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炼刀宗长老就当场惨死。

一时间整个炼刀宗的弟子和其余强者都是被惊呆住了。

“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不死,要不臣服于我!!!”

楚风手持烈焰长剑,身上散发着恐怖如斯的杀意,一字一句的喝道。

其眼中杀机四射。

这群炼刀宗的弟子脸色连连变化,眼中充满犹豫和纠结。

“不臣服,那就死!!!”

楚风冷道,一剑再次扫出。

十几位炼刀宗弟子当场被杀。

“大胆!!!”

“杀我炼刀宗弟子,该死!!!”

一道如惊雷般的怒喝声从这炼刀宗中突然传了出来。

一位老者手持一把黄级上品元兵级别的长刀朝着楚风劈了过来。

这位老者乃是炼刀宗上任宗主。

一身实力达到了三品宗师的行列。

这一刀劈出,虚空都被撕裂开来。

恐怖的元气力量朝着楚风冲来。

一共被天劫劈死了四个,其余人全都渡劫成功,这成功率已经不低了。

一个身影优雅的迈步走入小院,一看是天绝夫人,我赶紧拿衣服遮挡。

她抿嘴一笑,“还害羞啊,教官招聘你干妈我什么没见识过,不用在意。”

我还是穿好了衣服,“干妈找我有什么事吗?”

“想跟你谈一笔发大财的买卖。”

我眼睛一亮,“带人来这里渡劫,可保密工作如何弄?”

“聪明,可以签署元神契约,一旦违反契约元神轻则重创,重则魂飞魄散。人境不光有大批山海巅峰想渡劫成为日月,还有不少日月巅峰不敢来万族战场渡劫成为无敌,一旦他们成功可是大功一件。”

我眼珠转动,“还可以拍卖一些承载物。”

天绝夫人的眼睛立刻发亮,“你有多少?”

上次其余人搜刮到了上百件,我从那些无敌尸体里找到上千种。

琢磨一下说道,“十几件还是有的。”

“全都给我,干娘买断了。”

大家一哄而散,只有十几个人前往山顶,如果他们都能渡劫成功,霸天两家一下就能多十几个日月境。

虽然这里已经被搜刮过,可大量议员府邸还没打开,还有侯爵和公爵府,也有好多我们没看上的灵植和其他宝物,哪怕是挖矿也够他们发财了。

我看向身边九人,“你们也去吧,招聘住校教官不用管我。”

她们这才急急跑离,就怕晚了错过机缘。

我独自溜达着来到一个宅院里,这里的温泉不错,有淬体的功效,舒舒服服的躺在里面。

一群人进来看到了我,他们也不打招呼,直接把假山撬开带走了,连地上杂草都没放过,弄得我简直无语,这是要挖地三尺的节奏?

等百年后人皇府遗迹再次自动开启,万族进入还不彻底傻眼。

没多久天空传来渡劫时的轰鸣声,只响了七声就戛然而止,看来是被天劫轰死了。

很快又响起天劫的轰鸣,这次成功了,可天空却只出现日月天成四个字,没有人皇贺礼,可依旧兴奋的人们大呼小叫。

“灵魂疗伤丹药?”

听到这话,陈青黛的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喜色,心中暗道:“有了这丹药帮忙,岂不是可以让那一位大人物,欠我一个人情。这人情,用来让青云拜入天玄剑宗门下。应该绰绰有余吧。”

火灵界,每年都有无数的天才子弟,想要拜入天玄剑宗门下。

可是,天玄剑宗收徒极为严苛,非绝顶天才,不收。

若她能跟天玄剑宗的那一位大人物搭上关系,招聘军事教官题材那么,她的弟弟,陈青云拜入天玄剑宗的机会,便大了许多!

这灵魄丹的价值,可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杨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

一念及此,聪慧的陈小姐忍不住看向杨云帆,他是故意拿出这个丹药的。其实,他本可以什么都不说的。

此时,陈小姐微微曲身,感激无比道:“杨先生,这丹药对我很重要。就当是我买下的。稍候,我便吩咐人,为您去寻找凶兽之血。只不过,我还不知道,您需要什么样的凶兽之血?”

“具体的,我也无法形容。”

而在众人平复心情的同时,林逸却是心头大喜,刚才开门的这一瞬间,他分明感知到外面除了这两个守卫高手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把守。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一个玄升期超级高手,外加一个元婴后期巅峰高手,用来镇守这小小一座地牢绝对绰绰有余,再多的人手都是浪费,毫无这个必要。

而且更让林逸喜出望外的一点是,这两个守卫竟是一起将刚才那人押送出去,虽然不知道目标地点远近,但只要两人离开地牢,哪怕只是一小会儿,对于林逸来说都是天赐良机!

暗自估算一下时间,等那两个守卫带人走远,外面应该就没有人了,这个时间点正是千载难逢的空当,一旦错过这次机会,云南军训教官招聘等日后被孙横彪发现自己是金丹期高手,也许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不想死的,都给我站到后面来!”林逸毫无征兆的大喝一声,同时蓦然长身而起,着实把地牢这些人给吓了一大跳,一个个面面相觑,守卫才刚走掉,这位凶神又莫名其妙抽哪门子疯啊?

“不……不是,大哥,我真没有要针对卢边仁的意思啊,这次本来就是轮到他,而且我也临时改口了,您千万饶我一命,饶我一命……”孙横彪当场被吓得尿裤子,还以为林逸这是准备对他秋后算账了呢。

“主人,干的漂亮!身份不够,厨艺来凑,收获男人的胃,迟早能俘虏男人的心。”

脊背金毛犼心中不断为司空嫣然点赞。

面对顾倾城这个身份背景,才华美貌,都高出一大截的对手,司空嫣然唯一的优势,就是她的厨艺。

近水楼台先得月。

天天吃着这样的美味,如果有一天不吃,脊背金毛犼相信,杨云帆一定会不习惯。

而习惯,那是潜移默化的。

“刷!”

气氛有一些旖旎,脊背金毛犼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它巴不得两人立马成就好事,原地洞房。

只是,就在这时,却有一人从天外落下,退伍军人军训教官招聘打破了这里的美妙气氛。

“就是你们?”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身材壮硕,脸庞很黑,下颚的胡须犹如钢针一样,密集无比,他眼神尤其凶厉,在杨云帆和司空嫣然的身上打量着,很快就确定了这两人,就是自己的目标。

“白振和伊然留下的传讯源符,在哪里?”

似乎,这个人能给他力量,具体怎么回事,他说不出来,可就是想要跟着方川干。

“看我做什么?”方川淡淡一笑,看着庞龙。

“老大,以后,我死心塌地地跟着你干。”他一脸认真地说道。

“这么说之前不是死心塌地的?”方川嘴角一勾。

“呵呵……”庞龙尴尬地笑了笑,“我们出来混的,有几个是死心塌地跟着别人干的呢?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

他顿了一下:“不过,我发誓,这一次,我是真的打算跟着老大干,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

“这就不错。”方川笑了笑,“跟着我干,不会让你吃亏的。现在,你主要的任务,就是协助李跑。他会带领你们,过上不一样的日子。”

“嗯,我会帮着跑哥做的。”庞龙点点头,“不过,老大,可能以后还需要的帮忙啊,跑哥虽然打架厉害,可是其他帮派的人也厉害。”

“到时候给我电话,我会过来帮你们的。”方川一挥手,“我不会让你们吃亏的,被人欺负了,给我说一句。”

林逸瞥了这家伙一眼,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冷着脸道:“废什么话,不想死的站到后面来,听不懂人话是吧,那你们赔掉小命可别怪我!”

“啊?不是要杀我啊?”孙横彪松了口气,连忙一个骨碌翻身起来,连滚带爬的站到了林逸身后。

其他人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也不敢违抗这个凶神的意思,连孙横彪这种狠人都被整治得这么服帖了,何况是实力远远不如孙横彪的他们,彼此面面相觑一番后,当即一个个走到了林逸身后。

卢边仁站在林逸的身旁,心中也是极为诧异,不知道这位凶神和自己到底有何渊源,更不知道这位凶神在打什么算盘,不过却不敢冒然开口想问,只能同孙横彪这些人一样,心怀忐忑的在一旁看着。

“用真气护体,否则死了不管!”林逸又冷喝了一声,一直在凝聚压缩的超级丹火真气炸弹,随之在其双掌上慢慢浮现出来。

虽然还没有炸开,但是这上面泄露出来的惊悚气息,哪怕只有那么一丝一毫,也着实将所有人给吓得心惊肉跳,一个个看向林逸的眼神就像看见怪物一样,战战兢兢,惊骇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