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茹说早起去挑礼物,正和闻樱的心意。

秦轶还想和闻樱谈新加盟店的事,闻樱抽不出空,只有在电话里解决。

2005年1月,辞旧迎新,‘虾王’的加盟费也该涨点了。

一晚上,闻樱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全是恭喜她拿奖的。

谢骞没给她打电话,只给她发了“恭喜”二字,简单却有力。

第二天一早,闻樱和陈茹到商场大采购一番,闻樱把邹蔚君和林琳的礼物夹带在一堆东西中,陈茹竟没有察觉。

大概是有个“新概念一等奖”在保底,又有吴春琴的承诺,陈茹心头那根紧绷的弦放松了大半,对闻樱的监管也松了。

闻樱捧着一堆东西去柜台结账。

一对情侣排在她前面,看穿着就是年轻人。

女孩子有一头褐色的长发,蓬松又柔顺。

穿着外套,都能看出来肩型很漂亮。

下身是紧身牛仔裤,包裹着笔直的长腿。

在魔都,好看的小姐姐太多了,但这样模特儿般的身材,还是让闻樱多看了两眼。

“客气了,志行叔,你看有你喜欢的剑吗?”此时的罗志行真不知道如何选择,因为他还没用过剑呢,一直以来都是用拳头的,帝岚音有时候会用刀。

见罗志行还在犹豫,剑血拿了一把他感觉比较适合罗志行的塞到他手上说:“叔,别想那么多,这个给你了。”

剑一入手,罗志行就感觉自己与剑有一种相连的感觉,没有再想别的,感觉再不接受就矫情了。

于是立马道:“谢谢了。”

剑血笑了笑道:“客气了。”然后看想山娃,山娃正是满怀期待,对于一个超级爱剑的人,他早就等待剑血给他剑了。

见剑血看过来也不矫情就跑了过来拿起了一柄剑道:“这柄不错,我要了。谢谢你了剑血兄。”

“两兄弟说那些,客气了。”剑血笑呵呵道,然后走到正在忙碌的韩莹的身边道:“这柄剑给你了,看看你还喜不喜欢。”

韩莹没有抬头,抓起了剑就道:“谢谢。”

剑血见到这一幕有点失落,但没有在意,而是走到方凡面前把最后一柄给了方凡。

三人立马将方凡围在中间,然后抽出兵器,一柄剑,一柄刀,一柄锤。

“上。”一个字说出后,三人立马挥出武器。

“乱锤法。”握锤的老头大喝一声,一柄巨大的锤子迅速砸出一个锤影轰向方凡,女主叫帝岚音的小说霸道而又绝伦。

“剑无影。”一道无影的剑气迅速刺向方凡,虽然无影,但那伶俐的杀气让在旁边的众人感觉到寒意十足。

“横扫天涯。”这一刀霸道而伶俐,劈向方凡。

方凡望着三个咄咄逼人的招式。

龙泉剑在手,然后迅速挽出三朵桃花,此时的桃花没有娇羞只有冰冷,无数的雷电在上面更加显得炫丽十足。

桃花和三招迅速相碰,而方凡更是快速打出一剑寒光十九州,他想先干掉一人再说。

这道寒光迅速而有隐秘,等拿锤的那老头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迅速拿着锤子想挡住这道寒光,而这道寒光诡异的饶过了他的锤子刺入了他的身体。

他立马倒地不起,全身在抽搐着,他想站起来,可无数的雷电在他身上乱转,更加可怕的是那黑暗物质竟然在吞噬他的灵力。

白松画的张左的仓库以及一条条线索线,就跟前几天给王华东画表一样不专业,但是此刻,没有一个人敢于嘲笑他。

这个无关年龄、无关经验也无关智商,而是对于白松这种态度、这种下了班要自己去寻线索的精神,有些叹服。更何况,白松提出的这些东西,确实是很经得起推敲的。

“有道理。”马支队双手交叉:“在座的各位,应该都对王千意有过不止一次的讯问。王千意这么聪明的人,被我们抓了以后,帝岚音和夜修罗的小说却极为反常地什么都不说,这可不是个正常现象。他甚至对于他知道的,一定会被我们查实的线索,都不坦白,这可不是聪明人会做的事,这会大概率增加刑期。那么,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呢?我一直也有怀疑,白松,你这么一说,我眼前,如云散天开,你说的,有道理啊。”

马支队这么一说,众人都明白了。

王千意按理说,怎么也该供述一下自己的一些违法犯罪行为,坦白从宽,真的不像大家调侃的那般“牢底坐穿”,而是刑事诉讼法里明文规定的可以减轻刑罚的行为。

王千意为什么不说?

那就一定是有,比给他增加刑罚还要严重得多的事情,那就是,他知道李某的死,与他女儿有关,他担心坦白一些事情,言多有失,因而才顶着多判几年的风险,守口如瓶。

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唯有一战,方凡全身雷电环绕,立马挽出两朵桃花,桃花立马被劈散。

剑气和刀气就在接近他的身体时候,他极限挥出出了拨剑术,两道无比伶俐的剑气迅速挡住了这剑气和刀气。

但依然有部分刀气和剑气撞击在了他的身体中,雷电只是抵挡了部分。

一口鲜血从方凡的口中喷出,此时韩莹她们已经泪流满面了,女主帝岚音想要过来帮忙都被罗志行他们挡住了。

虽然那两个老者已经强弩之末了,但瞬间爆发可以秒杀他们任何人。

站了起来的方凡抹了抹嘴角的血,用最后的灵力迅速劈出一剑寒光十九州。

当两道寒光刺碎两个老头的身体他才微笑的倒在了地上。

罗志行几人立马过来抱住。

在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他们修炼的山洞,他睁开了眼发现都在看他,见他睁开了眼大家都欢呼起来。

“方凡,你没事太好了,你已经昏迷了三天。”韩莹跑过来一口气说完。

“我没事。”方凡笑着道。

不过妇女很少,就两三个,而且还是上了年纪的,年龄最大的差不多有五十多岁。

“算什么算,都带回去。”中年人瞪了一眼那名大妈说。

没办法,人家是主任,自己人微言轻,这名大妈也没办法,过来对方圆和李嫣然说道:“走吧,你们也跟我们回去。”

“我们为什么要跟你们回去?”方圆把李嫣然拉到身后问。

“小兔崽子,你皮痒了是吧?”戴红袖标的中年人转过头对方圆说道。

“老王八蛋,你动我一下试试?”方圆一点也不示弱,直接指着中年人的鼻子说。

“你……”

就在这名中年人要上来动手的时候,从旁边过来一名戴红袖标的中年人连忙拦着他说道:“主任,别这样。”

“你拦着我干嘛?我今天飞收拾这小兔崽子一顿不行。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这位大叔,您别拦着他,您让这老王八蛋来收拾我,今天他要不收拾我,他就是王八羔子。”方圆说道。

“主任,您冷静点,您看他有恃无恐的样子,估计……”

对闻东荣,老李是有十二分的关心。

闻东荣烦死了老李,同一个单位的却不好翻脸,大家还要搭班工作呢。不过自从炫耀过闻樱送的领带和皮鞋后,闻东荣已经找到了制衡老李的武器。

在单位上,他和老李分不出胜负,大家可以比子女嘛。

闻东荣故作忧愁:“老李,你儿子十几岁时,是不是很难管教啊?”

闻东荣不爽,老李就爽,当下来了兴趣:

“你上回还夸你闺女会贴心给你带礼物呢,这么快就进入了叛逆期?东荣啊,不是我倚老卖老要教育你,工作上的事很重要,家庭也很重要,特别是子女教育问题,真是能影响全家未来。”

闻东荣一脸受教的表情。

老李想想自家儿子叛逆时,他头发都不知愁掉了多少,现在总算熬过去了,对闻东荣的苦恼不免幸灾乐祸。

“你说吧,具体是啥子情况,我给你出出主意。”

闻东荣早知道闻樱拒绝吴春琴帮忙的事了。

以陈茹的脾气,怎会轻易向老同学开口寻求帮助,这背后全是闻东荣在支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