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林逸在桑梓大洲的声望更上一层楼,风头一时无两,声势如日中天!

贾家一时间也要退避三舍,于是武盟的各种事务都变得顺畅了许多,林逸处理起来轻松了不少,很快将堆积的公文都做了批示。

来到桑梓大洲这么些日子,终于有了难得的清闲时光!

“大家都是什么看法?”柯总无奈的询问其他几个人。

“如果这位方医生真的有三成把握的话,不妨让试一试。”老二的儿子首先开口,他不认为方寒又三成把握,或许只有一成呢?

像方寒这样的年轻人他见的多了,赌一把,成了对自己好处多多,真要失败了大不了蛰伏几年,反正年轻呗。

“如果关教授和方医生说的情况属实,那不妨一试。”其他几个人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廖总,你的意思呢?”柯总叹了口气,询问廖卓明。

廖卓明沉吟了一下,道:“要不我进去询问一下陈董,看看他的意思?”

“也好。”柯总点了点头。

廖卓明走到门口敲了敲门,护士打开里面的门,廖卓明迈步进去,不多会儿又出来了,脸色不太好:“陈董这会儿又没有意识了。”

陈庆峰现在只是偶尔清醒,大多数时候似睡似醒,神志不清,而且越往后清醒的概率越低,情况越发严重。

柯总一咬牙:“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就麻烦方医生了。”

一开始还以为是发(情)了,可一想,时间不对啊,再说了,发(情)也不是这样的。

后面四头牛都恹恹的,这一看怎么了得,可别得了什么传染病,立马就把牛分开看管了,还请了兽医。

不过兽医过来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开了药,灌下去,牛还是照样没什么精神,吃的也不行。

其他三头牛还好,吃护士的排泄物多少有了点精神,但另外一头大牛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药灌下去了,草料也给的多,可这两天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

下新村的人一商量,不如就杀了,总比牛到最后病死了,肉也吃不成的好。

牛也是有苦说不出,你大半夜被一头大白虎虎视眈眈的连续几天吓唬了一夜试试,你还能有精神,睡不好了还有精神吃东西?

小黑昨天还是天快亮的时候离开的,见有人在磨刀,又听说要杀牛,回去后就立马和白曦说了。

杀牛可是热闹的场面,大家都围去看热闹了。

顺着热闹的声音找去准不会错。

陈大柳一行找到那里,就见周大虎正好讲完话,准备给村里人分割肉。

“哦。”

韩琪琪原本很兴奋,听见杨云帆的话只能郁闷的点点头,眼巴巴的看着骰盅,不知道杨云帆怎么会放弃这一局。

其他赌客见杨云帆放弃,不由得有些失望,不过却还是分别压了大小,只不过赌注都不是太多。

“三三四,十点小!”

段天明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杨云帆,嘴角轻轻笑了笑,打开了骰盅,骰子的点数是小,只不过只要再多一点就是大。

“这个家伙倒是沉得住气,看来还真的不简单啊。”

段天明再次抓起骰盅轻轻的摇晃,眼神装作随意的在赌桌周围的赌客身上扫视。吃妻子的排泄物

和上一次一样,他根本没有控制点数,只是大约控制在大小之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大是小,他不相信杨云帆能够听出来。

“各位老板,请下注。”段天明再次把骰盅利索的放在赌桌上,骰盅里依旧传出骰子轻微的碰撞声。

杨云帆嘴角古怪的一笑,上一次是意外,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个新的荷官会是个真正的赌技高手,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放松,此时别有深意的看了面前的荷官一眼,对韩琪琪道:“压大。”

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需要他这个贾家的当代家主好好思考思考。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若是被司马逸抓住机会痛下杀手,贾家真要完蛋啊!

不提贾家家主在这边头疼,林逸回到武盟,还来不及清点这次的收获,洛星流忽然又转了回来。

“洛大堂主,你不是回星源大陆武盟了么?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属下?”

林逸客气的将洛星流引入客厅请到上座,略感好奇的问道:“是关于天阵宗的事情么?还是和贾家有关?”

金泊田把林逸派来桑梓大洲,目的就是对付贾家和天阵宗,这事儿肯定也是和洛星流合计过。

要不然林逸只会是桑梓大洲巡察使,而不是兼任了大堂主一职。女朋友蹲在我脸上拉大便

所以洛星流去而复返,林逸猜测和贾家或者天阵宗有关,不过这次还真猜错了!

“没有,无论是天阵宗还是贾家,你处理的都非常好,继续按照你自己的节奏和步子去走,我相信你会完成的非常出色!”

洛星流笑吟吟的摆摆手,否认了林逸的猜测,然后才继续说道:“这次我过来,是忘了有件事没说,你如今身兼桑梓大洲武盟大堂主和巡察使的职位,桑梓大洲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你来处理。”

段天明的话刚刚说完,赌桌周围的赌客就把目光放在杨云帆身上,前面杨云帆那几局的战况已经让他们对杨云帆充满了信心,这一次所有人想的是只要杨云帆压什么他们就压什么,绝对不犹豫。

“杨云帆,这次咱们压什么?是大还是小?”

韩琪琪见又可以下注了,马上转头兴奋的问道,娇媚的声音再次听的段天明的心里一荡。

不过,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很快就收回目光,他很清楚现在是工作时间,他决不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一局不压了,放弃。”杨云帆微微皱眉。

他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这个新的荷官,先前他也以为只是一个普通荷官,不过现在却完全推翻了自己的推测,肯定是赌城发现了这里情况不对。想吃漂亮女生的大便

这个新来的荷官绝对是高手,因为他刚刚只是随意的侧耳听了听,最后竟然没有听出骰盅里骰子的大小,更让他吃惊的是如果他猜测不错现在骰子的点数应该是在大小之间。

既然没有把握,他根本不会下注,反正又不是只有这一次。

因为,他发现,杨云帆不是一个伪高手,而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这一刻,段天明看向杨云帆,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这位先生一看就是赌场高手,要不这样,下面咱们玩点刺激的,如何?”段天明抓起骰盅摇晃着,却没有马上放下,而是对着杨云帆建议道。

他现在已经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男人不简单,如果继续只玩大小点就算自己也没办法找回来,除非出老千,不过这银都赌城和自己所在澳门的赌城不同,尤其是眼前这张赌桌和手里的骰盅骰子,没有任何的出老千的可能。

一旦出老千,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够骗得过杨云帆的眼睛。

而且,出老千要是被当场揭穿,以后赌场就不用玩了。毕竟,来这里玩的,都是达官贵人,洪天只不过是黑社会份子,一下子得罪了那么多人,就只能等死了。

“哦?你想怎么玩?”杨云帆无所谓的笑了笑。

“咱们赌点数,这位先生您是高手,玩这种大小点太没意思了,没有任何挑战性,咱们换赌点数怎么样?”段天明说道。

这是赌场常用的伎俩,既然我已经知道你是高手了,吃妈妈的排泄物自然不会让你继续胡闹下去,要不就玩刺激的,要不你就可以走人了,是个人都会明白,如果你还是坚持玩大小点,那不好意思,你这就是故意找茬了,对不起,我们赌城不奉陪了。

他关宝成像方寒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

考研还是正在医科大上学?

柯总却没有理会关宝成的心思,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急忙问:“方医生,您的意思是您能治好董事长?”

这会儿柯总的称呼都用上了敬语,“你”已经成了“您”。

陈庆峰对柯总太重要了,他是五兄弟里面的老末,头脑不如陈庆峰,勇武不如老三,心机不如老二,大局观不如老大,这么多年他能在万豪集团身居高位,正是因为陈庆峰的栽培,倘若没有陈庆峰,他在万豪集团什么都不是。

柯总没其他几位那么出色,但是却不傻,这么多年他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忠诚,当年老大在的时候柯总对老大和陈庆峰的吩咐那是言听计从,老大不在之后柯总对陈庆峰是言听计从,他知道他之所以被陈庆峰看重,正是因为听话哪怕老大在的时候他都是更偏向陈庆峰一些。

听话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被陈庆峰器重,坏处那也显而易见,除了陈庆峰,他和所有人都不和,换而言之柯总就是孤臣,这样的人最让帝**任,同时也最危险,一旦靠山不在,后果很难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