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鸿将玉镯收进飞行葫芦,看向卓雅琴,有些头疼,这边的事情还没弄完……

“师弟,你就收了她吧。”

香涵一边阻止想要自杀的卓雅琴,一边和林鸿道。

林鸿挠了挠头:“我正好丫鬟少,你就当我的一个丫鬟好了。”

自己三个仆从中,就只有一个丫鬟,相比于其他亲传弟子,少的可怜。

“贴身丫鬟?那,公子喜欢什么性格?”

卓雅琴终于收回匕首,眼中时不时闪过暗淡,本以为他会是个特殊的人,结果不过尔尔,只是想让自己身份卑微,从而可以肆意玩弄,又不给名号。

不过,这已经是常态,自己早有预料。

“什么贴身丫鬟?就只是普通的丫鬟,而且也不是照顾我,卖卖东西就行。”

林鸿摇了摇头,自己一个大男人有什么需要照顾的?

卖卖东西?

……

买我回去……卖东西?!

卓雅琴强压下错愕:“公子,你可是有家商会?”

“看来刀势也不是简单的武技,并不能完美的复制出来,如风这小子,有一门了不得的武技啊!以后好好修炼,威力只会更大!”

林逸心中暗暗点头,冷如风本身就是一个天才,而且在刀道上有独到的见解,男朋友用手扣想尿尿心志还坚定无比,所以林逸对他有很高的期待。

一旦冷如风刀势大成,恐怕就是一个极其强大的绝世刀客,攻击力之强,同级别几乎没有对手。

试验进行的非常成功,林逸心情大好,只是等他想要把注意力转回到比斗上时,才发现刀势已经将薛鹏压制到虚空平台的角落中了!

那漫天的剑影早已消散无踪,薛鹏现在也仅仅是在勉力支撑。

“叫你投降你不投降,何必这么执着呢?”

林逸摇摇头,对着被刀势包围的薛鹏笑了笑。

薛鹏差点气的吐血,这次真是丢脸丢大了!

同样是九分的天才,差距怎么会那么大的?

想想自己最开始还想叫林逸投降,结果呢?

被人压制的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表现,妥妥的要扣分啊!

卓雅琴面露恍然,既然如此,今天夜里,他就会出现在自己房间。

……

夜间。

卓雅琴毫无睡意,想到一会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嘴角就浮现出一丝自嘲。

她看向窗外:“估计快要过来了……”

然而,所在隔壁的林鸿,正坐在地板上,用系统飞速转化垃圾。

“呼……师傅,师傅好帅!”

床上,熟睡着的薛倩寒,突然这么喊了这么一句。

但也有坏处这高大的山脉不止阻拦了冬季的寒潮,也拦住了夏季的热浪。

热浪在山前堆积,帮男朋友用手什么感觉使得江河市的夏天像大火盆一样煎熬难耐。

好在有这么一条宽阔的江,不时能在午后来些对流雨,舒缓一下干枯的心情。

这就是江河市。

如此地域,也成就了江河市人民火辣辣的性格。

坦率,正直。

播音室内。

“周阳,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教育局领导把周阳拉到怀里来,安慰这个年轻人。

“估计这只三彩瓷是花费不小代价买来的吧?现在李先生判断为赝品,那些钱就像打水漂一般再难收回,内心痛苦是在所难免。”

“人嘛,心态放平,你还年轻。了,有失必有得嘛。”

“你看,这块屏风,还有这块端砚,质量都属上上乘,在三彩瓷上亏掉的,都能在这两样东西身上得到弥补。”

“这就是收藏行业,跟坐过山车似的,也是我不敢轻易踏足的原因。”

“亚特兰蒂斯的事情还没消停吗?”宙斯闻言,陷入了沉思。

显然,黄金家族的情况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苏锐轻轻地叹了一声:“现在看来,这边已经是历史遗留问题了。进女朋友里面是什么感觉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歌思琳和凯斯帝林,苏锐或许根本不会介入亚特兰蒂斯的漩涡中。

几分钟后,宙斯才说道:“亚特兰蒂斯的事情,两方应该可以僵持一段时间,毕竟,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凯蒂帝林一方的优势都太明显了。”

苏锐点了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更何况,还有个深不可测的柯蒂斯族长。”

“黄金家族的事情,你不用再盯着了,我会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件事情上。”宙斯说道。

“你这是给我放假啊?”苏锐笑起来:“这可真是很难得。”

其实,两人之间并没有严格的上下级从属关系,可是,宙斯明显有着更多的考量,他可不想让眼前的希望之星把那么多的精力都用在黑暗世界势力纷争的内耗上。

“我对你有别的考虑。”宙斯把最后一块牛排放进了口中,随后说道:“我觉得,你是时候离开黑暗世界了。”

苏锐摸着鼻子,面红耳赤:“非要回答这个问题吗?”

“不回答也行,那就答应我刚刚的要求。”丹妮尔夏普说着,肌肤在苏锐的身体上缓缓滑动。

于是乎,苏锐便知道,这个宙斯经常坐的沙发是不可能保得住了。

…………

宙斯每当想事情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天台之上,看着雪峰之巅和黑暗之城,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完全打开他的思路。

然而,这一次,天台被人霸占了。

宙斯闷闷地在神王宫殿的超霸气大厅里等到了天黑,男朋友为什么会忍不住苏锐和丹妮尔夏普还没从上面走下来。

年轻人,在这方面如此不加节制,很伤身体的!

宙斯脸上的黑线已经是越来越多了。

他很不爽地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来,准备去洗澡睡觉了。

一旁的卫队成员们感受着老大的愤怒气场,一个个的都不敢吭声,但是心底却都觉得有意思极了,都唯恐天下不乱地开始期待起接下来的火星撞地球了。

“这孩子尾巴要翘上天了,成了江河市车技最好的年轻人,现在又得到十大杰出青年称号,所以目中无人。”

同时,他也向博物院负责人道歉:“你也消消火,谁都年轻过,原谅周阳一次。”

最后,他悄悄提醒身后的周阳:“孩子,出来道个歉,此事就算翻篇了。”

“李莫若我们顶撞不起,要真把关系弄僵了很不妙,我都不好护你。”

周阳点头,只能作罢。

本想着,有嗷嗷待宰的外国佬亲至,必须得暴露这件三彩瓷的珍贵之处,引起哄抢。

毕竟外国佬不同,男友喜欢用嘴填了在人傻钱多,爱收藏这些玩意儿。

他们不买对的,只买贵的。

古董也一样,不收藏漂亮的,只收藏绝版的。

这件蓝釉三彩瓷再难寻第二件。

但现在也只能作罢。

大家只信李莫若这种大专家的话,不信自己的话,这有什么办法?

“,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周阳这才意识到,自己毕竟是一个未成年,就算自己的有一定专业性,但说服力也会大打折扣。

怎么有人在给李专家上课?

还是个毛头小子。

未免太过狂妄了。

博物院的年轻人第一个不服,站出来道:“这位年轻人,从你的字里行间的确能够听出,对古董鉴别懂一些皮毛。”

“三彩瓷就是三彩瓷,一件瓷只有三种釉色作为底色,绝不会超过三种,这是事实。”

“李先生的判断,才是真理。”

“孩子,学知识最忌讳的就是没学到家就四处卖弄,这样很容易贻笑大方,让人笑掉大牙的。”

他说的这番话,令不少人信服。

作为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此人虽然年轻,可毕竟是专业人士,说的话具有相当大的指导作用。

教育局领导把周阳护在身后,朝博物院和李莫若道歉。

“李先生,年轻人,心气高了点,言语之中难免有所顶撞,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您是专家,不要太在意业余人士说的话。”

“您放心,我回去定会好好教训周阳,让他改掉瞎买弄的臭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