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儿不忍直视孔老师眼里的无奈和忧伤。

她懂医理,知道一个家庭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有多痛苦。

“孔老师,医生有没有说,萌萌的自闭症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知道原因,就可以对症下药。”

“谁知道!这是一个至今为止还未攻克的世界难题。”

“孔老师,形成自闭症的原因错综复杂,不过,我听说过民间有一种说法,就是这种自闭症的孩子,之所以不理会外界的人和事,是因为他的魂魄不聚,是天生的魂魄不聚,就是说,在娘胎里的时候,他的魂魄就不聚了。”

自从孩子诊断为自闭症,孔老师的心情特别的压抑,刚刚在家里和爱人大吵一架,她才带着孩子出来透透气。

刚才碰到她最喜爱的学生,她本来不想说孩子的病情,和一个孩子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恐怕她连什么叫自闭症都不知道,只是她这段时间太憋屈了,心里堵得慌,需要宣泄,所以随便和花朵儿说了几句。

没想到花朵儿好像了解这种病,还用民间传说来解释这种病的来源。

这些人可能根本不认识白松,只认识这辆车,但是也不至于不知道白松是男的。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就是白松把车子停到了棚子里,因此周璇开车时没有被发现不是白松。

追踪车比追踪人要容易太多,车子又大又规矩,只能走马路,特别容易被发现,而且追踪的人完全可以站在远处,甚至在某个楼上用望远镜看。

那这个位置,能看得到白松出车,却看不到白松车内是谁...唔...需要排查的地方有点多,但是也还不算多。谢少 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能看到白松停车处附近的楼,不会超过5栋,按照每栋四户乘以17层算,一共有340户。而能看到这个方向的,应该有三分之一。看不到车内乘客,那从倾斜角度上来说,最起码也是六楼以上的了,这么说来,不会超过70户。

这70户里,近一段时间对外出租的,估计就更少了。当然,不光是租房的,还得考虑楼道观察者...

从这里继续想,又有一个问题----白松这几天没有开车回来。

因为乔师傅要求的跑步,白松这几天晚上一直没开车,这是外人不可能提前得知的偶然事件。

张文博好奇的问:第一次和我住在一个房子里,怎么感觉你一点也不紧张?是不是你已经不抗拒我了?

要不然咱们晚上住在一个房间试试?说不定我也会有反应,你也已经好了呢?然后咱们愉快的生活不好吗?

祁珍说:我不紧张是因为现在你是病人,我是医生,如果你身体正常的话我肯定会紧张。

然后停了会继续说:再忍耐几天,老婆大人有点冷等咱们举办完婚礼后被那种结婚的喜庆气氛感染一下可能会不一样,洞房的时候不管咱们好不好都试试,能不能成功也算完成了一个人生步骤。

你现在安心调理一下,正好这段时间我也帮你治治,帮你按摩一下,刺激一下穴位,应该是心理因素多一些。

张文博话既然已经放出去了,说自己对女人完全没有兴趣,只好强忍着表现的无动于衷,还不能故意不看她,看的时候还要表现出视若无睹的样子。

心里暗暗叫苦,这特么绝对是折磨,但自己种的苦果只能自己咽下去,还要表现的很好吃的样子。

祁珍看到张文博好像真的没有兴趣,只好转个话题问:今天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挨领导的批评?

“难得我们还能有意见相同的时候,外堂长老会确实是一个鸡肋的存在,既然大家都觉得解散比较好,那就这么办吧!”白虎爽快点头,能够让朱雀青龙主动废除外堂长老,在他看来已经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至于林逸这个灵兽之王钦点的炼丹长老,薄太太今天又掉马甲了在白虎眼里可完全没法和灵兽之王本身相比,而且同意这件事,还能够麻痹朱雀青龙对他这一系的警惕,何乐而不为?

“好!外堂长老会解散,不过他们的外堂长老名义却不能直接取消,毕竟还有两个盟友在其中,这件事我们几个知道就可以,以后不需要召集他们举行会议,然后想办法把他们都送走,让外堂长老会自然而然的被人遗忘掉。朱雀长老你觉得这样处理可好?”青龙很满意白虎的表态,对于后续的处理他也早有准备。

朱雀微笑点头道:“青龙长老安排的很好,不过在海兽一族萧翊王子以及中心代表面前,必须谨慎说话,务必委婉一些,千万不要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言下之意,林逸和郑东升就没什么可顾忌的,态度措辞强硬一些都无所谓,赶紧打发掉拉倒。

“萌萌,姐姐陪你一起玩好不好?”

萌萌还是不理睬花朵儿。

孔老师在一边发话了。

“花朵儿,别费劲儿了,他不会回应你的。”

花朵儿不在意的道:“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开始有自我意识了,他喜欢自己玩,可能我和他不熟,所以他不睬我。”

孔老师叹息一声,“这孩子,对谁都这样,包括我……他得了自闭症,鲜妻撩人 寒少放肆犟他对外界,没有任何的反应。”

花朵儿诧异的看着粉雕玉琢般的萌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玩得那么专注,旁边有一只鸟儿扑棱棱飞过来,又扑棱棱飞走了,他完全没有理会。

花朵儿前世的时候,只上了一个月的学就回家了。

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最喜欢最敬佩的孔老师,竟然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

花朵儿怜惜的摸了摸萌萌娇嫩的小脸。

“孔老师,孩子还这么小,不可能吧!有没有去医院看。”

“看了好多医院,都确诊了,就是自闭症。”

张文博装着苦恼的样子说:被批评了,说我做的太过了,让别人没活路。

祁珍没听明白,好奇的问:什么太过了?

张文博说:就是太出色了,一个下午卖出去了三辆车,一天完成了我一个月的销售额度,你说过不过分?

祁珍虽然不相信,但还是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文博也纳闷说:我也想不明白,我只是照着车辆的性能简介念了一遍,然后对方就满脸痴呆和陶醉的同意买车了。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

祁珍笑着说:你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但我竟然想笑,说完又笑了起来。

张文博说:我还真没骗你,我都怀疑我会仙术了,要不然没法解释。

如果对方是年轻的姑娘,我还会以为是看上了我的颜值,但是两个男的,还都一把岁数了,没道理对我那副嘴脸,你都不知道,当时我差点吐了,然后想起了你。

祁珍好奇的问:你吐了为什么会想起我?

张文博解释说:因为你说过,见了男人会恶心,当时我不信,今天真信了。

“从民间的说法,三魂七魄,就藏在五脏和大脑中,从中医的角度来说,惊吓过度会伤到胆和肝脏,还有肾脏,中医还有一种说法,人在尿尿的时候,不要说话,说话会肾气外泄,损伤到肾脏,所以,在孩子尿尿的时候,你给他叫魂,一问一答。”

“什么叫一问一答?”

“就是问,萌萌回来了吗?萌萌回来了!”

“照你这种说法,惊吓过度,藏在肾脏的魂魄就离散了,所以魂魄不聚,孩子就得了自闭症?”

“应该是这个原理吧!肾为人之根本。”

“花朵儿,你咋知道这么多?”

花朵儿心里咯噔一下,她刚才怕孔老师不相信她说的话,所以多解释了一些,把一些中医理念都搬出来了。

现在她才发现她应该藏拙的,不要说的那么明白。

林逸不知道自己已经快要被打发出王宫甚至是王城了,他现在正想着怎么才能够摆脱郑东升这个跟屁虫,单独离开王宫一趟。

那些小灵兽在扩大的搜索范围之后,终于在王城边缘的一个偏僻角落中找到了第二处可能的禁地,那里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异样,只有通过阵法才能找到进去的入口,比起王宫中的禁地来说,难度只强不弱。

之所以无法确定里面有没有虚空精锁链,只是因为小灵兽也被阵法给挡了下来,这些小家伙毕竟只是大青蛙一缕神识操控的傀儡,面对真正高级的阵法,也是一筹莫展。

想要确定是不是第二处虚空精锁链所在,现在只有靠林逸自己去查看了,问题是发生了刺杀事件之后,林逸想要离开王宫将会更加困难,之前使用红尘万象的手段也未必能再次奏效。

尤其是郑东升跟着他,林逸一方面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方面是担心这老东西留下来会对立早忆不利,他甚至在想要不要直接用勾魂手先摆平郑东升,等事情办完后再放他出来,就像之前对付暴封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