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来,难得我们聚一下,再喝两杯。”

眼里闪过一丝莫名,宁杰给对方倒了红酒。

“行。”

......

一个多小时,周安安从小吃一条街走出来的时候,想要扶墙了。

“嗝。”

打了一个饱嗝,李雪儿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嘴。

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这么放肆地吃过东西。

不知为何,她在这位聊得来的网友面前,很容易表示出潜藏在心底的那一面,那种放肆的自由。

“吃饱了,我先回酒店了,明天还有事情做呢。”

酒足饭饱,周安安可是牢牢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

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财富才是真的。

“好的,我送你回去。”

原本想和对方多聊一会,但是李雪儿要照顾对方的感受,自然不会强求。

“谢谢。”

两人都没喝酒,周安安对于妹子的好意自然不会拒绝。

“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故事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后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倒飞而出,摔向十几米外的祠堂!

就在这个时候,狙击枪的枪声再度响起!

陈祖新身在空中,躲无可躲,他的身体之上,再度炸开了一朵艳丽的血花!

苏锐这一撞的力道可谓是极大,让陈祖新把薛家祠堂的牌位都砸倒了一大片!

此时,薛家最重要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

更不巧的是,在陈祖新落地的时候,还不偏不倚的压碎了几把桌椅!

这其中就有薛家老佛爷屁股底下的那一把!

老佛爷这老胳膊老腿的,根本就没法躲避,被陈祖新压在了身子下面,那简直叫一个惨!教师与学生温馨小故事50字

苏锐站在原地,努力压制住因为那一撞而翻腾的气血,拔出手枪,毫不犹豫的瞄准了祠堂内部陈祖新!扳机已然压了下去!

“苏锐,住手!”苏无限这个时候快步走进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喊道:“陈祖新你不能杀!”

都怪她贪心,为了一个新出的限量版包包,就答应了宁杰的要求。

可是,那个包包,以她的零花钱,根本就无力买那个包包。

“走吧。”

瞪了一眼闺蜜,不想扫兴的李雪儿带着男孩向外走去。

没有那些小说中狗屎运一般地和对方撞见,继而演绎出颠荡起伏的对峙情节,周安安跟随对方一路走出酒吧,除了路过的那些男人恶心的目光,什么事都没发生。

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嘛。

“咱们去别的酒吧看看吗?我知道有一家酒吧不错,很安静的。”

走出酒吧门口,李雪儿抱歉地对男孩说道。

第一个地方,就有了不愉快的经历,这个很不好。

“不用了,带我去找点好吃的就行。”

见识了点鹏城的酒吧文化,周安安觉得没必要呆在这种地方。

喝酒了的男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周安安觉得以李雪儿的姿色,在这些地方可不太安全。

就是他自己,平时不碰酒,碰了酒之后会发生什么,周安安也保证不了。

毕竟这把武器太重要,和老师之间的暖心故事容不得有任何闪失!

而现在,已是万不得已的时刻!

“正好体会一下,圣灵级武器的威力。”林云带着几分期盼。

林云还从未见识过圣灵级武器的威力呢。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络腮胡男子内力疯狂灌注,周遭瞬间狂风大作,一股恐怖的力量,在长枪上疯狂凝聚。

“火云枪法,爆发!”

伴随着暴喝,一道可怕的枪影,带着横扫天地的威势,轰然抽打过来!

威力比起之前,强了太多!

“五行剑法!五行篇!”

面对转瞬即达的枪影,林云迅速挥剑,爆发出之前对战时动用的那些手段!

彭!

碰撞处产生可怕的冲击波,将周遭树木山石震飞。

一计碰撞之下,林云被震得后退。

其中的威力,比林云预想的还要高!

“混蛋,给我死吧!”

那气势可怕的长枪,在和林云宝剑碰撞后,络腮胡弟子继续发力,长枪旋转扭曲,产生惊人的弧度,继续向林云抽打而来!老师教育学生的故事

彭!

又是一招硬碰,林云整个人都往后倒飞一大截。

苏锐直接无视了山本恭子的仇恨眼光,一把拉起她的手,说道:“已经到了地方,先别装什么贞洁烈女了,接下来要开始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说着,苏锐竟是直接对山本恭子来了一个极为高调的公主抱,就这样抱着她径直来到国安已经专门为他开好的房间之中!

而酒店走廊的摄像头,清楚的把两人的亲昵动作全部都记录了下来!

进入了房间,苏锐把山本恭子直接扔在了床上,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意,后者的身体也被柔软的床垫给弹的颤了几颤。

“呦呵,这还是一间豪华大床房。”苏锐事先也没来过,只是知道房间号而已。

“很抱歉,既然只有一张床,今天晚上只能我睡床上,你睡地上了。”苏锐一句话又把山本恭子给气的头上冒青烟。

“你到底要怎么样?”山本恭子坐起身来,怒目而视。

可是,在封闭的房间中,她一个女人坐在床上质问一个身手远比她强大太多的男人,这种动作和氛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啥?强哥,林姐有事找我帮忙?老师和学生之间感人的故事嘿,说啥帮忙啊。林姐,有事直接吩咐就行啊!”

说完,刀疤兴奋无比。

然后对着手下的小弟一挥手道:“听到没!还愣着做什么,先把这小子扔出去,然后咱们再去办林姐干活!”

“是!”众位小弟也都精神奕奕。跟着林姐混,那地位顿时是水涨船高!

“咦!”不过,那许强眼睛一瞥,忽然间感觉一旁刀疤要对付的小子有点眼熟。

“你不是那个……那个,神医啊!”

话一出口,许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哈哈大笑道:“神医啊。我可找到你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跟你见面啊。”

看着刀疤脸手下那群人莫名其妙的脸色,许强先是走过去,每个人都揍了一个暴栗,在对方的痛哭之下,嚷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怎么得罪到我这位神医朋友了?”

“神医朋友?”

刀疤脸更加奇怪了。他跟许强很熟悉,从来没听过许强还认识神医。

而且,眼前这个土鳖,怎么看也不像神医吧。

“为什么我从你的表情里,感受到了一点点的不服气?”苏锐更加用力揽住山本恭子的腰,还在上面捏了捏。

这一下把山本恭子的身体又捏的软了几分。

这个女人真的浑身都是敏感地带,这一点倒是远远出乎苏锐的预料。

“这是我没有准备好,如果再来一次正面交锋,现在我们的角色就要颠倒过来了。”山本恭子冷声说道。

她的身体越是发软,心中就越是屈辱和愤怒,对苏锐这个男人也越是充满了仇恨!

“颠倒过来?现在说这些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苏锐的语言之中已经满是嘲讽。

“你必须放了我。”山本恭子冷声说道,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搂着自己进入了电梯。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那么自信?”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女人越发的有趣起来,至少,嘴巴够硬。”

“东洋商务考察团还会在华夏停留十天左右的时间,如果十天之后,在考察团离开华夏的时候,我仍旧没有露面,那么我的属下肯定知道我遇到了危险,到那个时候,整个华夏将会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