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纵却是打断道:“妈,这件事情,我觉得得咱们亲自来,人家来家里做客,我们得显示出足够多的诚意哈。这样吧,我看不如,您去端茶,雨柔去切水果,而爸则是去给弄点小吃甜点……”

“那你呢?”

“你干什么?”

“你倒是挺会选的……”

难得。

他们三个人,同一阵线,同时发问。

而叶天纵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旁的荣先生则是笑着说道:“真是太麻烦你们了,那就多谢了。我看叶先生好像挺健谈的,这样,不如让我和他聊聊天,解解闷儿,你们看怎么样?”

荣先生开口,立刻就化解了尴尬。

任东国和任雨柔二人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张春琴是从来不会服务人的。

这话说得,张春琴心里美滋滋的。

而任东国父女俩,则是完全搞不懂了,说是要来帮忙解决问题,但是怎么感觉他被同化了似的,说他是张春琴的铁杆也不为过。也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可是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就只能够寄希望在他的身上。

“没有没有,叶先生太客气了。”

“我这黄记美妆,其实就是个小本生意,没有那么厉害哈。”

荣先生很谦虚。

而叶天纵需要抽时间和对方先做个交易,便是高声说道:“妈,我觉得人既然来了,是不是得端茶递水,弄点水果点心什么的?”

“啊?”

“不用不用……”

荣先生还没有说完,叶天纵则是瞪了他一眼,他立刻就吓得不敢再有任何言语,然后叶天纵这才继续说道:“妈,您说呢?奶娘王爷求喝奶反正,漫漫长夜,咱们有的是时间。”

“嗯,有道理。”

“福伯……”

张春琴就要喊人。

叶枫摇摇头,“我们不能这么理解,首先,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现在他们能够给我们想要的,我们能够给他们想要的,所以,我们就有合作的可能。

其次,我们的合作也就仅限于这次,以后他们要是胆敢做伤害于炎国的事情,我们依旧会和他们不死不休。

而且,我刚才已经调查了一下,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雇佣兵都是无奈加入的,他们也是苦命人,但是却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所以,我们也有选择的余地!”

听到叶枫的一顿分析,其他人的眼神也是开始缓和起来,没错,很多人都是因为钱才参加了雇佣兵,但是也有很多人却是因为生活的无奈才选择加入了雇佣兵这个组织。

“灵元,调查一下这附近的雇佣兵团,记住,要有原则性和实力足够的,如果是一群只会拖我们后退的人,那我们还不如不找!”

灵元立即点点头,然后十指就在键盘上开始飞舞起来,很快,他就抬起了头,“局长,三皇子给重臣当尿壶找到了!”

“是,妈。”

叶天纵笑着点头。

没想到,居然是荣先生。

而对方,明显是畏惧自己,恐怕这就是一个巧合。

但是,既然是机缘巧合,那倒不如,利用这个机会,直接收网。

而任东国和任雨柔二人,则是对荣先生心中有质疑,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就只能够暂时性的听之任之,看稍后,叶天纵会如此来处理吧。

来到客厅坐下。

张春琴很注重细节。

虽然是客人,但是却被邀请坐在主座的位置。

那荣先生,如坐针毡,几次都想要起身,但是都被张春琴安抚下来。

而叶天纵也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只是对对方点了下头,示意让你坐下,你就坐下。

结果,这荣先生倒是没有再推脱,一个劲儿的点头感谢。

而他这样的表现,就更加验证了叶天纵的猜测。

既然他是自己的人,那么,现在处理这件事情,就必然有门道。

尽管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他看得出来,对方应该是畏惧自己,皇后朕吃到你奶了自己的震惊,完全就不亚于他。便是点了下头,站在旁边,恭敬的喊道:“荣先生,您里边请。”

“言重了,言重了哈。”

荣先生很尴尬,事已至此,多想无益。

他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往里走,等回头,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去跟对方解释。

他知道,这叶天纵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得罪他,自己将会有很大的麻烦,所以,现在没有办法面对面,就只有见机行事,确保跟随着对方的意愿走,这样,或许会降低一点误会所造成的后果。

所以。

听到对方这么说,他更加忐忑不安,接连点头,一副卑躬屈膝,讨好的模样,跟着走进去。

张春琴走来,路过三个人旁边的时候,还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冷冷的说道:“看见没有,人家这个素质还有气质,是你们能够比得了的吗?人家可是省城来的大老板,黄记美妆,那是全省都出名的,最近更是要扩散到全国,他们本身就有美妆品牌生产基地,这次咱们能够搭上这趟快车,可是我努力争取了好久才弄来的,我警告你们,可千万别给我搞砸了,知道吗?”

这……

怎么可能!

付升隆也是一愣,他可不认识眼前的庞华,他更加不清楚他是自己学生司水芸的外甥。

当然,庞华也不清楚自己姨妈司水芸,她在付升隆教授心中的位置。

再者,司水芸和付升隆不过是一对露水鸳鸯,那些过往旧事早已被付升隆抛之脑后。

虽说,司水芸前几天跟他提过一次,《皇子的军妓生涯》txt有那么一个男童也是有自虐症状况,请求他帮忙看看。

万般渴求之下,付升隆这才你答应方便的话,没有问题。

付升隆好奇地看着庞华,向他问道:“你认识夏先生?”

刚才通过庞华说话的语气,付升隆听出来庞华这人对夏先生不尊敬,若是两人不和睦的话,他更不想多跟他废话,免得影响夏先生的心情。

庞华鄙夷地看了夏树一眼,呵呵一笑道:“付教授,不瞒您说,这家伙就是一个捏脚的,您跟他站在一起,要特别注意别被染上了脚气!

您现在有空的话,咱们去对面的咖啡厅聊一下吧,晚上我姨妈司水芸在悦榕庄为您接风洗尘。”

苏锐之前只是听说过这个女人,据说此前一直在国外,近期才回来。

只是,这次张家二代居然敢组团来找苏锐的麻烦,真的是一件非常值得玩味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辆轿车来到了酒店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应该才刚刚读大学,这是张飞龙的儿子张齐扬。周府奶娘九娘

“你们开车都不长眼睛的吗?”苏锐的眼睛只是从对方的身上一扫而过,便露出一副不认识他们的样子,指着近在咫尺的车身:“要是撞到了我怎么办?”

说着,他二话不说,走到车头前面,直接一抬脚!

砰!

奔驰车大灯竟然直接被苏锐踹碎了!

要是比起嚣张跋扈来,谁能是苏锐的对手?

你特么的差点撞到了我,难道说老子还不能踹碎个车灯解解气吗?

事实上,如果换做是别人的话,苏锐恐怕还真的不会这样做,

但是这次是张家,是他一贯看着不顺眼的张家。

踹个车灯,就当是开胃菜了。

“叶局你来了啊,欢迎啊”刀疤脸笑呵呵的走了过来,还伸出手。

季风辰直径走了过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直接无视了他伸过来的手:“说吧,什么事?”

“叶局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既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我们的请求,我们当然也要痛快点了”兽疤脸说道,随后将箱子拿了出来“我想我们兄弟以后一定会有需要叶局长帮忙的时候,这是10万块钱,是送你的一点见面礼,这10万块钱虽然不多,但这是我们兄弟的一点心意。以后叶局长手头要是不宽裕了,只要你一个电话,兄弟们一定不会吝啬”

“当我要饭的呢,就这点钱?”季风辰扫了箱子里的钱一眼,悠悠的说道。

刀疤眼起身走了出去,没多久便又拎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这是50万”

季风辰什么话都没有说,抱着手臂摇了摇头,意思是钱不够。

刀疤眼又再次离开,一会后又拎了个箱子回来:“这是一百万”

季风辰咧嘴笑了一下,随后站起来,阴冷的看着他们说道:“这个世界上比我有钱的一定有,但是绝对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