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干的?

似乎只有命运之神,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命运改变。

他沉吟少许:“我再占卜一下付娇娇。”

“还好……”

林鸿看到,付娇娇之后会很安全的跟自己等人在一起。

“先去见一见雨蝶吧。”林鸿眼中闪过凶光。

“好。”

心魔给出具体位置。

林鸿直奔那边儿去,很快便到了地方,这是一处美妙美丽的山间,隐约能听到溪流声。

他轻笑:“还不打算出来吗?我知道你在这里。”

然而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他怎么会过来?”

躲在一块巨型石头后面的雨蝶,眉宇间弥漫着紧张。

她知道,一旦自己被发现,迎接的将会是末日,再无活路可言。

“是想让我请你出来吗?”

林鸿面色不改,淡淡扫视全场,最后将目光定格在那块石头上。

玉蝶正双拳紧握,紧张到心脏砰砰直跳。

声音突然从身侧传来:“找到你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能找到我?”

玉蝶扭头看去。

她低下头,闭上眼睛,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

“哈哈,好!等过年我送你两挂。”刘岩也哈哈大笑。

爆竹点燃,顿时引起了村里不少人围观,这毕竟临近过年还有好些日子呢,按压她的小腹凸起而爆竹声又是从刘岩家传来了,许多村民都跑了过来围观。

最后的爆竹轰然炸开,巨大的声响之中,刘岩挺直了胸膛,豪气干云,他终于还是没有让爷爷失望,把诊所重新开了起来。

“刘岩,你闹这么大动静干什么呢?”一些村民纷纷跑了进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如今的刘岩家里。

“哟,这是老中医以前的诊所模样啊,刘岩,你是要把你家诊所重新开起来吗?”

“还有模有样的,刘岩,你到底从你爷爷手里学到多少啊?真的敢治病吗?”

……

村民们的议论刘岩都听在了耳中,有的人是带着善意的怀疑,他也不介意。

“各位叔叔伯伯大娘大婶,今天我宣布回春诊所重新开业,大家以后可以来我这里看病,当然,我相信大家对我的医术肯定会很怀疑的,你们可以这样,感觉身体不舒服,就来我这里瞧一瞧,我只告诉你们具体病情,可以给你们开方子,但不开药,你们再去村卫生室或者镇医院看看,如果跟我说得都差不多,大家以后就可以到我这里看病了,我收费很低的。”刘岩咧嘴笑着。

“我知道了。”杜采歌闷闷地说。

“下次有空再聚啊!那杜哥您先忙着,我这里也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先不说了。”

挂掉电话后,杜采歌又逛了一会网站,他顶的小腹一鼓一鼓没发现新的爆料,这才安心地开始继续搬运。

到中午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又疯狂地振动起来,看着来电显示“杜媃琦”,杜采歌揉揉眉心,无奈地接听。

“哥,你火了。”

杜媃琦大声嚷道。

杜采歌将手机拿远一点,免得耳膜受损。“火的不是我,而是歌后段晓晨的神秘情人。”

“我知道那就是你!哈哈,快给我零花钱,否则我就把这个独家消息卖出去!”

杜采歌道:“别闹。”

“哼,你知不知道,当周围的男生都在哀叹‘哎呀,女神终于被人俘获了,那个幸运的魂淡是谁’的时候,我明明知道答案,却偏偏只能忍着不说,这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快点给我封口费!”

杜采歌:“无聊。”

“我杜媃琦说到做到,你别后悔。”

回到家里,杨小虎兴匆匆地跑了过来,哈哈大笑:“刘岩,你一大早出去干嘛了,你可不知道,我去村委看了下,孙富贵两父子带了好多钱在哪里,村长数着要给大家赔钱呢,每户人家一千块!”

刘岩阴恻恻一笑:“村里一共二十多户人家得病,他不得要赔两万多了。”

“日他娘的!让孙林那王八蛋这么嚣张,之前我在镇里网吧上网的时候,这小子好几次带人霸占了我的机子,靠!”杨小虎一脸解气。

刘岩嗯嗯点头,不过一想起昨天在卫生室,孙富贵那毫无诚意的道歉,他心里隐隐间觉得有些不安,四根手指头一起进入虽然得病的事情是孙富贵家里引起的,但揭露的人,却是自己,也不知道以他的脾气,会不会报复自己。

“虎子,你说孙富贵会不会报复我?”刘岩赶紧把这个想法跟杨小虎说了下。

杨小虎捏紧拳头,一脸愤懑:“他要是敢动你,我绕不了他。”

“好!好兄弟!虎子,以后我发达了,绝对少不了你。”刘岩满是感动,昨天杨小虎为自己出气就挨了一顿揍。

他扫了刚才发声的一众付家旁支弟子冷哼一声道:“你们这些犯了罪的宵小,战神大人在此,那里有你们说话的权利?”

“再敢胡言乱语,老夫定要将你们就地抹杀!”

叶青山威胁的话语,一瞬间将付家旁支弟子脸色阴冷下来。

他们无比愤怒的看着叶青山,眼神中充满恨意。

妈的,明明就是叶家惹出来的麻烦,却要让他们付家去背锅。

但,长期遭到叶家压制的付家子弟,还真的不敢违背叶青山的话语。

毕竟,奴性已经深种,一时半会想要让他们改过来,显然也不大可能。

林凡见此,猛地一巴掌抽在叶青山的脸上,直接将他的身躯,抽的踉跄不已。含着一肚子米青上课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我来这里问话,什么时候需要你这条老狗来插言了?”

“还有,谁允许你站着的?滚过去,跪下,等候发落!”

林凡的这一番动作与话语,顿时让在场所有人眼珠子都要掉到了地方。

以前他们都听说,林凡很狂,可没有想到,林凡竟然这么狂。

心魔说道:“可能是传送这类的招式吧。”

“这个雨蝶,亏我之前那么信任她,若被我找到……”

林鸿将自己的拳头紧紧握住,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没想到你会因为那个女人而这么生气。”心魔有些好奇,人类真是神奇的动物。

明明一路上都没表现出什么爱意,可在这一刻却如此愤怒。

“还真找到了。”

心魔沉吟少许后,开口说道。

林鸿闻言:“在哪?”

他知道不能轻举妄动,万一玉蝶伤害人质的话就糟了。

“找到了雨蝶,但是付娇娇并不在……”

心魔声音中弥漫着沉重。

“难道?”林鸿皱眉,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可自己之前占卜的时候,明明是所有人都平安出去了。

他犹豫少许后,突然想到什么,再次召唤出法阵开始占卜。

……

……

“什么都看不到了?”

林鸿心生诧异,知道命运已经被改变。

让人根本没看清是怎么回事。

一位年轻男子便站在刚才说话的那位驭兽宗长老面前。

而这人正是楚风。

“你……”

“就是我杀的你们驭兽宗三护法!”

“你想怎么滴?”

这长老刚刚开口,就被楚风给打断了。

当即在场的驭兽宗和天星宗还有风云宗的弟子目光全部扫向楚风。

“就是你杀了我驭兽宗三护法?”

“你好大的胆子!”

“来人!”

这位驭兽宗长老神色一沉,眼中充斥着浓浓的怒意。

他直接喝道,便要对楚风下手。

轰!!!

这时,楚风一掌猛地轰出,

其出手速度宛如劲风吹拂,速度快到极致,

而且缥缈不定,如云雾萦绕,

让人根本捉摸不透楚风的出手轨迹。

驭兽宗长老脸色一变,不等他分辨出楚风的出手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