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自己新收的干儿子,这个工作效率,没的说!

恭喜你小七,在干爹的心里,你的评级又上升了!

这一波操作,干爹给你S-!

“很好,也就是这几天吧。我把这边的事情料理一下,回一趟沪海。把角色的事情敲定了,然后咱们就开拍。”

“啊?”

一听李世信把时间定的这么急,李倦愣了。

“干爹,这就太赶了吧?你的台本我看了,大场面不少,而且恐怕要涉及到多地联合拍摄以及部分实体场景搭建的问题,我这边正在联系几个影视城和场景施工公司呢,这没个一俩星期,搞不定啊!”

要么说你干爹还是老辣。

听到李倦的顾虑,李世信撇了撇嘴。

“啥都指着你们,老夫这电影还不得拍半年?放心吧,这些事儿,我已经搞定了。嗯......即将搞定。”

纠正了一下自己的措辞,李世信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再次看着微博评论区,被自己最新动态所触动的网友们仍然在疯狂@中宣的官微,李世信淡淡一笑坐回了自己的小马扎上。没有妈妈的孩子在孤儿院

“丝纶~阁下~~啊,静文章......昂昂昂昂~~~~”

拍着大腿打着拍子,李世信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闲着的一只手,做出了一个钓鱼的动作。

动作倒是很标准,只是他的手里别说是直钩,便是连鱼竿和鱼线......都没有!

另一面。

中宣新闻办公室。

看着被许许多多网友疯狂点名的官微,中宣办主任曹文成一张圆脸已经化成了苦瓜。

自从韩家豪觉得气候不对,果断扔掉了在宁远租来的“门店”后,他一咬牙花了大价钱在常宁造纸厂医院承包了一个科室,并且买通了里面的财务和几个护士。第一次在正规医院的掩护下开始了自己的“生意”。说起来,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肆无忌惮的做生意就是好。按照他的估算,只要造纸厂医院的生意再持续两个月,自己就能回本了。

韩家豪的生意是他自己精心设计过的。造纸厂医院里,他开出的所有检查收费都比普通检查贵出三倍。而药物方面,他会直接开单子让患者去外面的指定药店购买。这又是一笔额外收入。这么做生意,比在宁远冒充“名家传承中医”更赚钱,而且还更轻松——至少不用自己熬药,孤儿院的孩子怎么来的再往药汤里倒抗生素粉末和激素药物。

可惜啊……韩家豪一边拿过自己的药箱,一边暗自叹了口气,这生意干了才一个月,就让人给搅黄了。得亏自己跑得快,这才没被人抓进局子里去。虽然亏了几十万的承包费,但至少自己还能在外面继续重操旧业。

在果断离开了常宁后,韩家豪直接跑到了平安镇上,并且用和之前同样的手法承包下了镇子上的卫生所。不过这次就不能用虚开检查和指定药店的手法了——毕竟平安镇也不算太大,镇上的人多少都有些亲戚关系在。开着药店的老板也不可能和他合作坑镇民的钱,毕竟韩家豪可以跑,但药店却跑不掉。于是,韩家豪决定把自己的两次“成功经验”总结混合一下,摇身一变,成了“在卫生所工作的名家传承中医”。

可是这两天,看到许许多多的寒国网友几近疯狂的跟每一个他们认为的外国人解释,强调,辩论,我真真儿的笑不出来了。

这太可怕了!

他们的偏执,他们的极端,是不是同时也暴露了我们自己的一些问题?

古人说守土有责,疆土分寸必争是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土地可以为我们的人民带来福祉!但是在信息化互联化的当下,文化是不是也是我们的财富也是我们的无形的领土?水泥地画妈妈

如果因为我们的傲慢我们的封闭,让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真的变成了其他国家所属。如果有一天这些被我们轻易弄丢的东西,真的被别有用心者利用漏洞与疏忽偷走,不再属于我们。

到那个时候,我们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对待我们的祖先,我们的后辈?”

将李世信这条动态的所有内容看完,刚才还一片哈哈哈的评论区,安静了。

良久良久,评论区中的网友们才渐渐回过了神来!

“信爷说的太对了!在当下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文化也是我们的疆土,文化也是我们的财富!真的很惭愧,刚才看到那些韩国网友我还在心里骂他们是不要脸的沙比,现在回过头想想,他们不要脸是真的,但绝对不傻!我们以为人家是在秀下限,其实人家是在为自己的文化阵地开疆拓土啊!”

豢养的鬼,一般是没有太多自我意识的。因为他被管家下了命令,让他协助这几个人。

所以,刀疤哥下了命令,他也得遵从。

而他本身就已经把洛瑶给控制住,就算让洛瑶把衣服脱光,任由他们施为都行。

所以,他也没有反对,就要控制洛瑶摆撩人的姿势。

“妈.的,今天晚上总算没有白来。”

“嘿嘿,爽啊,可惜就是只能看,不能上,否则……”

这些人一脸的兴奋跟猥琐,嘴里说着污言秽语,裤子也只剩下那些大裤衩,眼看就要得手。

“你们这是在找死!”就在这个时候,没妈的可怜小孩图片忽然一道冷厉的声音,从天上传来下来。

“谁?”

他们顿时吓得浑身一凛,要知道,在这种状态下受到惊吓,有可能会被废掉的。

他们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缓缓地落到地面。

来人,正是御风而行的方川。

此刻,他的脸色,冰冷如霜,眼中泛着森然杀机。

真正参与并给了寒国人一个教训,网友们都很嗨。

评论区中,充斥着一片哈哈哈的欢乐。

突然看到李世信更新的动态,网友在一阵欢呼立刻就点了进去。

当看到李世信那条罕见没有配图说话的长文,所有还处于兴奋中的网友,却笑不出来了!

“这几天除了拍摄VLOG之外,更多的时间都在整理新片的剧本和分镜。但是对于油管的评论区,老夫其实一直都在关注。

最近几年,韩国民间特别是在网络上将中华文化拿过去重新包装,当成其自家文化向全世界宣传的事情屡见不鲜。从端午节到名人,从泡菜到汉服,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传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突然变成了寒国的文化。

淡化中国在东亚文化圈的地位,全面提升韩国本国的文化地位,似乎正在成为韩国各个领域深谙于心的潮流!

各种被混淆的,重新包装过去的传统和手艺正在被偷偷申遗。没妈孩子真可怜图片有商品价值的悄悄申专利,全盘进行商品化并对内对外齐并输出。

和诸位一样,前两天看到一群韩国网友偏执的在我油管账号下方强调泡菜是韩国传统美食时,老夫其实也感觉挺好笑的。

白宏坐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手中抚摸着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面不时传来凄厉的叫声。

这样的叫声,能让人头皮发麻,但他却一脸享受。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毕恭毕敬。

“那个女警,你办得怎么样了?”白宏一脸享受的听着瓶子里,传来女人凄厉惨叫,同时询问道,脸上带着浓烈的期待。

那管家连忙道:“已经让我的鬼去抓,应该不出半个小时,就会被他们送过来。”

“嗯。”白宏的脸上,出现亢奋的神色,“我们想到啊,益州城还有这样极品的女警。那可是警察啊!”

“嘿嘿!”管家也发出了嘶哑的笑声,“确实是个极品,很难见到,万里挑一。”

“不止啊。”白宏舔了舔嘴角,“她还是一个敢违抗我的女人,很有意思,我想想就兴奋。”

他一挥手:“这一次,我一定要玩得久一点。毕竟最近闹的动静有些大了,希望她能给我带来持久的快乐。”

“老爷放心,警方那边我会去处理的。”管家笑了笑,“就跟以前一样,沉寂一段时间,就没有人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