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是个玻璃心,一贯皆是如此,尤其是这件事情涉及到了他所在乎的人,这就更忍不了了。

死神虽然目前尚未回来,但并不代表他一直都不来,毕竟受到攻击的是核心实验室,是死亡神殿的重中之重。

挂了电话之后,苏锐果然收到了军师的信息。

这是一个最简单的坐标。

而最简单的坐标,却藏着死亡神殿的极大阴谋。

这里有着最顶尖的科学家,有着领先于时代的基因技术和医疗技术,如果能够把这些实验成果全部拿到手,并且向全世界进行推广的话,那么所能产生的社会效益,将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现在这些东西都不在苏锐的考虑范围之内,他所要考虑的,就是最大限度的保证军师和洛丽塔的安全!并且让太阳神殿的伤亡降低到最小!

在收到了军师发来的地址之后,苏锐又给比埃尔霍夫打了个电话。

“能不能帮我联系上黑暗耶稣?”苏锐说道。

“亲爱的阿波罗,我知道你在非洲,我虽然能联系上黑暗耶稣,但是,我并不建议你们见面。”比埃尔霍夫说道。

顾家的长辈都气坏了。

可顾雪晴是家里唯一的姑娘,家里人宠了她那么多年,真是舍不得打骂的。

后来顾爷爷找人查了这个易启航,这一查就发现易启航和好几个女人关系都不正当,顾爷爷就把查来的资料给顾雪晴看,但顾雪晴不相信。

顾爷爷没办法,只好让顾雪晴亲眼看到易启航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原先,顾家的人以为顾雪晴在知道易启航是个花心渣男之后一定会和他分手,到时候,顾雪晴就又是自家的娇姑娘了。

可谁也没有料到,到了这种地步,顾雪晴还是不肯和易启航分手。

她和家里人说她爱易启航,为了易启航什么都愿意做,恃甜而骄清汤串串死都愿意,更何况只是接受别的女人,只要让她留在易启航身边,她不在意易启航有几个女人,她会大度的接受那些女人,和她们一起爱着易启航,这么一来,她不但有了爱人,还有了姐妹。

当时顾家人都快给气死了。

顾爷爷更是大骂屁的姐妹,顾雪晴她妈只生了她一个,哪里来的别的姑娘。

“一把剑而已,就想以此来赢得我的信任吗?”奥利奥吉斯冷冷笑道:“你所谓的送剑,只是掩人耳目罢了,而你的真正目的,是为了用那把剑来遮住我的眼光,掩盖这镭金实验室里真正的核心科技!对不对?”

卡邦的神情不变,他看着奥利奥吉斯,眼睛眨也不眨,眼眸之中一片平静:“殿下,别这么说,

毕竟,那核心科技到底存在不存在,还是个问题呢。”

然而,这句否定的话却似乎恰恰说明了,在这艘货船之上的镭金实验室里面,真的有一些比镭金武器更加值钱的东西!

“你们还真是有点意思。”奥利奥吉斯冷冷地说道:“明明身上有着亚特兰蒂斯和利莫里亚的双重血脉,清汤串串作品却只是一心向着黄金家族,你这样把利莫里亚至于何处?”

这句话无疑暴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秘密!

而妮娜的神情都已经凝固在了脸上!

“什么?双重血脉?”妮娜震惊到说话都不利索了:“我们是……这两大家族的‘混血儿’吗?”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

在这一刻,这个和苏锐相处并没有几天的姑娘忽然觉得,如果这下落的距离再长一些就好了!

为了救自己,这个男人不惜以身犯险,深入东洋国境,哪怕和他只不过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但此时的张紫薇还是觉得倾心不已。

即便不是张紫薇,换做被东洋人绑架的是一个普通人,他也同样会这样做,可是,苏锐并没有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会给这些女人造成多么强大的杀伤!

张紫薇不是个浪漫的人,相反,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她比男人还要冷静,可是现在,她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浪漫感觉。

这种浪漫感觉和男女关系无关,试问,大摇大摆的飞到东洋国境,在两架战斗机的夹缝中做出高难度的飞行动作,然后跳伞逃生,还有比这更酷的事情吗?

想到这儿,听说打野区分配对象张紫薇情不自禁的对着夜空大喊:“好酷啊!”

苏锐伸手一指,高声笑道:“还有更酷的事情呢!”

此时,那架处于自动驾驶中的私人飞机,早已经从云层中俯冲而下,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径直冲向了山本大厦的中段!

好在,并没有过太久,军师的电话还是打过来了。

“防御比较坚固,但是还好,我们快要攻破了。”军师说道。

那边的攻击竟然还没有结束——已经持续了一整天了,苏锐的心里面满是担忧。

“把坐标告诉我。”苏锐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就算现在过来,也来不及了。”军师说道,“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安安心心在非洲等消息吧。”

“不行,我这边的事情刚刚处理好,完全可以赶过去的。”苏锐眯了眯眼睛:“我不在旁边,实在是放心不下。”

“可是,有我和洛丽塔在……”军师还在坚持。

可是,她坚持的话语却被苏锐所打断了:“我是男人!遇到这种事情,怎么能总是让女人上?”

军师的唇角轻轻扬起,忽然就笑了:“你这样说,霸总养成计划by清汤会有人骂你直男癌的。”

“别管是不是直男癌了,反正这种时候,我不能让女人冲在最前方!”苏锐说道,他明显是有些激动了。

卡邦的眉头轻轻一皱,那英俊的脸上涌现出了一抹复杂之意:“我们之间似乎是有一点误会,殿下。”

“你还叫我殿下?这是为了证明你的心里对我还有一些虚伪的尊重,是吗?”奥利奥吉斯冷笑着说道。

自从卡邦出现之后,他的心情似乎开始出现了一些波动了。

而这些波动,以往可极少会在奥利奥吉斯的身上出现。

“我曾经把那把镭金之剑送给了你,殿下,这足以表明我对你的诚意了。”卡邦说道。

妮娜的神情微微一怔。

恐怕,杰西达邦若是出现在这里,也会觉得非常意外。

他还怀疑是自己的妹妹偷偷把那把镭金之剑从保险室中拿出来,瞒着自己送给了奥利奥吉斯,没想到,这却是卡邦干的!

他身在东南亚,身为泰罗国的亲王和亚特兰蒂斯的后裔,有必要这么讨好一个地狱高层吗?

难道说,他们两人之间,还有一些不为他人所知的隐秘关系?

事情似乎变得越发让人难以理解了。

虽然顾薇君也姓顾,但她毕竟嫁到了辛家。

只要老爷子一死,顾家的产业都会是顾群的,她跟顾家也就没多少关系了。

所以,辛家才是她最后的倚仗。

辛瑞雅低头想了想,“妈,恃甜而骄小说蓝阳冰既然不能让顾连表哥跟S洲的人合作,那也不能让S洲的人白来一趟啊!”

顾薇君一撇辛瑞雅,就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

她也志在必得地笑了笑,“你都能想到的事情,你爸还想不到吗?他早就叮嘱过我,让我打听好时间和地点,就等着替你顾连表哥收拾残局呢!”

这样一来,辛瑞雅就放心了。

只要辛家能和S洲的人搭上关系,那她的身价岂不是也跟着水涨船高?

“只是……那么重要的会面,顾连表哥会给我们透露信息吗?”

顾薇君抛了抛手中的纽扣窃听器,“没事,不用我们亲自出面,找你舅妈不就行了?”

闻言,辛瑞雅会意一笑。

两小时后。

霍临琛带着姜沫从饭店里出来,他把车钥匙塞给姜沫,“你先上车,我去买点东西。”

她刚刚竟然一直都没发现。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紧绷,男人轻笑:“小姑娘,你不用害怕,我跟你旁边那家伙是朋友!”

霍临琛脸色难看,很不爽地瞥了男人一眼。

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温声道:“沫沫,你先下来。”

然后又带着姜沫拉开了后座的门,冲后座上的人一扬下巴,“你去前面,开车。”

男人脸上的笑有一瞬间凝固。

随后就开始大叫起来,“哇,霍老大你有没有良心?我不远万里从S洲飞过来,一落地,连水都没喝一口,就赶过来见你,结果你对我就这?”

霍临琛见他一开口就叨叨个不停,索性直接上车,一脚将男人踹了下去,“少废话!”

男人悻悻地爬上了驾驶座。

霍临琛这才幽幽开口,“你找我什么事?”

男人咧着一口大白牙,又笑嘻嘻地凑了过来,“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主要是这么久不见,想霍老大你了嘛……”

看着霍临琛逐渐不耐烦的脸色,男人吊儿郎当的样子终于收了起来,“好吧,其实是我的电脑被人攻击了,我现在什么都干不了,还有资料泄露的风险,所以霍老大帮个忙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