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婉儿和李长老无奈,只能先回去了,夜婉儿只能以泪洗面,而李长老则是唉声叹气,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

一辆雷克萨斯lx570停在了学商商务酒店的楼下,这是一所位于东海大学城的商务酒店。

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少年人和一个中年人,而这两个人,自然就是来到东海市的东方不弱和东方茶了。

“东方茶,你确定,许诗涵已经来到了东海市?”东方不弱经过了一路的奔波,有些必备,虽然他是修炼者,但是平时却很少坐车,这冷不丁的跑了一次远门,让他浑身十分的不爽,就想找一个小妞儿爽一爽,而最好的对象则是许诗涵了。

所以,车子刚刚停下来到达目的地,东方不弱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确定,不弱少爷,许诗涵之前是偷偷乘坐飞机来到的东海市,没有通知媒体,但是我还是通过世俗界的消息公司查到了许诗涵乘坐飞机的记录。”东方茶说道:“而且,上古冯家的冯天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不想许诗涵出事儿,肯定会让许诗涵躲起来,那么许诗涵就一定是在东海市了。”

“兄弟,人已经找给你了,不管有什么误会,这事儿就算了吧!”三当家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你的实力,但是恐怕真打起来,你未必讨得好去!”

“是么?”林逸看到了孙静怡平安无事,自然不会再留情,嘴上刚说出是么两个字,他的身形就动了,直击三当家身边的四当家而去!狂火八卦掌第五式!隋唐演义李密偷吃萧妃

林逸第一次催发狂火八卦掌第三式,不过即使如此,威能也大的惊人,狂火八卦掌第三式,足足相当于正常狂火拳的第六式了!这种情况让林逸欣喜不已!

这四当家只有地阶初期的实力,林逸不想暴露全部的底牌,所以只是催发了第三式而已,但是饶是第三式,在林逸的改版催发之下,也拥有了普通武技第七式的威能!

“轰――”

林逸的手掌印在了四当家的胸口,四当家只是哼了一声,身子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喷出一道鲜血,落在之前被林逸打碎的吧台废墟中,再也起不来了。

……

……

莫约花费十五分钟,回到村庄。

林鸿望着眼前的废墟:“心魔,发生了什么?”

才离开半个小时,这里却已经成了废墟,到处都是尸体,是先前见过的那些村民。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被路过的一伙强盗灭了。”

心魔如此解释,七百万仙石,已经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被外人得知,就很容易引来这样的祸事。

“还有人活着的吗?”林鸿走进村庄,发觉到处都是火苗,仅剩下的几栋建筑也正燃烧着。

“我用系统探测下……有,你前面不远处的房子!”

心魔瞬间得出结果,而他说完,林鸿破门而入,发觉整个房子里面都是一片火海。隋唐演义萧美娘勾搭李密

“水!”林鸿直接从储物戒指里面调出水,将火焰浇灭。

“左边房间里的箱子。”

心魔再度说道。

林鸿再度踹开一道门,走进房间,的确见到个大箱子。

走过去打开,他见到了正蜷缩在里面,止不住颤抖的小姑娘。

“不行啊,太上长老!”正当太上长老犹豫,要答应李长老的时候,赵奇兵跳了出来!

“哦?奇兵,为什么不行?”太上长老问道。

赵奇兵其实只想杀了林逸,至于楚梦瑶和楚鹏展死不死,和他关系不大,他最想杀的就是林逸和陈雨舒了!但是,太上长老要放过楚梦瑶和楚鹏展,恐怕也不会单独为他出一次手击杀林逸了,所以赵奇兵立刻跳出来反对了。

“太上长老,您想啊,如果犯了错误,得不到惩罚,那岂不是谁都会去犯错误了?”赵奇兵反问的说道:“如果新找来的这个暗凤血脉传承者也有男朋友,她私下里和男朋友上床了,那她是不是也有样学样,和夜婉儿学习,我们也不处罚她?没有严厉的处罚,怎么能让她听话呢?”

“唔……奇兵你说的也有道理!”太上长老点了点头,的确,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放过了楚梦瑶和楚鹏展,那新的暗凤血脉传承者也有样学样,那岂不是乱套了?

“太上长老,不是这样的……”夜婉儿顿时有些急了……

“太上长老,我赞成赵奇兵的看法!”黑衣长老却是不给夜婉儿说话的机会,隋唐英雄李密和萧后偷直接打断了她,对太上长老说道:“不但要惩罚,而且要严惩!到时候,在找到血脉传承者之后,就当着这个血脉传承者的面,将楚鹏展和楚梦瑶斩杀掉,杀鸡儆猴,让她看到,不听话的下场!”

而这一次,如果不出意外,脸书上市之后,陈楚极可能问鼎世界首富,虽然最后年度在财富榜上的排名如何不得而知,但明年初,陈楚在名义上,超越各路比尔·盖茨、巴菲特等人物,却不是什么难事。

迈克尔·布隆格想要把陈楚这次专访拿下,毕竟打破比尔·盖茨这么多年在财富榜上的霸榜,而且以陈楚的年纪,还有发展如此迅猛的楚科,有太多话题可以报道了,彭博富豪榜如果能做这次专访的话,销量、话题、影响力都绝对能超越了福布斯那边。

陈楚听着迈克尔·布隆格的话,目光则有些怪异,如果彭博财富榜年初报道陈楚问鼎世界首富,可年中金融危机爆发,不出意外的话,楚科系一众上市公司,市值都要暴跌,从东方网、大宇、天涯、猫扑再到脸书、汽车之家,这一次“楚科”系公司,都难逃此劫。

如果再算上陈楚投资的一众上市公司的话,隋唐演义李密萧美娘那明年估计到年底时,陈楚纸面上的身家,那就不是少了一星半点了,估计是缩水一大截都有可能。

听到陈楚没有回话,迈克尔·布隆格以为陈楚有疑虑,迈克尔·布隆格直接说道,“陈,只是做一次电话专访,并不会出格,专访完定稿时,会让你过目!”

“那我们怎么确定许诗涵到底在什么地方呢?”东方不弱有些不耐烦了:“这东海市这么大,上哪里找去?”

“放心吧,很快就有消息了,我还有其他的消息来源的。”东方茶说道。

“好的,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等一等!”东方不弱知道今天肯定是见不到许诗涵了,于是对东方茶道:“你去给我找几个学生妹,我要爽一爽,在家里憋了这么久了,可算找到机会出来玩儿一玩儿了!”

“没问题,不弱少爷!”东方茶点了点头,虽然,在他看来,东方不弱和东方不输差远了,但是没办法,谁让东方不输死了来着?现在东方不弱成为了东方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了,隋唐演义太子侮辱杨妃东方茶讨好了东方不弱,就等于为他以后在东方家族的地位打下了基础。

“恩,那先给我开个房间休息吧……”东方不弱点了点头说道。

迈克尔·布隆格这是提前向陈楚保证,不会被问及那些敏感问题。

听到迈克尔·布隆格说到这里,陈楚便应承了下来,即便是不接受彭博这边得专访,等到脸书上市时,恐怕也会有一大帮媒体蜂拥而来。

见到陈楚接受了专访,迈克尔·布隆格不由一阵高兴,这大半年来,对于他来说,日子可过得不错。

“陈,彭博社跟楚科的合作,我想明年更应该加深合作,脸书、人人网、Youtube、推特上的用户,接受程度,比起我们想象的要高的多!”

给脸书团队做一个上市采访的纪录片,给陈楚做一个专访,对于迈克尔·布隆格来说,并不是太过关键,而能让他亲自给陈楚打过来电话的,实际上还是借着这个机会,想要跟楚科进一步合作。

这大半年来的合作,让彭博社那边尝到了甜头,彭博社跟楚科开始合作之后,在脸书、人人网、Youtube、推特等平台上,开通了“新闻播包功能”,向用户推送财经、金融、时政、焦点新闻等,这是彭博社这家传统媒体,第一次向互联网转型。

而效果则超出迈克尔·布隆格得预料,像彭博社在楚科这些平台上的订阅用户,都超过了六百多万,推特账号关注量更超过了一千四百万,如果在算上在Onyx阅读器、Onyx智能手机上的用户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