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看惯了一身黑衣的她,如今换上了截然不同的颜色,给人一种全新之感。

如果说之前的夜莺是冷酷的,那么她现在就是和煦的,虽然这和煦还不至于达到温暖的程度,但相比较之前的冰点而言,已经是极大的改变了。

“其实,就算你不摘掉口罩,也算是个千里挑一的大美女了。”苏锐说道。

女人都是爱美的,没有人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就连冷酷如夜莺也不能免俗。她听到苏锐的话,目光中的冷酷神色缓和了一些。

“以后可以多选择一些其他色彩的衣服,单纯的黑色虽然很酷,但是某些时候会让人觉得压抑。”

楚家人当然都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也不敢说出来,林逸虽然一直没有展露什么血淋淋的凶残手段,但那种威压却更胜一筹。

到了现在,楚天路就算不想当也不行了,不过这个一根筋的家伙忽然开窍了一般,对林逸抱拳道:“林逸老大,请收下我这个小弟,要不然我可不敢接手楚家少家主!”

林逸双眉一扬道:“你这是威胁我?”

楚天路顿时吓了一跳,马上摇手道:“怎么可能,晚辈哪儿敢啊!既然前辈觉得晚辈高攀不上,那就算了!”

林逸沉吟片刻道:“算了,老是听你前辈晚辈的也挺烦,就收你做个小弟好了!”

反正林逸小弟多了,也不差这一个,而且林逸对楚天路也不反感,之前就有过收下这个小弟的心思,既然楚天路自己提出来了,贫僧不懂爱 风云二号那就顺水推舟答应好了。

楚天路大喜,再次抱拳道:“多谢林逸老大了!”

对于楚天路突然的举动,楚云天倒是很高兴,能够让楚天路认林逸做老大,显然是很符合楚家的利益的,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一件坏事。

联想到林逸特意的点出叶灵派端木玉,楚云天顿时在心中暗骂自己昏了头了,这么明显的提示,连天路这个傻小子都明白了,怎么反而自己却糊涂了呢?

想明白之后,楚云天立即严肃的对楚天路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就说不听呢?楚家和叶灵派通过联姻来形成结盟,那是势在必行的,不过像端木小姐这样的天才,你肯定是配不上的,我看只有你老大林前辈,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啊?”楚天路一脸大写的懵逼,毕竟是个老实孩子,楚云天这么厚的脸皮,实在不是他能够理解的:“可是爷爷,林逸老大不是咱们楚家的人啊!”

楚云天等的就是这句话,顿时就一脸义正言辞的说道:“怎么不是我们楚家的人了?既然是你认下的老大,自然就是我们楚家的老大,全权代表我们楚家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这样也行?楚天路傻傻的看着楚云天,又转头看向林逸,希望能够从林逸这边得到点提示。

林逸干咳一声,淡淡说道:“你们楚家的事我就不插手了!”

林逸指指冰无情道:“以后你也不要叫他冰前辈了,就叫冰哥或者无情哥吧!贫僧不懂爱主角是谁”

楚天路赶紧恭敬的叫了声:“无情哥!”

“你眼光不错!”冰无情并没有什么笑脸,只是酷酷的说了一句话,就不再搭理楚天路了。

林逸转头看向端木玉,对楚天路道:“那是叶灵派端木玉!”

楚天路心领神会,立刻笑着上前招呼道:“大嫂,小弟之前不知道你的情况,现在既然都知道了,那楚家和叶灵派的联姻就此作罢,希望我们楚家和叶灵派以后依然是共同进退的盟友!”

端木玉先是一怔,随即脸色微红,偷偷看了林逸一眼,要说楚天路的大哥,好像除了刚认的这个,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林逸心说这小子人是耿直了些,其实头脑还是有点的,至少这事儿办的还算有点眼色。

然而端木玉明白了,楚云天却没想明白,他一心谋划着让楚家和叶灵派联姻以达到楚家崛起的目的,怎么可能让楚天路说取消就取消?

“不行!老夫不同意,天路你在说什么胡话啊?叶掌门你千万别听他的,楚家和叶灵派的联姻势在必行!”楚云天是没想明白,楚天路口中的大嫂,是相对林逸来说的,贫僧法号不戒色他还奇怪楚天路这楚家大少爷哪里来的大哥,难道是楚天路死去父亲在外面的私生子?

IU李智恩,好吧这个丫头的问题出于去年年底的手滑事件,当时造成了很大轰动。

不过双方经纪公司都否认了事实,加上后续小恐龙朴智妍也嗮了下当时一起的合照,解释了是去看生病的IU,真的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印象。

反正这次后IU的粉丝看朴太衍也开始不顺眼了。

不过朴太衍知道,这次事件还是让IU和银赫吵架分手了,但是唯一的让他安慰一点的事。

对比前世他和IU的合照,比前世她和银赫的合照,造成的印象小多了。

接下去就是金泰妍了,这个是朴太衍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她是自己的理想型,而且两人的粉丝发现INS上两人互相关注,而且平时都会@对方,说明两人也熟识的。

至于和朴太衍相处荧幕初吻的杰西卡,她的粉丝们最近很庆幸,朴太衍和自己偶像好像越走越远了。

当初连着《冷面》,《一年前》等两首合唱,最后还搞了个限定组合出来出了2首歌和专辑,总共加起来4首对唱歌曲,贫僧不懂爱金斧公馆那个时候可让他们紧张不已,把两人捆绑在一起了,不过现在祸害允儿,泰妍去吧,别搭理我们家卡皇就好。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一切居然是一个骗局。

疼痛来势迅猛,癌细胞扩散导致她整个腹腔如刀割般剧痛。

疼痛带来的眩晕感,让刘笑语强自维持着意识清醒,因为她知道,一旦晕过去了,她恐怕将永远都醒不过来。

她用乞怜的眼神看着袁木,“木木……妈妈现在不能有事,你妹妹还、还在监狱里,我、我要等……”

听刘笑语提到袁禾,袁木也不装病了,像被踩到尾巴的猫般尖叫着质问:“等她?!你心心念念的只有她一个女儿!”

“我是谁?我是你捡来的吗?当初你提出离婚,要走了袁禾,把我丢给袁石开,你们娘俩住着宽敞舒适的大别墅,而我呢?我风餐露宿,跟着袁石开替他偿还赌债!”

“同样都是你生的,你为什么要她不要我?为什么她可以进大学校园,而我却连初中都读不完就得下来打工赚钱?”

“她可以跟首富的儿子恋爱结婚,我却只能被穷民工追求?我哪点比她差?是你,都是你,你毁了我的一生!”

这绝世神功,一看就是威力不俗!贫僧不懂爱老婆几个这单单是入门第一篇,就能达到金丹层次的修为,这第二篇,第三篇,该能修炼到何等的程度啊?

以纳兰熏的眼光,自然能看得出,这绝对是一门无敌的神功。

然而,神功再强。自己不能修炼,又有什么用?

这感觉,就像是好不容易进了一座宝山,看到无数宝物,却发现自己一个都拿不走!

这一刻,纳兰熏的内心,简直苦的如同吃了黄莲啊!

“无法兼容金丹吗?”

杨云帆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阵了然。

他沉吟了一下,又道:“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这样,你先修炼法门,不要选择结成舍利。同时,在炎黄铁卫之中,找几个靠得住,且肉体强大的筑基境界战士,让他们修炼一下试试。”

“这倒是一个办法!”

纳兰熏闻言,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这功法,确实是一门炼体神功,比起她知晓的,炎黄铁卫之中收藏的一门【横锁大江】的炼体功法,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

夜莺的表情涌现出一股怒意。

苏锐看起来很不爽,说道:“白秦川临走的时候,让你一切听从我的指挥,你现在把这些话都抛到脑后去了吗?”

“他管不了我。”

如果白秦川听到夜莺的话,估计会气个半死。这还是个合格的手下吗?话里话外都不给老板半点面子!

“夜莺!”苏锐眯着眼睛,声音陡然提高八度:“我再告诉你一遍!对方不仅想要我的命,还差点害死了你二师兄!这是整个翠松山的耻辱!你比我更清楚,张不凡那个老家伙对脸面看的极重,倘若你此行失败,他恐怕会亲自出山!”

听了这句话,后面的王飞志根本无法控制住颤抖地身体,几乎都要吓尿了。

就算他这次保住了性命,回到翠松山之后,肯定还要面对师父的严厉惩罚!

“夜莺,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仅仅依靠你的武力是绝对无法完成任务的,如果因为你不听指挥而导致自己身死当场,可不要怪我!”

苏锐看起来已是气急,推开车门,怒气冲冲的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