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楼下的小店买了一个灯泡,回来家里,搬来凳子,踩在上面把灯泡换了。

楼道里亮起了明亮的灯光。

从凳子上下来的时候,他差点没摔倒,头昏眼花,有些天旋地转,扶着墙缓了缓。

他把凳子搬回家,见楼下昏黄的路灯下,雨线密密麻麻的。

又开始下雨了。

他撑了一把伞,再备了一把小伞,来到小红马把小白接回家。

蹦蹦跳跳爬楼梯的小白发现了楼道里重新亮起的感应灯,高兴地问舅舅是不是他换的,大大的夸了他一顿。

白建平眉开眼笑:“哈哈这是我的强项噻。”

“这也是我的强项噻。”小白不甘人后。

回到家里,白建平问小白要不要洗脚脚,小白说不要,她毫无睡意,爬上自家的破沙发,抱着小熊猫布偶,好奇地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模特走秀,真神奇,她从没看过这样的,这些大姐姐不穿衣服诶。

小不点挤在沙发角落里,看看半躺在摇椅上的舅舅,再看看电视,心里在小报告,要找机会给舅妈说,嚯嚯嚯。

于是厂子建设VCD生产开始上马,但一切都是悄然进行中。在一些小市场试水之后王来喜投资的钱很快回来。

然后他决定弄一波大的,只所以弄这么一波大的,是因为东旭科技显然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所以他决定最后疯狂一把,大捞一笔之后只要东旭科技找上门,那就关厂关门不再干了立马认怂。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打点的那些人这么给力,自己这边想捞一把就走,结果他们帮自己挡住了第一波压力,看到还有时间再捞第二把王来喜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然后......看到了再捞第三把的机会,也将你眼眸弄伤又来头不小的人竟然找上门和他合作。再然后找他合作的人越来越多,生产线也越建越多。短短半个月时间自己竟然卖出去两千多台CVD。

这那还是捞一波就走了,这明明就是一口咬在了肥肉上可以不断的吃。整合整合自己这边的资源和人脉有了和对方掰腕子的资格。

王来喜也这么做了,很快利用自己盗版价格低的优势,直接开始挤兑东旭科技的市场。并且在自己反应过来准备认真应对的时候站稳了脚跟儿。

“已经攻克了一个难点,但还需要时间。毕竟虽然咱们有样品可以模仿,可制造用的材料生产线的调试,以及工人的熟练度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

所以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咱们的利润空间能提升到45%左右。这一次提升虽然少但很关键,几乎攻克了大部分技术难点。

而且生产线效率和工人技术到时候也会提升一个档次。所以下一次技术提升或许不要一个月,咱们的利润率就能来到60%,甚至70%,最低不会低于60%。”王来喜虽然现在做事还是免不了有些官僚,但这毕竟是自己公司不是公家的,所以重要事情很是上心。

“那咱们把时间放宽到2个月的时间,两个月的时间按照现在的价格最低利润率是60%。因为东旭科技要打价格战,咱们假定他第一手就像把我们打死。快把尘埃掸落

那他价格降价空间至少是目前销售价格的35%打底,再狠一点50%好了。这样算的话第一个月要是不想占领的市场萎缩的太厉害,肯定要跟着他一起降价,那么亏本是一定的。

“我们能算出来的例如空间,他们显然也能算出来。所以可能直接把我们利润空间压榨为0直接逼死我们。”韩蕴裕略微思考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直接让利35%出去,他们疯了吧?”王来喜瞪大了眼睛,嘴里叼着的雪茄差点掉了出来。

虽然直接让利出来35%,东旭科技还有40%——50%左右的利润。可这相当于把自己的利润空间腰斩了一半好几个亿的收入啊。

“是不是这么多那就要看东旭科技的老板究竟有多大决心了。反正换做是我的话肯定是一步到位,反正我还有的赚。虽然比以前赚的少了,可只要控制着垄断地位,这些亏出去的钱迟早还能赚回来。可要是放另外一条大鱼进来分食,以后这个池塘中谁说的算就不一定了。”韩蕴裕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我倾向韩总的判断,既然对方决定出手肯定不是小打小闹。所以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人家决心大小上,还需要自身够硬才行。技术部那边怎么说什么时候生产技术能彻底成熟?咱们不说和东旭科技近乎八九成的利润相比,有六成也行啊。”周建峰开口说道。还将尘埃淡忘

没一会儿。

纪景战端着一大盘子的饭菜,步履如飞的向坐在落地窗边上的两人走去。

诺恩抬头看见一脸笑容像自己走来的纪景战,有些凝重的不知道自己答应一起吃饭,是对还是错。

一旁的韩木遥急忙起身帮纪景战把端盘上面的饭菜移到餐桌上,随口说道:“辛苦了纪学长。”

“跟我就别客气了,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不是吗?你说呢?李诺恩。”纪景战一边拿着饭菜一边问着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的诺恩说。

“我……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诺恩接过韩木遥的筷子说。

“好。”纪景战开心的说。

三人坐在一起吃饭,简直就是食堂里的一道风景线靓丽而夺目。

沈疏影被徐珊、亚琪,硬拉着一起来食堂吃饭。

谁承想,三人刚走进食堂大厅,就看见纪景战跟李诺恩,韩木遥坐在一起吃饭。

沈疏影立马拉着个脸,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三人。

纪景战对着韩木遥还有诺恩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三人笑的十分开心。

到了第二个月基本可以保本,也将你淹没浓妆是什么歌然后随着时间推移咱们技术跟上来,开始盈利。”周建峰一点点分析着。

“第二个月也不一定盈利,如果对方看到我们还在坚持。不是没有第二次降价的可能,毕竟他们有技术优势。咱们的技术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和他们等同的地步?”韩蕴裕看向王来喜。

“三个月,最多三个月。除了我们的技术团队,D技术看似是高科技,其实门槛并不高。三个月我们一定把技术赶上了,甚至可能超越对方。”王来喜保证到。

“那就暂定三个月好了,技术赶超不不说,能够和他们技术高度一样就行。因此咱们要最好亏本三个月的准备。”

“他们应该不会这么狠吧?”周建峰感觉自己已经按照最大危险程度来算了,可韩蕴裕似乎比自己给对方评估的危险等级更高。

“有备无患,反正要是换做是我不整死对手肯定誓不罢休的。所以我们按照三个月的损失预算来做好了。”

对这样的火焰焚烧,吞天魔主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抵挡。它

的肉身再强悍,也无济于事!“

啊啊啊!别将你眼眸弄脏寓意”

吞天魔主发出一阵阵的咆哮。

它知道,自己完蛋了!这

一次,它真的无计可施,难逃一劫。“

砰!”

在关键时刻,它不再犹豫,直接施展“滴血重生”之术,砰的一下,让自己的身体爆裂,无数的尖刺,承载着生命细胞,朝着四面八方的虚空激射而去。

这么多的尖刺,以及血液细胞,杨云帆根本无法逐个追杀。“

咔咔咔……”其

中一些尖刺和血液细胞,直接被次元罡风卷入时空裂缝之中。这

些尖刺和血液细胞上,都拥有他的一缕灵魂神识。

只要飘落到一个合适的环境,吸收了足够的能量,就会再度复苏。

可是,这个过程无法控制,可能是一千年,也可能是一万年,这一点,就连吞天魔主本身也无法估计。

陈楚喝了一口茶,然后又将茶水给放了下来,添加了各种配料的茶水,陈楚实在是难以品尝,戴维马克坐在那里,倒是喝的津津有味,对于自己的手艺是相当的满意。

““荒野大镖客”sg游戏已经立项,跟超过十四家游戏公司,联合成立了一个超过三百人的开发团队,为了开发出这款游戏的西部风格,游戏设计开发中心,将被放在北美加州!”

陈楚对着戴维马克说道,这是sg游戏第一次在海外设计游戏开发中心,“为了更好的开发游戏,“荒野大镖客”的开发团队,将聘请熟悉西部风格的历史教授、社会人文教授还有包括经济教授等,在游戏中还原西部的景色、人物还有游戏经济等。

这款游戏sg游戏会将“能源引擎”升级,而且跟微软硬件部门合作,开发出一款能够搭载这款游戏的新主机,这将会是一款开放式游戏,也会是一款全新的游戏!”

即便是仅仅听着陈楚的话,戴维马克对于这款设定庞大的游戏也有了些许了解,他隐隐有种预感,这款游戏有可能开启一个新的游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