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平客气地对林田说道:“你好,请问是田园林家小店的老板吗?怎么称呼你?”

林田低下头,回答他道:“是的,我是店主,我叫林田。”

“太好了!请问方便接受我们简短的采访吗?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

林田说道:“可以,但是我有个请求,给我的脸后期加个马赛克,可以吗?”

说罢,他抬起头来,脸上不知何时戴了一副墨镜。

陆小平有些无语,戴了墨镜已经看不到是什么样了,还要打马赛克?

这是多么不想自己出镜啊。

陆小平有些意外,现在的人没有几个不愿意出镜的。

刚才他在采访路人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兴奋,还问陆小平可以在哪里哪个时间点播出,他们叫家人来看。

对他们来说,上电视露脸,可是光荣的时刻。

按理来说,年轻人开店铺,如果有记者采访,他们绝对非常欢迎。而且,还会用自己的脸替产品打广告,这可是免费打广告,在周围人面前可以扬眉吐气的大好机会啊。

他对摄影师招了招手,跟他一起朝着殷德高走了过去。

“殷部长,你好!我是丰盛之窗的记者陆小平,嫩妃有福 陛下您慢点介不介意我们对你进行采访?”

殷德高很少有机会有记者在会下对他进行采访,现在机会来了。

有上镜的机会,对他的仕途有很大的帮助,他露面的机会越多,树立的形象越正面,以后能晋升的机会就越大。

他只是个副部长,也想有一天坐正。

他挺了挺腰板,换上一副**的表情,对陆小平说道:“可以。”

陆小平问道:“殷部长,我听到风声,说这家展位的老板在弄免费试吃的活动,参与的人数很多,都是好评。

我刚才采访问到了几个人,大家说这是咱们本地的农户,不知道殷部长对这个店有什么看法?”

殷德高清了清嗓子,看着镜头,老练地说道:“没错,这家开了网店的农户,是丰盛县的。店主是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回乡创业带动经济,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

我不知道,陆记者你有没有尝过这家的饭菜,都是他们自家种出来的,没的话,待会儿可以扫码试吃。

但他又不能硬挡。他的实战经验是比大牛丰富,丞相朕知道错了肉车可他的匕首却是短了许多只合适用来贴身搏杀,而大牛的水火棍是一寸长一寸强。如果硬生生的接下大牛的棍法,他的匕首是占不到半点便宜。

一个堂堂的赏金猎人,在一个一个山野村夫面前被逼得连连后退,这面子丢大了!

“哈!”

无奈之下,偷鸡者只好点出了三下,三下都击打在棍端,三下点出,虽然震得大牛手臂发麻,但大牛的易筋锻骨功已快练到了第一层,身体远比普通人强悍,微微一转血气之下,手臂立即恢复,主动权依然掌握在他的手中。

大牛得势不饶人,手里的水火棍闪电般挥动,一百多斤的铁棍在他手里是如同树枝一般的轻巧。

“唰唰唰唰唰”的棍风之声中,一口气连续的点出了十多下。

大牛这十棍,每一棍的角度和速度都有所不同,但每一棍都是那么的快,那么的霸道,棍影是不离偷鸡者三寸,以偷鸡者的修为和打斗经验,愣是被大牛牢牢的压制住,想要施展反击都办不到!

笑容当中,却含着杀机。

庄游龙对太一真人的名气,显然有一些不服气。

他跟了一路,确定这个飞舟之上,没有三清宫的高手了,他才出手阻拦他们。

“那今天算是有机会了。师父我坚持不住了慢一点

太一真人笑盈盈地看着庄游龙,“天元城主,你是专程来跟我交手的?”

“那倒不是。”

庄游龙冷笑一声,指着方川与余成龙,“这两个小辈,对我很重要,你借给我用用,之后我会还给你的。”

“呵呵。”

太一真人摇了摇头,“一个是我的门人,一个是朋友的弟子,我就这么给你了,岂不是要让天下的人嘲笑我?”

“哦?”

庄游龙眼神一凛,冷笑道,“你不过是一个玄仙,与我相差接近两个大境界,你见到了我,应该叫我一声前辈!”

“我说的话,你竟然不听?”

“小心我反手将你们杀了,你们那什么太玄门就只有土崩瓦解。”

他的语气杀气腾腾。

陈茹已经决定了,等闻红艳还了钱,就给闻樱报个夏令营。

不,今年的夏令营已经太迟了,可以报个寒假冬令营。

京城舒露去过,闻樱就不去,要报就报陈丽给邓杰、邓皓兄弟俩报的那种,直接去香港,去日本!

闻樱的确是故意挑拨。

但她没想到陈茹这么给力。

桌子上的金镯子怪眼熟的,之前还戴在闻红艳手婉上?

闻樱难以置信,她妈不像是能强撸闻红艳手镯的人。

陈茹身材匀称,做的也不是体力活,哪里打得过身材偏胖的闻红艳嘛。

镯子当然不是陈茹抢的,是舒露硬塞给陈茹的。

闻樱听说了事情始末,九个夫君不够玩txt越发不敢小看舒露。

舒露才多大呀!

成年人都未必能把话说得这么滴水不漏,扭转劣势挽回形象,舒露就能,可见智商和情商这两种东西,和家庭教育有关,也不全靠家庭教育,自身的悟性同样很重要——舒露上辈子回到老家,享受了闻东荣同志的照拂,过上了安稳优渥的小日子,不知算是受到了成全,还是被拖了后腿。

“太一真人。”余成龙也非常的客气。

太一真人笑了笑:“我已经知道,庄游龙在后面跟着,他可能是担心三清宫的高手,反而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呵呵。”

余成龙却笑道,“那他就要吃大亏了,我听掌教说过,任何一个小看了太一真人的人,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那是太过于抬举我了。”

太一真人一摆手,“厉害的大罗金仙,我还是没有办法。”

“厉害!”余成龙眼睛一亮,不禁感叹。

太一真人其实修为境界,也不过比他高一些,但是,他有这样的信心,就说明,他确实有这个实力。

否则,他的‘真人’这个名号是怎么来的?

轰——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光芒突然笼罩下来,然后飞舟也在下一刻,猛地停止。

他们顿时陷入了一个金色的结界当中。

外面看起来,似梦似幻。

跟着,一个人,朕不缺女儿 朕要你从这金光当中走来。

这些奢侈品的制造者和拥有者非常矜持而且精致,这种个性源自对自己品牌的骄傲与自信,和对顾客的尊重,由其是在英国维多莉亚时期和法国路易十四国王为最盛时期。随着资本主义的日益兴盛,奢侈品已演变成了盛世时代富人们基本的手段性需要。

这个事情呢!李忠信是这么看的,奢侈品这个东西呢!其实在中国也是一样的,中国人最喜欢购买的奢侈品其实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都早。

中国人普遍认为,皇帝用的物品是最好的,只要沾上贡品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中国皇家采购的东西叫做贡品,比如说从这百年老号采购药品,那个百年老号采购绸缎等等,这些都是人们不断形成的一种品牌意识。

就好像是闻名全国的同仁堂药店,皇帝在采购药材的时候,直接就采购这个地方的药品,哪怕是其他药店的药品和同仁堂的药品一致,有一些钱的人们也会选择同仁堂的药品。

还有绸缎这种物品,随便举一个例子,祥义号绸缎店创始于清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由当时浙江杭州著名丝绸商贾世家冯氏家族传人冯保义联合慈禧太后手下太监总管小德张(本名张祥斋)共同创办,迄今逾百年历史。

一眼看去,这个人如此神圣,仿佛天神下凡。

“庄游龙!”

方川已经看清楚了对方,眉头一皱,庄游龙是金仙,而且,在金仙当中并不算弱。

庞大的气息,笼罩而来。

方川心头一凛。

不过,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庄游龙对峙了。

余成龙也站在了他的身旁,看了一眼方川,眼神里露出了谨慎的光芒。

“不必惊慌。”太一真人却十分笃定。

“掌教,怎么了?”

“天啊,金仙!”

“这是天元城的城主!”

“他为什么要来拦截我们?”

邱晨等人走了过来,他们一些人,也见多识广,竟然认识庄游龙。

不过,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惊慌。

太一真人没有与他们多说,而是对着外面的庄游龙拱了拱手:“天元城主,你好。”

“太一真人,久闻大名,没有与你切磋过,真是可惜了。”庄游龙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