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大学毕业?”

陈乐不觉得大学毕业的人,会请个大神来跳请神舞。

“记得当时好像是村长要他继承村子吧,怎么也不许他出国,他就带着他妻子回村子里了,但是,他妻子好像不太适应村子里的气候,一年前病逝了。“

“丁大哥也没再娶,虽然有好些媒人说亲,因为丁大哥有力气,人聪明,还是大学毕业嘛,当然说亲的人很多,但丁大哥也没答应,他应该跟我跟曼珍关系是最好的了。”

陈乐点点头,“看的出来。”

对方人帅气,身材魁梧,有礼貌,有钱,有权利,这是典型的官,二代啊,受欢迎也是当然的。

“还有这卷宗应该是不会随便给人看的,却答应给你看,关系确实是不错了。”

有关系就会好办事。

“最早的是在……七个月前,过年的时候发现人不见的。”

“然后是,五个月前,有人失踪,再是4个月前,有人亲眼看到水鬼抓人,接着过十多天发现了干尸,再到三个月前也有人失踪,然后两个月,一个月,一直到十天前……”

廖大为猛地说道。

“家主这办法不错,天阳门乃是武道宗门,门内强者如云。”

“对付那小子肯定没有问题,不过这天阳门会帮我们么?”

这管家有些担心道。叶兮秦少君全文目录6

“放心吧,这些年我廖家为天阳门提供了那么多的资金和资源。”

“他们还需要我们继续为他们服务,一定会出手的!”

廖大为自信的说着。

“属下这就前往天阳门!”

这管家说着就离开了这里。

而在东阳山,楚风刚刚踏入这里没一会。

突然两道身影飚射而出,出现在楚风面前。

这两人都是内劲高阶的武者,目光锐利的盯着楚风:

“小子,你什么人?竟然敢擅闯东阳山!”

“这东阳山是你们家的么?我来这不可以么?”

楚风撇了撇嘴。

“小子,不想死的话,立刻离开!”

这两个内劲高阶的武者看着楚风喝道。

陶喻世一下呆住,眼前一亮,前方的女子好清纯啊!

苗思颖的长相属于非常清纯的那类,平时高格调的生活,养成一种雍容的气质,加上画一个淡妆,身穿一身合体的服装,很是苗条,整个人看起来优雅动人,极为地养目。

苗思颖稍稍避开一些,恋你成瘾叶兮全文免费阅读从旁边过去,陶喻世的目光追着她,向后望去。

蓝丹丹在旁黯然,她只是陶喻世众多情人中的一个,虽然因为很漂亮,为其经常带在身边撑场面,却是想要修成正果很难,更是没法阻止其拥有别的女人。

舒子慧嫉妒地看着苗思颖的背影,自叹没有这个好命,虽然努力在陪笑,却是心中还保留一丝矜持的她,当着郑总面也放不开,因此没能获得陶喻世更多关注的目光。而这女子应该是个有钱人,还长得那么超凡脱俗,男人为之倾倒,陶家公子哥也不可避免,自然不会让莫名自我感觉良好的她心里舒服!

“查查看,她是谁。”陶喻世下令。

郑总很明白地点头,向刘副总使个眼色,其先告退而去,张朝桂在旁皱眉,却是什么话也不敢说,沉默着。

其他小中医们齐刷刷地拿出笔记认真地记了起来。

郭局倒是看得顿时一怔,这群人动作好统一啊,练过的吗?

许阳拿了大艾柱灸在患者肚脐之上,他道:“以大艾柱灸神阙,此穴不宜刺,只宜灸。可治四肢厥冷,中风虚脱,绕脐腹痛,水肿小便不利等。”

“此穴配上足三里,可调理肠胃,治肠鸣腹痛。《针灸大全》曾云‘肚腹三里留’,肚腹疾病都可以用到足三里。治疗此病人,我们用补法。”

许阳给患者小腿消毒,然后拿出毫针进针之后,开始行起了补法。

众人都在后面看着。叶兮高校长全文免费阅读

郭局也皱眉看着。

随着许阳不断行针,躺在床上的患者痛苦之色逐渐减轻,眉心也稍稍舒展开来。

过了半晌之后,许阳问:“怎么样?还疼吗?”

患者靠在床上,常常吐出来一口气,说:“还有一点,但是舒服多了。”

曹德华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还好,还好没翻车!

其他小中医则全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许医生还能翻车?

郭局长微微颔首,没有说什么,他站在门口再度看向许阳,沉着的脸色反而稍稍缓解了一些。

过了半晌,许阳诊完了脉象,他拿出随身带着的针灸盒。

曹德华赶紧问道:“许医生,你干嘛?”

许阳头都没回,就道:“患者疼痛难忍,我先用针灸解其疼痛再说。”

曹德华怔了一怔,他在想许阳是打算露一手吗?要是真露出真本事了,那接下来反而好办了,可他不会翻车吧?曹德华又有些担心起来。

郭局听得也是眉头大皱,张了嘴想要说话,可最后还是闭上了。他就站在门口,皱眉沉脸看着许阳的背影。

曹德华小心地看了看郭局的脸色。

许阳则是拿出了三棱针在患者的双尺泽穴点刺放出了些许黑血。敏感的老师叶兮第八章

他道:“点刺双尺泽,放黑血。《医宗金鉴》曰‘尺泽主刺肺诸疾,绞肠痧痛锁喉风,伤寒热病不解,兼刺小儿急慢风。’”

“尺泽穴为本经之合穴,合治内服。本穴可和胃降逆,调肠止泻。若时病拘急,腹痛吐泻,可以放血以泻之,犹如开闸泻水。此法,可以治疗急性腹痛吐泻。”

“是!多谢大人!”郑天擎大喜过望,踮起的脚尖终于能够安稳落地,额头冒出来的冷汗,也可小心的擦拭一下。

“郑……天擎,和那位大人好好说话,千万别冲撞冒犯了大人啊!”狼奇眼中闪过一丝羡慕,赶紧叮嘱了一声,同时也是隐晦的提点郑天擎,别忘了答应他的事情。

郑天擎心中了然,回头对狼奇微微点头笑道:“狼奇大人但请放心,我心中有数的。”

若是能够和黑斗笠男子顺利搭上关系,这个小小的灵兽守卫,郑天擎可就再也不会放在眼里,不过现在情况未明,他还是要虚与委蛇一番的。

“那就好,祝你一切顺利!”狼奇露出满意的笑容,很是温和的对郑天擎挥了挥手,全然没有之前那种居高临下的轻视感。

郑天擎不再废话,很快走到竹楼前,恭敬的躬身行礼道:“大人,小人这就进来了!”

里面淡淡的嗯了一声,郑天擎如闻仙音,赶紧堆起满脸笑容,推开竹门,弯腰小步走了进去。

“小人郑天擎,拜见大人!”郑天擎没敢抬头,用眼角余光瞄到前方的两只脚尖,敏感老师 秦少君第六章就赶紧将腰弯的更深一些,顺势单膝跪地,恭恭敬敬的问候。

裴云沧听了这话,心里没有不舒服,反而觉得很温暖。

因为他知道了,在苏冉心里,裴家院子的事儿不是麻烦事儿,值得她费脑子解决!

裴云沧把手电筒交给苏冉,让她打着手电筒走前面,自己慢她几步跟在后面。

两人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五步,再远不方便出现突发事件时第一时间冲上去,再近又显得亲密了,被碎嘴子的人瞧见了会传闲话。

雨很大,四周又黑,苏冉走一段儿就要回头看一眼,只要看到裴云沧在,她就觉得莫名的心安。

走着走着,苏冉忽然听到路沟里有人在叫自己。

是个女人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的叫的很急,搭配着雨夜,让苏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关了手电筒,回头去看裴云沧。

“别怕。”裴云沧又朝苏冉走一步,低声道,“也许是你家里人。”

苏冉可不觉得鲁冬香会出来找她,听着也不像赵晓霞的声音,苏冉猜不到是谁,索性不猜了,直接打开手电筒,照向声音的来源。

“起来吧,你求见我,想要说些什么?”黑斗笠男子语气平淡无波,令郑天擎心中暗自忐忑。

也不知道这位大佬有没有听说过他郑天擎?或者仅仅是看在了康照明的面子上?

“谢大人!”口中恭敬道谢,心中快思量着,郑天擎麻利的站起身,略微抬头,赫然现房间里并非只有一个人。

除了之前见过的黑斗笠男子之外,另外一边还坐着一个红斗笠男子,只不过他身上没有丝毫气息波动,不是亲眼看到,郑天擎还以为那里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

“郑天擎见过这位大人!”能够和黑斗笠平起平坐,装束打扮又如此相似的,想来也是组织中的高层,郑天擎不敢怠慢,赶紧躬身问候。

红斗笠男子淡淡嗯了一声,身体没有丝毫动作。

“炮师弟,这个郑天擎你应该也听说过吧?极北之岛的行动中,他是唯一一个比较出彩的人员,上边曾经提起过,可以好好培养培养的。”黑斗笠男子不知出于什么心思,竟是特意对红斗笠的炮师弟提了这么一句。

落在郑天擎耳朵里,这简单的一句话不亚于万千夸赞,顿时就令他心花怒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