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钟发白听了儿子的建议,点了点头:“这个倒是个办法,不过要是她们家不做钉子户,那么也没办法引起矛盾啊?”

“这个可以制造矛盾嘛!比如强拆,嘎嘎,直接用推土机推掉她们家,最好让兵少亲自操作!”钟品亮建议道。

“好,我尽量操作!”钟发白也是恼恨林逸,如果能借兵少弄他一下,他也是很乐意的。正说着话,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钟品亮的班主任。于是连忙接听了起来:“喂,你好,刘老师……哦?你组织学生来看品亮了?真是太感谢了……已经到医院门口了?好好,你们过来吧,在第四住院处418号病房!”

挂断了电话,钟发白对钟品亮说道:“你老师和同学来看你了,我出去抽个烟!”

钟品亮点了点头,心中一暖,看来自己的老师和同学都没有忘了自己啊!自己上次请客旅游也是有了回报的!不然的话,自己住院要是一个同学都不来,那有多凄惨?

不过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同学上来,想来从大门口找到第四住院处还是要一段时间的,于是钟品亮随手拿起了床边的ipad2苹果电脑,登陆了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网站,看起了一本叫做《很纯很暧昧前传》的小说。

叶君泽他们几个人再次回到擂台上没多久后,许久没有响起的管理员的声音再度响起,“颁奖仪式现在开始,掌声有请柳昊主任为获胜的三位冠军选手颁奖。”

管理员的声音刚一落下,观众席那边的老师便纷纷从座位上起身,鼓起了自己的双手,响亮的掌声瞬间便从老师们所在的地方传了出来。

而其他的学生们眼见自己的老师们都这样了,当然便也学着老师的样子,起身鼓掌。

当一波波如同浪潮一般的掌声在整个中心广场内响彻以后,外篇渔家女的放浪在擂台上,早早地就离开了观众席的柳昊,这个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迎着众人的目光以及掌声,脸上露出笑容。

过了一会儿,柳昊便伸出双手朝着众人虚压了压。

眼见如此,学生们的掌声便逐渐的平息了下来。

柳昊迎着众人的视线,脚步平稳地走到叶君泽他们几人面前。柳昊朝叶君泽他们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辛苦你们了。”

叶君泽他们闻言,连忙摇头,回应道:“不辛苦。”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闲话少说,接下来就开始我们的重头戏,由我来为这三位同学颁发他们在这次学院大比当中赢得的属于他们的冠军奖励。”

柳昊话音刚落,便转身面向叶君泽他们几人。与此同时,在擂台的另一处,有着三位穿着华丽宫装的女子,姿容清秀,手里拖着托盘,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脚步轻缓地朝着叶君泽他们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而她们的脚步看似缓慢,但是实际上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到达了叶君泽他们这边。

三位秀丽的女子到了以后,停下脚步,手中拖着托盘朝着柳昊点了点头,同时说道:“主任,都准备好了。渔夫顾平的幸福生活”

“嗯好,辛苦你们了。”柳昊点头,笑容温和的说道。

柳昊走到叶君泽面前,从身边的一位宫装女子手中接过托盘内的东西,看着叶君泽说道:“恭喜你,这是属于你的奖励。”

叶君泽闻言,微微摇头,“不辛苦,多谢柳主任。”

柳昊笑了笑,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将手中一枚徽章一样的东西帮着佩戴在了叶君泽的胸口上。

这就是缘分,也就是命!

四月的野人山进入到热季,温度稍稍有所升高。但比起国内大部分地区来,这里的热季只能叫做凉季。

去年野人山最热的天,室外温度不过三十八度。由于处在原始森林中,野人山完全就是一个最天然的度假胜地。

随着联邦储备系统股东争夺大战进入尾声,金锋开始准备股东大会之行。

叶布依和周皓的释放让金锋也了结了一桩最大的心愿。

两个月多时间,金锋和子墨的造人计划还是没有打成既定目标。金家军们很是困惑,但两个人倒是非常淡定,

这件事惊动了梵宗楷和赵老先生,两个在老龙山修仙的老头特意的把小两口召唤了过去,甩了几十包的药剂给了小两口,要他们按时按量服用。

两个修仙老头指着那几十包药剂大咧咧的叫道,只要吃光它们,渔家女的放浪01别说双胞胎,就连五胞胎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些药剂都是两个老头叫人在两岸三地各个著名老中医那里高价买的方子,用的自然也是最好的药材。

柳昊笑了笑,轻轻点头,没有再说些什么。

然后柳昊便转过身,站在叶君泽等人的前面,再次面向观众席上的学生。

柳昊脸上露出笑容,轻轻点头,然后便说道:“经过为期将近一周的比试,我们在今天的总决赛上终于迎来了最后的三位冠军。”

柳昊顿了顿,便继续说道:“他们就是来自一年级的叶君泽同学和二年级的林欣同学,以及三年级的薛珏同学。大家再次掌声鼓励一下我们的三位冠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直到现在站在这里,他们都辛苦了。”

听到柳昊的声音,所有的学生们也都再次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鼓起了掌。就像柳昊说的那样,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比试,台上三个人的表现,所有人都能够看在眼里,尤其是在今天的总决赛的舞台上,他们更是展现出了相当强大的实力,每个人都在为了最后的胜利不断地付出自己的努力,而他们的这些努力也终究没有白费,此刻正在众人的注视下,展现属于他们的耀眼时刻。渔家女与父亲

等到众人的掌声逐渐平息下来以后,柳昊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便再次说道:“很好,看的出来大家都很热情,也能够看出来你们也非常认可这三位同学在这一次的学院大比当中的表现。”

可是这话不能说呀,说了不是等于认了自己绑架楚梦瑶和陈雨舒了么?这事儿不能认!认了就是另一回事儿了,钟品亮也不傻,只能任由陈雨舒在那里胡说八道。

这时候,刘老师进来了,陈雨舒也不胡说了,笑嘻嘻的站在了一旁,拉着楚梦瑶的手,眼神里却充满了好奇。

“小舒,我们走吧,看到他,我就心里不舒服。”楚梦瑶皱了皱眉,不想和钟品亮离得太近。

“恩,那就走吧。”陈雨舒点了点头:“我就是想看看缺个肾的人是什么样子的,看起来好像挺正常的。”

“本来也没什么吧?”楚梦瑶摇了摇头,两个人拉着手出去了,而林逸则是压根就没有往前凑合,他只是跟着楚梦瑶和陈雨舒来的。

“这个恐怕我没办法做主,小姐,这是楚先生交代的,您看……”福伯有些为难的说道。毕竟他是一个司机,虽然是楚鹏展最信任的人,但是夹在他和小姐中间,实在不好办啊!渔夫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

“算了,我亲自和爹地说好了!”楚梦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最新款诺基亚E7拨了出去,是前一阵子搞促销存话费赠送的,她和陈雨舒一人买了一只。

林逸则是有些眼馋的看着楚梦瑶手中的手机,自己是不是也应该买一台手机了呢?不然打电话实在太不方便了。

“爹地,我是遥遥呀!”楚梦瑶近乎撒娇似的腻声说道,弄得林逸心中一阵酥麻,原来女孩子撒娇时的声音可以这么好听啊?

“是瑶瑶呀,什么事么?”楚鹏展正在给公司开会,不过见到女儿的电话,还是接了起来。

“是这样的,老爸,你给我找的这个什么挡箭牌呀?是不是随便从农贸市场雇佣来的?”楚梦瑶有些生气,从小到大,父亲还没有如此敷衍过自己呢。

“你说小逸呀,呵呵,他是爹地特意不远万里,从西星山请来的,不但学识好,而且功夫也好,更难得的是人品更好!”楚鹏展笑呵呵的说道。

在陈雨舒的怂恿之下,楚梦瑶勉强的接受了眼前这位民工,不过,当她看到民工拎着行李和她一起走进别墅时,顿时又炸庙了:“你……你跟着我做什么?”

林逸一愣,莫名其妙的转头看向了福伯:“难道我不住在这里么?”

“你这个人倒是挺自作多情的,我的小别墅里还没进过男人呢!”楚梦瑶一掐腰,凶巴巴的对林逸吼道。

福伯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没进过男人?那我算什么……福伯心道,自己变成太监倒是无所谓,不过楚先生要是听到小姐这句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看到福伯擦汗,楚梦瑶立刻也明白了自己的话似乎有些歧义了,于是忙改口道:“我是说没有进过,我家人之外的男人!”

“小姐,楚先生说了,您可以将林先生当做自己的哥哥一样融洽相处的……所以,林先生从今天开始,就住在别墅里面了。”福伯小心的说道。这个小姑奶奶的脾气福伯可是一清二楚。

“什么!”楚梦瑶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林逸:“他?我哥哥?开什么玩笑啊!福伯,你把他带走,让他随便住哪里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