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得了信,府城那边有人造反,知府也跑了,整个府城已经叫余有才给控制了。”

“妈的。”

董大骂了一声:“余有才是什么好东西,狗娘养的玩意,这下府城的百姓要糟殃了。”

萧瑾和萧令脸上同时变色:“三哥,三嫂和我们家里的还在府城呢。”

萧英几个也赶紧道:“爹,您派些人跟我们去救娘和妹妹们。”

萧重也道:“三伯,我得去救我娘和我妹妹。”

萧元起身:“我们得去府城,我身有官职,不能看着府城乱了不管,另外,我们还得去救人。”

他看了看萧瑾和萧令:“你们点齐兵马,我们即刻动身。”

他又对董大道:“麻烦董大哥帮忙押运粮草。”

董大点头:“放心吧。”

萧元训练的这些兵勇和余有才弄的杂牌军可不一样。

他的这些手下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训练,跟着他杀过海盗,打过山匪的,那都是见过血的,再加上跟着萧元之后,这些人吃的好,穿的也不错,每天都要进行训练,自然杀伤力惊人。

而且这些人还都配备着精良的武器,和朝庭的正规军打,他们都能打赢,更何况是余有才匆忙召集而来的杂牌军了。

萧元让萧瑾和萧英带人先行,做急先锋。

他带着人在中间,萧松和萧令几个带人在后压阵。

余有才这边才刚控制了府城,叫人抓了好些漂亮的小姑娘要享用,他才要过土皇帝的瘾,然后,府城就被包围了。

余有才让人一打听,竟是来县那边的人,据说是来县的一个九品武官带着人围了府城。

余有才心里大骂,他赶紧登上城楼去瞧。

这时候天光正好,余有才往下一看,就看到骑在一匹黑马上的长的十分俊朗的约摸有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男子。

“下边的,王爷的末世暴力宠妃因何围城?”

余有才喊了一声。

萧元抬头看看城楼:“姓余的,我妻儿都在府城,你赶紧把我妻儿交出来,不然待我攻破了城池,定杀你个片甲不留。”

余有才有些懵了:“什么?你妻儿?你胡说八道呢吧,我可没抓你妻儿。”

“啊?什么?林逸可以给我治疗?真的假的?”太上长老一愣,有些激动的道:“瑶瑶,林少侠肯出手么?”

“我都说了,我和林逸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我去求他,他肯定会出手的。”楚梦瑶笑了笑,其实,这些事情都不用楚梦瑶开口,林逸就已经答应了,林逸,是很了解大小姐的,不是么?

“那真是太好了,也就是说,我还是有机会冲击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的?”太上长老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错。”楚梦瑶点了点头,道:“太上长老,这件事情,其实也告诉您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当初,您瞧不起我,病王爷的末世暴力妃但是呢?您瞧不起林逸,然后呢?”

“我,我这里,他难受,难受呀,揪得紧呐,小金锋……”

又是循循善诱又是高官厚禄又是慷慨激烈,最后又来个悲情痛惜,八十多岁的钟景晟为了招揽金锋愣是下了血本。

“百花奖金鸡奖欠你一个最佳男主角。”

金锋冷冷抛出这句话,拎着药罐就走。

凌晨三点多才忙完手里的事,金锋终于可以做另外一件正事了。

战术平板解锁,围脖点开,输入密码账号,金锋写下了第八条围脖。

“为了你,我卖了心爱的赤兔马,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六十四亿刀郎!”

“买你那滴最真诚的眼泪。”

围脖刚刚发出,黑漆的天空之上一道蜘蛛网的紫色闪电陡然爆开,将大地照得一片炫白。

那闪电在空中足足停滞了数秒,组成了一个千古罕见奇异图案,竟然像极了那最贵女人的容貌。

这一晚上,金锋睡得很香。

因为自己要等的人两个人已经来了一个,战王的末世妃还有一个人来不来已经不再重要。

有郑威这个意外送上门来的大肥肉,金锋心里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跟他们决一死战。

暴雨肆虐了整整一个晚上,紧挨着黄浦江的魔都开启了今年第一次的看海模式。各种漏雨已成了常态,早已见惯不惊。

莫从点头,“也许。”

之前调查的这个酒吧开业一年前的9月30,果然输入了这一纪念意义日期,电脑密码破解。

莫从成功地找到了一个重大的文件。他们本以为对方用这联系着呢,可是至今为止,这些账号根本都没有登录过那么邮箱?

他迅速的点开邮箱,这里面除了一些基本的账单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看了看那些重大的文件,全部都是韩语。

邱雨对莫从说道:“这个还得需要我。”

她快速的翻译者,就是这些文件全部都是有关于那个血池的,他们把碎尸基本全部都卖到了一个老外的手中。

那个老外制作一个非常令人恐慌的实验,听说如果成功的话,会让所有人瞬间控制不了自己的脑神经。

大家现在都真的想迅速的联系上那个人,可是对方一直都是神秘的出现。

和江南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规定,异能王妃太彪悍这倒是让莫从感觉到非常的为难。

莫从一直都在不停的盯着电脑,邱雨听到有人拧动钥匙的声音,快速示意莫从,“现在赶快的将电脑拿在一旁!”

火车缓缓的启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每一次坐上火车,都是一次陌生的旅途,还有远方的未知,可对于陈楚来说,这一次,却是不同的开始。

慢悠悠的火车,在驶出安阳地界的时候,在欧美游戏市场,一款游戏也开始如火苗一样,开始燃烧起来。

安德里是一名资深的游戏玩家,他从初中开始就接触游戏,从最初的红白机游戏,到现在还主机游戏,再到其他育碧、动视,还有新晋游戏公司暴雪的游戏,他都有猎及。

而就在昨天,安德里在IGN论坛里,见到有几个人,一直在极力吹捧一款游戏,而且信誓旦旦的说,这就是今年的神作!

对此,安德里是嗤之以鼻的,这种宣传手法,他见得多了,就跟好莱坞电影上映之前,都要照例吹一波一样,当看到的宣传片,也许就是整部电影的高潮了,这种坑爹事,可是没少干出来!

打开IGN论坛的游戏版本,在其中一个沙盒游戏的讨论组,这时候已经被屠版,在游戏领域中,沙盒游戏不过是一个小众,哪怕是IGN这种全球***论坛,嫡女来自末世注册用户超过四百多万,沙盒游戏组的成员也不过两千多人。

而这个时候,整个沙盒游戏组,都完全被“我的世界”霸屏,安德里看着里面简直跟嗨了药一样的用户,各种吹捧,“全世界最好的游戏”“错过遗憾一生的游戏”“后半辈子的希望”!

看到这些用户的发言,安德里一阵无奈,尤其是其中一个用户,更是直接用清尘脱俗的话,表达了对这款游戏的喜爱,“终于找到和女朋友分开的理由,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玩这款游戏!”

看着这名叫用户的发言,安德里一阵失神,他认识这个用户,也是一个资深玩家,可安德里从来没见过他这种情况。

看着已经被置顶在沙盒组的“我的世界”,安德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想要尝试一下,看看到底是徒有虚名,还真是有神作出现。

下载游戏很快,这让安德里有些惊讶,他本以为是新公司,没想到优化做的还不错。

随后是付款,然后验证,进入游戏,看到简陋的画面时,安德里不由一阵失望,跟现在的主流游戏相比,这个画面,实在是太简陋了。

沙盒游戏发展到现在,虽然还没有成为主流,不过一些延伸游戏,比如“模拟人生”这种游戏的出现,还是在全世界掀起一阵浪潮。

安宁笑了笑:“外头围城的知道吗,我们是一伙的。”

余有才赶紧陪着笑脸过去:“这不,正找你们呢你们就来了,赶紧的,我送你们出城,你们出去了,赶紧叫你们夫君撤退,你说说,我也没把你们怎么着啊,这冤家宜解不宜结,我送你们出去,咱们大家都好,你要是觉得不痛快,我再给你们点银子可好?”

安宁把茶杯重重的放到桌上:“不好。”

她忽尔就动了,然后,余有才就感觉到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安宁脸上带着笑:“坐下。”

余有才一屁股坐下:“姑奶奶,我们没仇没怨的,你犯不着啊,我……我就是个狗东西,你杀了我还脏了你的刀呢。”

安宁也不理会余有才。

她看了看萧芙和萧荟:“你们俩带上我给你们的药粉去城门那里,开了城门迎你爹进来。”

萧荟和萧芙笑着答应了。

这俩姑娘一人提了一把刀。

那刀上还淌着血呢,一看就是杀了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