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一听这话很是生气,虽然以前对婆婆不是太好,自己对婆婆感情不是太深,但是还是觉得婆婆很是辛苦,不悦气呼呼说:“爸,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妈在家里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家里里里外外的事情哪样不是妈妈在做,什么叫后悔娶了妈呀?如果没有妈的话,这根本就不是家?我妈为了这个家可是出力最多的了…”

刘鸿远爸爸一听都是说自己的不是心里很是不高兴气恼地说:“就你妈脾气性格,什么事都做不好,惯孩子是第一了,你看刘宇被他惯成什么样子了,一个两个都是这个样子,儿子儿子这个样子,孙子孙子这个样子,你看看现在你们眼里还有我?“

刘鸿远也真是无奈,爸爸就是希望所有人都的按照他的方式生活,满脸的不悦淡淡地说:“爸,这事就过去了啥也别说了,咱们开心的吃饭…“

刘鸿远为了活跃气氛笑呵呵的说:“孩子们,给爷爷奶奶磕头,要压岁钱啦…”

刘鸿远爸爸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滴,气哼哼说:“什么压岁钱?没有!看孩子怎么对我的!没有他的压岁钱!“

倾城一听这话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气恼的说:“爸,怎么给孩子说这样的话?…”

倾城的话还没说完,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刘宇突然间就站了起来跑了出去,倾城以为刘宇五像以前那般在院子里转悠,一会就回来了…乐视倾城听到了跑步声越来越晚越远…

倾城故意在院子里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反应,可是一会了都没任何反应,刘宇这会真不知会不会做傻事,倾城是越想越觉得孩子万一一时想不开怎么办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啰嗦说:“刘宇,这到底去跑哪里了?”

刘鸿远妈妈走了过来,把闺女抱了过去焦急的说:“倾城,你赶紧出去看看吧!我去!刘宇!他不理我的!”

倾城听到二话不说把孩子递给了刘鸿远妈妈,走向院子里里外外找了一遍,没有任何踪迹…

倾城又走向门外,心想孩子到底跑哪里去了,倾城把家里前前后后跑了一遍,依旧没有孩子身影!倾城把家周围到处都找了一遍,就是没看到孩刘宇,只能回去!

倾城十分担心的说:“经到底上哪里去了?“

这样的人才,若能完美的收服,谁会拒绝?

“果然瞒不过!”

听到杨云帆的要求,错嫁妖孽九皇叔天荒古佛和司空琪对视一眼,心中苦涩无比。

他们刚才的誓言之中,没有许下时间。

这就给他们留下了许多操作空间,可以是一万年,十万年之后,再给杨云帆带来天照佛卷。

等到那时候,他们肯定踏入永恒境了,完全不需要惧怕杨云帆了!可惜,杨云帆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小伎俩。

“好吧,加上三年这个日期。

若是办不到,我们自动成为蜀山剑主麾下奴仆。”

两人无奈,只能重新再起誓。

杨云帆思索了一下,发现没有了漏洞,脸上的冷意退去,换上了一副笑容,道:“两位,三年之后,我们再见。

希望到时候,你们不要让本座失望。”

这一笔买卖,杨云帆赚大了!再不济,也能收下这两个,有着永恒境潜力的奴仆。

……“刷刷刷!”

倾城拿出手机看了看,希望刘宇能拿手机,于是给孩子打了电话,手机响了,倾城很高兴心里默念:快接电话!

可是刘宇把电话挂了,然后再打过去的时候就是关机,这一刻倾城心里突然有种不好感觉,甚至有些害怕了。

倾城赶紧回家看着此时此刻刘鸿远正在抱着女儿淡淡地说:“怎么办呀?我给刘宇打电话,摄政王捡到三岁小萌妃他不接直接挂了,然后接着在打过去就是关机,你说刘宇能去哪里呀?还有你爸说话真的太过分了,也太气人!”

刘鸿远爸爸听了这话满脸的不悦气呼呼说:“有什么气人的?这孩子我看就是欠管教,他不就是这个样子吗?小东西他能跑哪去呀?“

倾城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孩子跑了居然还在这里闹腾满脸的不悦,气恼地说:“爸,不是告诉你了吗?他现在十三岁了,有他的自主能力辨别是非,这个孩子本来就是一根筋,如果他一根筋的认为自己就该滚,是多余!这个家没有他,万一一时想不开出什么意外怎么办呀?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事情新闻报道上经常有,爸你也看到了,和家人吵架自杀的孩子还少吗?他万一真出事了,后悔都来不及!”

“现在我郑重的和你说一句:夏晚星,我原静野喜欢你!”

夏晚星听到原静野的表白,一颗老阿姨的心开始呯呯直跳,她不好意思看原静野,只能转过头看着窗外,低声说了一句:“我也喜欢你!”

“呵呵~”原静野听到她的回应笑了起来。摸她头的那只手握住了她放在车挡旁边的手。

夏晚星感受到了,也回握了他,两人握着的手变成了五指相交。

车窗映出了夏晚星笑意盈盈的脸,也让她看到了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的原静野。

这会儿车里都是两人散发出来的粉红泡泡,宁先生的宠妻日常甜蜜蜜的齁甜得很!

车子离开后并不朝山下走,夏晚星看着倒退的风景问:“我们去哪里?”

“去另外一个地方。”原静野握着她的手说。

反正自从刚刚两人互相握住对方的手后,就没放开过,新出炉的小情侣这会儿正甜蜜蜜的呢。

本来想在等雪化了出去,可是这一个星期又下了三场雪,不但如此,还一场比一场大,这让方圆很无奈。

今天方圆从菜窖里出来了,没办法,菜窖里现在除了白面、玉米面和土豆,别的什么吃的都没有了。

虽然说土豆这玩意能做菜,可是谁也不可能每天都吃这一种吧,所以方圆想出去买点菜,哪怕是大白菜也行。

他手里有菜票,之前之所以一直不要,是因为怕被人发现,但是现在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从菜窖里出来,方圆直接去了毛纺厂西门的街道上,是的,他没有去清河街道。

说白了他还是有点担心,不过不是担心被人发现,而是担心别的。

清河那边住的基本上都是农民,而农民这个时候吃的是大锅饭,谁会去买菜。

这边就不一样了,这边都是吃商品粮,吃的用的都需要自己去买。

这样的话,方圆过来买东西根本就不起眼,如果去清河街道买,可想而知会怎么样。

方圆没有赶到早上去,墨少心尖宠狐妻萌萌哒也没有赶到中午,而是半上午去的,这个时候街道上人比较少。

正如人性所理解的那样。

当化神期开始逃跑,那么元婴期自然是跟着一起逃。

当逃跑的人越来越多,就连王禹此刻也是一脸紧张的逃了起来。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现在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才会让众人,如此的惊慌。

等到他们逃进密林之后,王禹此刻才气喘吁吁的问道:“你刚才跑什么?你看到了什么了吗?”

“我看到,原住民列阵向我们追来了,我的师兄告诉我,懂得列阵的原住民,是极其恐怖的存在,所以,我才会跑!”

面对王禹的询问,之前那个负责监视林凡状况的化神期,一脸惊慌的喊道。

然而就在他的话一出口,王禹脸上的神色有些难看起来。

“妈的皮,你真是个废物啊,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咱们这个密林外面的那群原住民已经是一群没有胆量的怂货了,你跑什么啊?”

所以,太古血魔这么说之后,杨云帆也不再多问了。

更重要的是,眼下,荒宇世界塔即将彻底崩碎,杨云帆也没心思去寻宝了。

他正苦恼着,如何才能离开这个破地方。

若是荒宇世界塔崩溃之前,他们还没离开,一旦被卷入到混沌之眼内部,肯定死!“冥山老弟,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里?”

杨云帆自己没办法,他只能看向太古血魔,这家伙有着不少小秘密。

杨云帆可不信,这家伙真的不知道怎么离开。

“大哥,我刚才真的没骗你。

打碎那个时空结界,我们便可以离开这里……”说到这里,太古血魔的脸色有一些尴尬,讪笑道:“只不过,离开之后,我们无法回到无终仙境,而是要先进入到元始玉虚宫的外围。”

什么?

元始玉虚宫!听到这个名字,杨云帆只觉得心脏一颤,脑袋轰的一下,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刷!他猛然回过头,死死盯着太古血魔,语气激动道:“冥山老弟,你怎么会知道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