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年房地产大潮期间,滨城同样是经历了一个房地产大爆发的时期。

不过有人是赚到了钱,也有人是赔了个底儿掉。

滨城一样有很多烂尾楼成为城市疮疤的。

要是以前,市府就算想要处理掉这些烂尾楼,但也是有心无力。

可是现在有这么几个大型企业的出现,可是大大缓解了市里面的经济压力。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有那么多的大型国企央企,又纷纷跑来滨城买地建厂。

就是想和星火科技拉近关系,所以光是这些企业,就给滨城市府贡献了不少税收。

这下市府这边总算是有了财政结余。

而这一次,上面则是把这部分财政收入用来收购了此前那些烂尾的地产项目。

而这些项目到手之后,上面就把这些烂尾楼改成了人才公寓。

全部低价,对最近到滨城的年轻人出租。

而且这一次,市里面是真的做到了有教无类。

甭管你是985,还是211,又或者是三本毕业的,又或者你没有学历,只是个高中生也罢。

绿衫少女说话依旧充满了理智的冷酷,丝毫也没有顾及杨云帆的心情感受。

“清韵师姐,求你,不要再打击我了!穿越之风流皇后”

杨云帆一阵无语!

少女一切都好,就是说话实在是直言不讳,一点也不会婉转,让人有一些受不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

少女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还有机会?”杨云帆听到这话,顿时来了精神,目光激动看着少女,想听她还有什么金玉良言。

绿衫少女似乎很享受杨云帆这种目光,淡淡一笑道:“其实很简单。只要你帮我夺下了神禁.果,我的灵魂意志便会提升一个境界。到时候,血穹神主布下的封禁,应该难不倒我。而我,本就要进入幽魔城,寻找夔牛在幽魔城内留下的一团血脉精华。倒是可以顺带帮你收服山河图。”

“清韵师姐……”

听到这里,杨云帆才明白,少女的良苦用心,忍不住有一些感动的看着她。

少女之前请他帮忙,前往暗星,夺取神禁.果,他一开始还有一些不愿意。

只要你来到滨城,你都可以申请这样的人才公寓。

单间,每套二十平米,卫浴独立,一个人生活足够。

光是做这些,就足见这次市府的勇气。

而市里面这样的举动,猎艳清朝后宫太监系统无疑是收到带来广大年轻人的欢迎。

和其他那些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就是年轻人屠宰场的水泥森林比起来

这就是一座,能够让你感受到老父亲一般关爱,的一座有温度的城市。

而且市里面还出台了各种人才落地的补贴政策。

比如硕士,博士等等来滨城安家落户,找到工作之后,卖房时都可以申请人财补贴。

最高的甚至可以补贴上百万……

种种的优惠政策,都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各级年轻人的到来。

很多以前在一线城市工作的优秀年轻人,现在都选择来到滨城来工作。

毕竟以前就算他们再一线城市的大厂里上班,就算年薪能够拿到五六十万。

可那点年薪,又怎么够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买房,安家的?

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嗯,很有意思。

张叹安慰张同顺:“张导消消气,不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谁赢谁输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没准我们把他踩在脚底下。”

张同顺很想附和放两句狠话,但他对《小戏骨》能把《金科长》比下去信心不足,心里没底。重生皇帝不说《小戏骨》的受众太狭窄,单就这种儿童剧,能不能受市场欢迎,一切是未知数。

两人离开,看到隔壁《金科长》剧组依然灯火通明,一辆SUV从对面开过来,车窗降了一半,里面坐着个很帅的男人。

张叹看着眼熟,一想,想起了,是个演员,明星。

只见对方径自开进了《金科长》的剧组,笑容灿烂的王逸凡从里面迎了出来。

不用猜,这肯定是请来客串的嘉宾。

前两季《金科长》就邀请了不少明星客串,这一季更加下大力气,据说每一集都会有明星客串,宣传的时候专门那这个作噱头。

开车的张同顺也看到了这一幕,说道:“据说他们在邀请隔壁《点绛唇》的主演。”

实体经济搞得不咋样,反而是把房价给炒成了天价。

而这样的城市,可绝对不止那一家。

其他多家都有类似的问题。

但脱实向虚是真的要不得的!

总是去搞这种看起来漂亮的互联网经济,是真的没什么卵用的。

说道实体经济,真正硬核科技产业,咱们真的差的太远了。

就比如互联网领域,咱们要用到的手机芯片,计算机芯片,还有互联网操作系统,芯片设计工具,甚至软件开发工具等等,这些都是人家米国人的。

而实体领域,说起高精尖的工业制造,穿越后宫咱们就更不行了。

从各种高精尖的机床,到各种机器人,自动化装备等等。

咱们和人家差的都不是一点半点,光是咱们现在的水平,是真的没办法和人家叫板的。

在看看网上那些天天喊着铁锈地带,天天在看似繁华一片的互联网经济里,醉生梦死的人们。

上面直到,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了。

“嗯?”

只是,忽然间,宗寻剑圣和绿衫少女感应到了什么,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目光盯着不远处的天空!

“轰!”

下一刻,一道黑色人影,如同巨大的蝙蝠一样,从天外飞来,落在高台之上。

然后,那人影对着铁笼子打出一掌。

他掌心之中,便有一道血芒射出,在半空中,这血芒轰然爆开。

仿佛一个血袋破开一样,一瞬间,无数的污血,飞洒在那些铁笼的神符之上。

这些污血有着十分明显的腐蚀能力,一下子,原本光芒璀璨的神符,便黯淡了下去。其中几枚神符,更是破碎开来,直接从铁笼上跌落下来。

这边刚确定时间,张叹立即得到一个消息,《金科长》也选择了同一天播出。

《金科长》也没有拍完,也是采用边拍边播的模式。

消息是高小兰电话通知的,假太监小说电话直接打到了张叹的手机里。

“你找个机会跟张导说一下吧。”高小兰在电话里说道。

“好。”

张叹看了看远方正在执导拍戏的张同顺,决定等今天的戏份拍完了再说,不然担心影响到今天的拍摄进度。

傍晚时分,剧组收工回家,张叹拖到最后,找张同顺,把事情一说。

张同顺果然当即发飙,问候了王逸凡的亲戚,并且表示要给他吃粑粑。

张叹也觉得这个王逸凡很过分,心胸太狭小了。

人家张同顺都被他踢掉了,还要赶尽杀绝。

之前开机仪式上就搞这一套,现在又来,就一定要把《小戏骨》比下去。

他也不想想,《金科长》播出了两季,圈了一波粉丝,《小戏骨》却是小萌新,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风车车和假老练是小白的心头肉,看一遍笑一遍,闻言,意志立刻不坚定了。

“这不好叭~~~”

几分钟后,张叹一个人坐在单人沙发上,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正在刷《小戏骨》的评论,时不时看一眼客厅里的小女生们。

她们最终留下了,决定再给张老板一个机会。

小白正在分圣女果,快乐地嚷嚷:“排排坐,吃果果,你一个,我一个……”

——

周一上午,浦江电影制片厂。

张叹自从跟组后,就很少来公司了,每天都是直接去剧组。

一路上遇到不少上班的同事,看到他后纷纷脸色怪怪的,打完招呼后,和身边的人交头接耳议论。

“老大~~~”姜蓉出现,“唉~~不要灰心,才第一集而已。”

张叹笑了笑:“我像是这么容易被打击的人吗?”

他知道大家脸色怪异的原因,无非是《小戏骨》第一集的播放量太低。

同时大家也知道,《金科长》有意和《小戏骨》打擂台,照现在的形势看,《小戏骨》要被碾压出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