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旅程没什么好说的。飞机飞行平稳,偶尔遇到一些颠簸的时候总能引起胡佳的不安。但飞机上其他的旅客这个时候基本都在犯迷糊睡觉。于是胡佳就只能拽住孙立恩的胳膊然后死死的闭上眼睛——后面几次她都还挺小心,没有用手去抓,而只是用自己的脸颊和胳膊把孙立恩的手抱住。

等到飞机平稳落地,胡佳终于放松了下来,她的头发被孙立恩的胳膊蹭的乱乱糟糟。胡佳连忙松开了孙立恩的胳膊,不好意思的报以一个笑容,然后赶紧从包里掏出小镜子,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发型。

手上的温香软玉忽然消失,孙立恩顿时觉得心里面仿佛空了一块似的。但孙立恩的胆量也就到这一步为止了——再让他做点什么,孙立恩确实是没这个胆量。帮忙提着包,两人一起下了飞机,等到了托运的行礼,然后一起坐上了去酒店的出租车。

全国的出租车司机都是话唠,而其中又以北京出租车司机为甚。开车的师傅自从两人上车后嘴就没停过。从“宁远是个好地方,我年轻的时候去过两趟。”到“你们是医生?现在的医院都是骗子,我邻居的舅妈的对门的小学同学就是被医院治死的。”几十公里下来,小小的出租车里成了表演单口相声的茶馆。

那也太扯淡了吧?

“好,tfboys小时候的照片到了地方我就摇人。”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董丹丹还是没说什么,到了季氏玉石店,两个人下车进了店子,董丹丹便在后面给董红军打电话。

此时董红军在自己的小院中,跟一名穿着华安局服装的人笑容满面的聊着什么。

这人长得面容方正,口宽耳厚,一脸正气。

此人叫荣健,是江南省华安署署长。

董红军与荣健的父亲荣泽坤是老战友,之前董红军身体不好,荣泽坤几次想要从中海过来看一下董红军,后来董红军被陈羽救了过来,并且跟荣泽坤通了电话,荣泽坤这才作罢。

这次荣健来到青州专程办案,顺带看一眼董红军。

荣健开始以为董红军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没想到见到之后,发现董红军的身体壮的跟牛一样,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听到是一位神医救了董红军,荣健很好奇,这位神医到底张什么样子。

他的老父亲荣泽坤其实身体也不是很好,荣健也想让这位神医帮他父亲看看。

就在这个时候,便听得闲闲的带着冷意的声音传来:“不活了,行,真不活了老子把你送到牢里一辈子别出来。”

萧大丫顺声望过去,就看到萧元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阿元。”

萧大丫仿佛看到了救星。

萧元走过去,一脚把鲁贵踢到一边,把萧大丫拉到自己身后:“把我大外甥弄丢了,三小只小时候照片你们倒还有理了,自己不找,还不让我姐找,一个个的自私凉薄,没心没肺,这样的人家我萧家攀不起,往后,萧家和鲁家再没有任何干系,我姐我带回去,你们给我记着,她姓萧,已经不是你鲁家的人了,你们愿意和离,就麻利的把事办了,不愿意也行,我不介意我姐当寡妇,鲁家没了,我姐一样没了牵绊。”

这话说的冷嗖嗖的,吓的鲁三保家的都顾不上哭了。

鲁三保原来在屋里窝着,这会儿也不得不出来。

他出来之后赶紧跟萧元陪笑:“那啥,也没说不找啊,这就找,这就找孩子,孩子没了我们也急,那是我孙子……”

“不必了。”

一边说,他们也都不胜唏嘘。

他们说了很久,可许强一看,居然没有人去把那辆奥迪R8赶出去,不由对身后两个人道:“你们两个,去把那辆奥迪R8赶出去!”

“是,强哥!”

那两人闻言,又想着许强之前说的光辉事迹,只觉得这会儿怎么也要抖抖威风,才好意思说自己也是跟杨老大混的。于是,两人立马就拍着胸脯,一脸凶恶的朝奥迪R8走过去。

“咚咚!”

两人用力拍了拍车窗。

因为是夏天,所以杨云帆的奥迪R8上挂了厚厚的紫外线贴膜,从外面看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杨云帆一脸不耐烦的打开车窗,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还以为那两人过来有什么事情,tfboy小时候的照片不由皱起眉头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许强呢?叫他过来!”

“杨,杨老大……怎么是您?”那两人完全没想到车里面居然是杨云帆,当场脸就绿了!这是把威风耍到自己老板头上了,摆了个大乌龙啊!好在杨云帆不在乎,不然,他们两就惨了。

“我倒不是怕麻烦,就是担心沈海这孩子整天打架斗殴会学坏。其实,我很看好这孩子。他既然分到我的班级,我就不会让班级里的孩子,有一个掉队的。”

从赵旭见到辛纬的第一面,就知道她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

人的一辈子如果能遇到一个名师,真得是莫大的荣幸,将会改变人的一生。所以,赵旭心里面对辛纬非常尊敬。

赵旭和辛纬聊了一会儿关于沈海的问题后,对辛纬问道:“辛老师,沈海的成绩出来了吗?”

“哪有那么快,下周吧!不过,我看过他的试卷,比我想象中强不少。这孩子还是有希望的,希望赵先生不要放弃。”

赵旭点了点头,说:“放心吧辛老师,我是不会放弃沈海的。tfboys以前的照片”

“赵先生,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是沈海的监护人吗?”辛纬问道。

“是!”赵旭点了点头。

于是,他向辛纬讲了沈海的身世,说这孩子的身世很可怜,父母双亡无人照顾。

辛纬也没有想到沈海的身世会这么惨,对赵旭说:“自己以后在学校会多留意沈海的,让赵旭有事情及时和她沟通。”

“呼……终于开动了。”等了十分钟,前面的车辆,终于缓缓动了起来。杨云帆松了一口气。

这十分钟,杨云帆真是度日如年,一看前面的车松动了,他的奥迪R8就跟穿花蝴蝶一样,在公路上穿梭着,超过一辆辆汽车。

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杨云帆的奥迪R8终于来到了跟许强他们约好的城西废弃仓库外面的一个停车场。

“强哥,你看,有辆红色的奥迪R8开进来了!我们是不是把这家伙赶走?”许强身后一个小弟询问道。

这里虽然是一个公共停车场,但是,在门口站着他们两个五大三粗的兄弟。一般人看到这模样,多半不会自己找不痛快进来。既然敢进来,就是来找茬的。

“去,把他赶走了!他妈的,开一辆200万的奥迪R8,也敢在强哥面前得瑟?想当年,强哥我跟着红袖姐连500万的法拉利FF都砸过,tfbys小时候的照片对方连个屁都不敢放!”许强对着后面的几个小弟吹嘘道。

“强哥,真是威武霸气啊!”那些小弟一脸崇拜的拍马屁道。

两个人一路走出来,很多保安不明所以赶来,想要拦截两人,都被陈羽一脚一个踹飞了。

出了太子会所,陈羽先给女孩打了个车让她离开,自己正要打车,董丹丹的玛莎拉蒂也赶到了。

“陈羽,你……”

董丹丹看着陈羽衬衫上溅射到的血迹,以为他受伤了。

“孔盛杰的血,不用担心,我们去季氏玉石店。”

陈羽坐进了车内说道。

“孔盛杰死了?”

董丹丹惊恐的看着陈羽,孔家是青州城内一股比较特别的势力。

准确点说,孔宇杰和孔盛杰这对兄弟都有光棍气质,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法度和理智,对其它势力更是没有忌惮。

陈羽如果杀了孔盛杰,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首先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华安局肯定会介入,那到时候就很麻烦。

其次孔宇杰肯定会疯狂报复陈羽。

“没有,只是捅了他一刀子。”

陈羽回答简洁。

沈海今年才十三岁,赵旭才二十六岁,两人中间只差十三岁。班级里的家长,大多都是一些三四十岁的人。所以,赵旭这个年轻的家长,在这群人里面,显得有些特殊。

到了正式开会的时间后,首先黑板大屏幕里播放的是校领导的致词和讲话。

赵旭早就听惯了这些打鸡血的长篇大道理。终于耐着性子等着校领导把稿子给讲完了。又轮到了一个外请的优秀教师,谈得是家长和孩子的沟通问题。

关于家长和孩子之间的沟通,赵旭倒是觉得还是蛮受用的。

当外请的老师讲完后,辛纬暂停了黑板大屏幕的画面,瞧着台下的众家长说:“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的家长会。这次,之所以没在分数出来之后召开家长会,主要是想和各位家长沟通沟通孩子们平时的学习习惯问题。”

只见辛纬拿出了一个小本本,开始对每个孩子进行逐一剖析。

说现在孩子的通病,是电子产品和零花钱管教的问题。让家长尽量不要让孩子玩电子产品,或是有节制的给孩子玩电子产品,更不要让孩子带钱来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