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爷子、唐予以和小茗连忙规规矩矩的掏出了身份证和押金,缴纳了之后拿到了房卡,先回到了房间。

至于给冰宫主的信件倒是简单,唐予以和唐老爷子商量了一下,只是简单的措辞写了一下对她身世的猜测,想请她来见一下,信件写的很是客气,想来就算不是亲戚,冰宫主也不会怪罪和一个隐藏唐家计较什么。

写完信后,唐予以就将信件封好后交给了李掌柜,让他代为交给冰宫主,剩下的时间,他们三人就在客栈里面等候消息了。

冰雪灵山雪山之巅,冰宫主的房间,小青神色凝重的拿着一封信件急匆匆的跑到了冰宫主的身旁,道:“宫主,您看一下这封信!”

冰宫主的书信往来,一般都是先由小青过目筛选后,能处理的就处理了,不能处理的才交由冰糖处理,而这封信显然是属于无比重要那一种。

冰糖微微一愕,很少看到小青如此的匆忙,有些奇怪的道:“青姨,是哪里来的信,让你如此的着急?”

“宫主,您还是自己看一下吧……”小青苦笑了一下,表情有些古怪的说道。

病人夫妇两人皆愣了一下。

许阳接着说:“这个方子主治的是气血虚或者经络淤堵的病人,你自己看这个方子,里面是有黄芪和当归大补气血的,但是知母和元参,还有猪蹄,是寒性的,尤其猪蹄还有滑泻之性,不是脾虚者适宜的。”

“再看你爱人,产子的时候出血过多,产后又连续出血一个多月,这在中医看来很明显是气不慑血啊,这是脾为后天之本,是气血生化之源,脾阳虚,所以不能统摄阴血,所以也会导致吃了东西不消化。”

“而在这种情况下,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还加入了滋乳汤,你爱人又没有经络阻滞,反而是脾阳虚,再加上气血虚弱。这方子中用于通络的甲珠、六路通,王不留行。你又没有经络阻滞,它就是会克伤气血的。”

“所以这个方子用下去,就会出问题了。你爱人是纯虚之证,结果误投寒凉滋腻和通络之品,本来脾就阳虚,一下子又是滋腻,又是寒凉,还要重伤一次气血,能不出问题吗?前医的药要是变通一下,还不至于这么严重,不顾辨证,不懂变故,简直乱来!”

秦以竹啊了一声,惊讶问道:“那怎么办啊,星灵医药为了研发红死病的治疗配方,可是投入了海量资金啊。”

“傻女人,你家男人做事从来都是两全其美的,就算这个病毒再变异十次,百次,星灵医药现在研发的药剂同样可以治愈。”

中医讲究治疗根本,红死病的最主要因素就是一种可以在灵气中存活的病毒。

就算经过黑气的修改,也不过是增加了感染普通人的途径,只不过在面对毫无抵抗力的普通人会变得更加凶猛一点,所以才会造成对普通人的恐怖杀伤力。

只要将最关键的病毒清楚,其他就没大问题了。

正说着,张辰电话响起来了,是云无双打来的。

他接通电话后问道:“怎么?你现在都成官方代言人了?专门让你来联系我。”

电话那头的云无双苦涩一笑,道:“张先生,广深市的海关传染病你知道了吧?”

“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出处对我而言小事一桩。我倒是想问问你,这件事有多急迫?”

“非常急迫,原先以星旗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把红死病的传染来源丢给我们国家,而今天在海关发生的传染病事件已经被我国的病毒学家们解析出来了,根源就是红死病的一种。

“鬼前辈,我突破用了多少时间?现在能出去了吗?”林逸没有继续修炼,也是存了尽快离开这里和天行道汇合的心思,所以马上询问鬼东西。

“才过了一天而已,我已经研究过这个传送阵,看来是没办法修复了,只能从这里的阵法入手,我来告诉你怎么破解!”鬼东西本身是阵法大师,研究万衍阵图的度极快,而且有明确的方向,所以一天之内就找到了破阵的方法。

林逸答应一声,就准备配合鬼东西破阵,可忽然之间鬼东西又改变了主意:“林逸,我觉得我们暂时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为什么?”林逸有些疑惑的问道,然后鬼东西就把自己的神识探查共享给林逸,令他也瞬间无语。

这个石室的位置,其实已经很靠近小岛的顶端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是谁说的应该是王霸为了感受天地灵气,修炼造化战诀而特意建立的,问题是现在是涨潮的时候,整个小岛都沉入了海下,林逸通过鬼东西的神识,清楚的看到小岛周围已经围拢了数十只海兽,其中有一只辟地期和两只开山期的海兽。

虽然这片海域还是中岛海域范围,但却绝对不是中岛的安全海域,出现这些海兽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要聚集在这里?难道是被林逸突破时候的动静所吸引来的?

这让拉卡泽特的心里面立刻咯噔了一下!

“我们后来把重点放在这批消失的高手之中,一个一个的排查。”军师说道:“能够排查到一些人的行踪,还有一些人就彻底的找不到了,其中就包括你,铁拳无敌的拉卡泽特。”

听到军师再度提起自己的名字,拉卡泽特的手重又攥了起来。

“你曾经在二十来岁的年纪就靠着一双铁拳在黑暗之城的擂台上打出了名声,成为了那一年拳赛的霸主,可是,没过多久,因为杀了一个富豪的妻子,就被富豪用钱给关进了卡门监狱,这一关就是十年。”

卡门监狱在西方黑暗世界一直是个很“中立”的组织,从来不曾偏向过任何的势力,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什么只要你愿意交钱,那么你抓到的人都可以关到这里来,哪怕把宙斯抓住了,他们也愿意接收——只要钱够。

拉卡泽特就是因为干掉了那个富豪的老婆,因此富豪花钱找了雇佣兵,将拉卡泽特抓住,后者才被送进了卡门监狱。

十年,拉卡泽特进去的时候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等出来之后就是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了。

“事已至此,你也只是个光杆司令了。”军师说道:“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能逃脱,就死在死神的手里,如果你反抗到底,就死在我和阿波罗的手里,想要活命,只有第三条路,你自己来选择吧。”

想要活命,便只有第三条路。

“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确定我是拉卡泽特的呢?”拉卡泽特问道:“你现在的推测很正确,但是并不能联系到我的身上。”

“你的两个耳朵都有拴马桩。”军师摊了摊手:“你只是用面具来挡住脸,但是耳朵的特征还很明显。”

——————

PS:第五更送上!接下来又是高能的月票名单!

虽然有点儿直接,但是相信如果他兜圈子的话,那会更加的让李掌柜厌烦!

“哦?求见冰宫的宫主?”李掌柜听了唐予以的话,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一个小小的隐藏世家的家主,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小说免费居然来求见上古门派宫主?这不是不自量力么?不过李掌柜还是忍着笑道:“你们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帮你转达一下,但是说求见宫主,别说是你们了,我想求见,都是很难的!”

“这……也好!我写一封信,请李老板帮忙转交一下可以么?”唐予以也不强求,毕竟他说的也对,冰宫宫主,哪里是他们一个隐藏唐家的人可以说见就见的?

“这个可以。”李掌柜本来就是负责冰宫的通信工作,冰宫与其他门派和家族的书信往来都是他负责传递的,所以唐予以的要求也不过分,他也就同意了。

“那麻烦李老板了,先帮我们开两间房吧,我们先住下来,然后在这里等候宫主的回信。”唐予以说道。

“住下是没有问题,但是回信么,我就不敢保证宫主会不会回了。”李掌柜说道:“身份证、押金交一下,我给你开房间。”

这种装扮放在热带的海边,确实不算什么,可这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这对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形成极为强大的冲击力的。

而且,蒋晓溪的身材极好,线条流畅无比,怪不得穿包臀裙的时候,能把那种性感发挥到极致。

归根到底,还是底子好啊。

苏锐苦笑了一下,随后说道:“看来……考验我定力的时候到了。”

蒋晓溪对着镜子看着苏锐的局促模样,摇头笑了笑,然后开始穿婚纱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蒋晓溪问道。

不等苏锐回答,她就立刻说道:“其实我真的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也不乱搞男女关系,唯一喝多的那次,还……”

她没说下去。

也许那一次喝多,也是由于她抱着某种目的,抑或是想要为之后发生的事情种下一颗种子。

现在看来,很明显,蒋晓溪所种下的那颗种子已经生根发芽,很快就要枝繁叶茂,把她成功的送到接近目的地的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