。林姐,有事直接吩咐就行啊!”

说完,刀疤兴奋无比。

然后对着手下的小弟一挥手道:“听到没!还愣着做什么,先把这小子扔出去,然后咱们再去办林姐干活!”

“是!”众位小弟也都精神奕奕。跟着林姐混,那地位顿时是水涨船高!

“咦!”不过,那许强眼睛一瞥,忽然间感觉一旁刀疤要对付的小子有点眼熟。

“你不是那个……那个,神医啊!”

话一出口,许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哈哈大笑道:“神医啊。我可找到你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跟你见面啊。”

看着刀疤脸手下那群人莫名其妙的脸色,许强先是走过去,每个人都揍了一个暴栗,一世倾情by烟是番外在对方的痛哭之下,嚷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怎么得罪到我这位神医朋友了?”

“神医朋友?”

刀疤脸更加奇怪了。他跟许强很熟悉,从来没听过许强还认识神医。

而且,眼前这个土鳖,怎么看也不像神医吧。

“为什么我从你的表情里,感受到了一点点的不服气?”苏锐更加用力揽住山本恭子的腰,还在上面捏了捏。

这一下把山本恭子的身体又捏的软了几分。

这个女人真的浑身都是敏感地带,这一点倒是远远出乎苏锐的预料。

“这是我没有准备好,如果再来一次正面交锋,现在我们的角色就要颠倒过来了。”山本恭子冷声说道。

她的身体越是发软,心中就越是屈辱和愤怒,对苏锐这个男人也越是充满了仇恨!

“颠倒过来?现在说这些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苏锐的语言之中已经满是嘲讽。

“你必须放了我。”山本恭子冷声说道,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搂着自己进入了电梯。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那么自信?”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女人越发的有趣起来,至少,嘴巴够硬。”

“东洋商务考察团还会在华夏停留十天左右的时间,如果十天之后,在考察团离开华夏的时候,我仍旧没有露面,那么我的属下肯定知道我遇到了危险,到那个时候,整个华夏将会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宿柳by木百番外”

这丫头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蝙蝠款式风衣,戴着一副黑色墨镜,足踏一双足有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黑色长靴。

整个人打扮得非常潮流,摩登、前卫!

赵旭看着鲁玉琪这副打扮,皱了皱眉头,对鲁玉琪问道:“小琪,我们出去是办事,又不是拍电影,你干嘛这身打扮?”

x:唯,一((正、I版,(,m其o他W都(是={盗K`版z0)

“怎么,我这身打扮不好吗?”鲁玉琪不以为然地说。

“不是不好!只是穿这身衣服,总感觉不合时宜。”

“哎呀!哪那么多的规矩,我们快走吧!”鲁玉琪对赵旭催促道。

赵旭拿鲁玉琪这丫头也是无可奈何,反正只要她不惹事,也就由着她去了。

赵旭带着鲁玉琪来到车库,刚要乘车离开。

负责“月潭湾”安保的熊兵匆匆跑了过来。

“赵先生!”熊兵见赵旭开车要离开,出声唤住他。

他虽然已经可以模糊的判断出来陈祖新的躲避速度,但是却无法预判对方的方向,只有采取这种办法!

在这种时候,白蛇展现出一个顶级狙击手所能拥有的所有素养!

在射出了三发子弹之后,他只是换了一下气,扳机又是连续扣了三下!

陈祖新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这是他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人在空中,他已经无法再进行任何动作的改变,只能等落地之后再行躲避了!

但是,苏锐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白蛇也不会。

那六发子弹,终于有一发在陈祖新的身上炸开了血花!

陈祖新的身体旋转着落地,在落地的时候踉跄了两步。

白蛇的狙击枪子弹并没有击中要害,而是打碎了陈祖新的小腿肌肉!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凭借天赋异禀的超能力来躲避子弹,但是,面对密集的火力攻击,抑或是面对顶级的狙击手,这种躲避的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

陈祖新就是属于这种情况,他能躲得过第一次第二次,但是到了第三次,白蛇就没有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