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看来岳家是收到了什么风声,连死了人都这么低调,不敢太过于张扬。”

叶宁有些惊诧。

“宁哥,这不是岳家做事的风格,按道理来说自己的儿子被人杀了应该有激烈的反应,可现在岳家却是如此的低调,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黄玉霸多了句嘴,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是个粗人,实则心思细腻。

闻言叶宁也不禁起了疑心,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上次岳不群被冥王斩杀,岳家的反应明显就过于激烈,但是这次不同。

“你继续在那盯着,有情况立刻给我打电话。”

“好。”

回到办公室已经到了下班的点,林浅雪简单的收拾了下,看到叶宁回来笑道;“你干啥去了,这么长时间?”

“上卫生间啊。”

看了看时间,林浅雪催促道;“下班了,咱们赶紧回家吧。”

“先不急回去,一会跟我去参加个聚会。”

“聚会?”

“前辈慢走……”

看着面具老者的背影,桂林路韩国面包店岳元百思不得其解,始终猜不到此人的真实身份。

如此豪华的真容,足足二十名精英高手,在配合面具老者布下的天罗地网,岳元对胜负有了百分之百的信心。

另一边叶宁和林浅雪驱车到了景泰餐厅。

这是一家五星级的餐厅,装饰豪华,金碧辉煌,一点都不比林氏的天上云间差。

“站住!干什么的?”

餐厅的保安态度豪横,上前拦住了叶宁和林浅雪。

“自然是来吃饭的。”

叶宁拉着林浅雪的手,平静的回道。

“有预约吗?”

“来这吃饭还需要预约?”

林浅雪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头一次听说吃饭还需要预约的。

“我们是夏禹的朋友,是他邀请我过来的。”

“夏禹?夏会长的儿子?”

保安皱着眉头。

“我知道了,夏少来的时候提醒过,但是他说了邀请的是一个人,你这俩个人肯定进不去。”

林浅雪一脸懵的看着叶宁。

“是银监会夏会长的儿子的同学聚会,首尔的面包店让我过去给他撑一下场面,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还可以去蹭一顿饭,你给妈打个电话说一声就好了。”

“夏会长?”

林浅雪微微惊讶,拢了拢耳边秀发,有些不满的样子,道;“夏会长的儿子找你撑什么场面,上次拒绝集团申请的贷款这事都没给个说法,虽然最后还是拿到了各大银行的贷款资金。”

“夏会长也是迫于无奈,前有财阀蓝家对他施压,后有乔家等家族联手威逼,拒绝咱们的贷款很正常。”

叶宁笑了笑。

“那好吧,我给妈打电话说一下。”

“嗯。”

出了集团后,叶宁驱车载着林浅雪直奔五星级景泰餐厅。

彼时。

岳家一间密室。

岳元负手而立,眼神寒冷的看着面前戴着面具的人;“想让上门女婿叶宁死可以,这个小畜生杀了我儿子,执法句的人竟然推辞不管,我早就想弄死他了,问题是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另一个保安突然说道,不禁眼角余光多看了一眼林浅雪修长雪白的大腿。

“叶宁要不你自己进去吧,我还是先回家得了。”

林浅雪美眸冷淡的瞥了一眼盯着自己的保安,不禁露出一抹厌恶的神色,略微的向后挪了挪脚步,站到了叶宁身后。

“不行,都饿着肚子来了,哪有回去的道理。”

叶宁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系在了林浅雪的腰间,正好挡住了她的大长腿。

“切。”

看到叶宁这番动作,两个保安不屑的撇了撇嘴。成都面包店

“两个穷逼,真是什么人都有,见过蹭网的,还真没见过蹭饭的,真不要脸啊。”

“就是,还这么理直气壮,我要笑死了。”

“不必,你要是让她回避了,反而会引起别人的疑心!”大骡子说道:“那边,你尽力了就好了!”

“好的,老板!”电话那人说道:“那辆路虎车,就不要再使用了,警方的人已经找到了林逸的车子!”

“我知道了。”大骡子应道:“我会换车的。”

“好的,老板,我有消息,随时和您联系……不过我的酬劳……”电话那人说到最后,才问起了自己的酬劳来。

“放心吧,已经按照你提供的账户,给你汇款了五百万,这件事情搞定,剩下的五百万不会少了你的!”大骡子说道:“不过你要随时的为我们通风报信!”

“没问题,老板,你是知道的,谁给我钱多,我就给谁做事!”电话那人连忙说道。

大骡子挂断了电话,就转身向安建文的房间走去,可是刚刚推开门,却看到安建文此刻正趴在地上,韩国5大面包店对着屋子棚顶的吸顶灯“嗷嗷”吼叫!

“文少……您……”大骡子登时吓了一大跳,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地上的安建文,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情况。

“嗷嗷呜——”安建文看到大骡子来了,于是从地上爬了起来,神情自若的说道:“哦,我在健身,这是一种健身操,不必大惊小怪!”

所以,当楚梦瑶提出要单独出去的时候,唐韵只是略一犹豫,就同意了下来。

楚梦瑶拿着车库的钥匙,和宋凌珊等人一起上了警车,向冯笑笑的居所行去。

那辆路虎车林逸走的时候,特意刷干净之后放进了冯笑笑的车库,因为楚梦瑶和陈雨舒都有车子,也不用开林逸那一辆。

一路来到了冯笑笑居住的小区,宋凌珊等人和楚梦瑶下了车,将车库门打开,果然看到一辆路虎车停在车库里面。

“就在这里了,车子停在这里应该没有动过,你们还觉得,这辆车是犯罪嫌疑人开的那一辆么?”楚梦瑶问道。

“这个暂时不好判断,要核对细节才行!”刘王力说着,就拿出了相机来,对车库中的路虎车进行了全方位的拍照,不过,当刘王力指着路虎车上,一块补过漆的痕迹准备拍照的时候,宋凌珊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因为,那个摄影家所拍摄的车辆照片上面,在路虎车相同的部位,也有这样一个刮擦的痕迹!

“宋队……您看……”刘王力苦笑着对宋凌珊问道。

不过,东野龙之介,对于自己儿子的病情,香港面包店一向讳莫如深。似乎是不怎么愿意在上面花心思。毕竟,东野家族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家族,光是东野龙之介自己,就有七八个儿子。

或许,一个儿子的死活,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吧?

只是,现在东野龙之介忽然来找自己。难道,东野龙之介,终于改变主意了吗?要是这样,倒是有一些意思。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不是关于东野光足道的事情。毕竟,以我对次长大人的了解,他估计不会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情,来劳烦我们帝国最伟大的医学专家。”宫本弘一在一旁摇头道。同时,他也狠狠拍了一下宫崎龙彦的马屁,称呼他为帝国第一医学专家。

可是,显然,宫崎龙彦对于这个马屁,毫不在乎。

他邹起眉头,不由兴致索然道:“不是他儿子的怪病啊。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我这段时间,还有几个实验要做,还有一篇论文要完成,恐怕,没有时间去应酬那些官僚。你帮我回绝了吧。”

“啊?宫崎教授,您不要这么快拒绝啊!我看我们次长大人,可是很严肃的邀请您的。他肯定有重要的事情希望您帮忙。还请您务必抽出一个下午的时间。拜托了!”宫本弘一说完,严肃的一躬到底。

“今晚就让他消失!”

艾庞却是黑着脸摇了摇头,“再等等看,李广年不是说要回去开坛嘛,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要是李广年没招,咱们再把江远这混蛋抓来,到时候我就不信他不给我们治病。”

可惜,江远不会给他们机会。

带着苗婉儿去了一趟谭古楼,和谭立祥又聊了几句。

当听说江远几人和艾庞、高守发生了矛盾之后,谭立祥的反应却让江远觉得意外。

江远还以为他会愁眉不展,毕竟,谭家就算是比艾庞和高守强,那也强得有限。

可谭立祥听完之后,却是笑着摆了摆手,“你们不用担心,有我谭立祥在,他们还翻不起来花样。”

“两个捞偏门起家的人,要对付他们可太容易了。”

江远顿时明白过来,谭松怕是知道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而这事情足够艾庞和高守两人倒个大霉了。

苗婉儿在古玩上的造诣还真不浅,谭古楼里的东西,她几乎都能把来历说个八九不离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