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荣这天受到的屈辱以及不愤,重新让他定义了思想。他本无此意,却让人激怒有了那一份心心念念的财富。

就像此时的陆金荣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其实也没有什么风景了,天已黑了。有沙粒透过风,打在了玻璃上。好像在演绎着陆金荣现在复杂的内心。

在停尸间内,赵怀安看着田黎明冰冷的身躯......

心中一片的寂静,其实来的时候,他有千言万语无法述说的感情。可是真的到了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站在一旁的陆小敏,看着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今天堕落成这个样子心中不免有些痛楚,

就当赵怀安触碰田黎明身体的时候,一直默默无闻的陆小敏说道:“怀安...,明天你不用去参加股东大会了...”

赵怀安有些不解地回望向陆小敏,歪着头,心说这个丫头今天是怎么了,往常不对这公司有什么关心之事,今天是...?就这样想着,可是陆小敏的下一句话,却让他一下子愣住了。

“你在公司已经没有股份,现在你已经不是赵氏集团的总裁了!”。

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先是向着陆小敏问道:“你爱过我吗?”。

陆小敏把脸撇到了一边儿,没有回答。赵怀安一笑道:“我就当你没有爱过了!嘿嘿...”

扭头又向着陆金荣问道:“告诉句实话,是不是你安排人杀了我二舅?”。

“你说呢,产奶速度太快怎么办赵总!”,陆金荣只是冷冰冰回了一句这样的话。

赵怀安深深地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当你是了!我就草泥马!陆金荣!老子何时亏待过你!你要这样对我,这样对我!”。

话说一拳头就向着陆金荣的脸上打了过来,陆金荣不急不缓伸出手来接住一个过肩摔把赵怀安摔在了地上。使得地面发出了“咚”的一声。

陆金荣扯了扯领带,看着倒在赵怀安说道:“赵总,别忘了。你从小到大,一直都打不过我。还有你问为什么?就因为那个躺在床上的老不死把老子连人都不当!二十多年的兄弟!二十多年的兄弟!你知道那个家伙说我是个狗,你竟然不作反驳,顾着他一起报复我。你信任我是吗?你信任我,为什么每一回我发出的文件,你都要亲自看?啊?”。

“哦。”上官岚儿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她本来就不是来怂恿徐灵冲对付林逸的,之所以提起林逸,只是照林逸信中跟她说的那样为了扯起话头,奶涨的很快是什么原因将话题往于哲和南天勇身上引而已。

稍微顿了片刻,上官岚儿便道:“最近我听周围人传言,说冲天阁有人在满世界打听迎新阁新人的事情,不知道徐师兄有没有耳闻?”

“岚儿小师妹说的,莫非是南天勇和于哲那对师徒俩?”徐灵冲身为冲天阁大少,冲天阁但凡闹出点什么动静,都绝无可能逃过他的耳目,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了如指掌。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本小姐也就是听人提过一嘴,只是觉得他们找的这个迎新阁强势新人,搞不好跟林逸有关联。常听人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徐师兄如果不方便直接对林逸动手,倒不如跟这俩人联系一下,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呢?”上官岚儿假装漫不经心地提议道。

徐灵冲闻言一愣,随即眼睛一亮道:“对啊!岚儿小师妹可真是冰雪聪明,如果你不提醒,师兄我还想不到这一点呢!”

其实这事儿他完全可以让元莘去干,但是他自从在夏晚星家待久了,也接了不少地气,这种事他能干就自己干了,不懂还能问一下叔叔。

在这个村子里他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原家二少,大家也不会因为他富有而对他怀有各种目的,村子里这些老人家都很淳朴,对他也很好,让他对云雾村有归属感。

他们两出去后,家里就剩夏晚星一个人了,遂溪县这边,每年中秋之前的几天天气都十分好,今天依旧如此,夏晚星趁着天气好把家里冬被和冬衣拿出来晒一晒,奶速太快如何解决中秋后,遂溪县虽然不至于冷下来,但是阳光会减少很多。

趁着这几天天气好,把被子都晒晒!

晒好了被子,夏晚星就开始准备她的冰皮月饼。

糯米粉昨天她就磨好了,去超市又买了其他材料,这不她拿了一个不锈钢的大盆,倒入糯米粉、粘米粉、淀面、纯牛奶、糖粉、菜油等混合起来搅拌成顺滑无气泡颗粒的面浆,然后倒进蒸盘里放进蒸箱蒸二十分钟左右。

然后拿出来,趁着热的时候再次搅拌至顺滑,先放凉后再放进冰箱里冻两个小时左右。

顾卿卿并不领情,拖着共享单车就走上街边的人行道,骄纵执拗的背影映在白谨宸的眼底,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白谨宸才转身离开。

不欢而散的结局让跟在他身后的刘思宇直摇头,同时他也很好奇两人之前是如何认识的,不过仔细那么回忆,这姑娘长的很眼熟,这不就是这两天老板让他调查的人么!

“宸哥,这姑娘是不是就是顾卿卿?”

“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长的好看就是脾气有点暴躁。”

……

白谨宸头也不回的朝车子驾驶走走去,刘思宇还在他耳边喋喋不休,张口闭口都是顾卿卿。

“钥匙给我!”

刘思辰茫然看他,还没反应过来白谨宸已经关上门,吃什么可以消除涨奶“今天你可以下班了!”

话音刚落,车子就从他眼前轰鸣而过,川流不息的马路上刘思宇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他做错了什么?下班了?什么意思?他不过就是多说了几句话而已,重点是钱包啥也没带!他要怎么回去?!

当顾卿卿气喘吁吁的赶到公司时,蒋媛媛已经站在会客厅门口等候多时。

她不只做一份,她做了绿的,粉的和白的三种颜色的冰皮,然后趁着冷冻冰皮的时间开始做馅料。

老夏和原静野都不是很爱吃甜的,因此夏晚星做的馅料很少放糖,她准备做抹茶馅、果酱馅和经典的红豆沙馅的。

除了冰皮月饼,夏晚星还要做一些传统的月饼。

因此她还得做油皮,事情还挺多的。

等老夏和原静野回来,夏晚星馅料才刚刚做完,正在和面呢。

夏晚星做的普通月饼和市场上的不太一样,准确的说她做的应该是酥饼。

没办法,她不爱吃那种月饼,老夏也不爱吃,涨奶太快怎么缓解因此做成红豆沙馅的小酥饼或者鲜花饼意思意思就好了,毕竟做给自己人吃还得他们喜欢才行。

老夏和原静野进进出出的搬了不少东西回来,东西多到都堆满了进门的过道。

整理好东西后,老夏就进了厨房帮忙和面,酥皮需要做一份油皮,夏晚星抱出一罐猪油,原静野见状上前帮忙接过了和油皮的任务。

夏晚星怕他洁癖,给他找了一双那种医生专用的手术手套,揉面不脏手。

这是最美的逆行,是最美的背影!

影响力巨大的自媒体们也都纷纷发表文章,对苏锐的壮举大加赞颂。

苏锐这一段时间没有呆在国内,对新闻看的也比较少,事实上,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无数华夏同胞敬佩并仰慕的对象了!

一开始,还有很多人担心杳无音信的苏锐牺牲在了德弗兰西岛上,不少人还自发的组织了大规模的祈福活动,后来,华夏官方发文,说已经找到了苏锐,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回国了。

这一则消息一出,才让华夏的民众们都放下心来。

然而,对于苏锐的身份,华夏官方却一直没给出什么解释来,甚至是似乎有意掩盖。

甚至,有许多记者与媒体都去调查苏锐的真正身份,但是却没能找到,每次调查一出现可能进行下去的线索,就会发现这线索被掐断了。

有些聪明的记者就能够明白,苏锐的真正身份是他们不能够碰触的领域。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自然消停了,但是自媒体们的各种伤感类抒情类的文章还在继续。

终于回来了。

最近一段时间,苏锐在西方实在是太过疲惫,这种疲惫不止是身体上的,精神上更是一样,而现在,宁海就已经成为了苏锐的避风港。

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就会让他浑身的疲惫都得到消解。

苏锐走到保安室门口,陈大武看到了他,立刻激动的不行,隔着窗户用手指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锐笑了笑,走了进去。

“你是谁啊,这里是安全重地,闲人免进!”一个小保安说道,他的年纪看起来不大,应该是新来的。

“你……你知道个屁!”陈大武见到小保安跟苏锐说话如此不客气,立刻推了对方一把,说道,“以后话不能乱讲,这是我们集团的姑爷!”

苏锐笑了起来:“大武,不容易啊,说话终于利索了啊。”

陈大武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不是一见你太激动了么?姑爷,我可听说你在那边立了大功了,你是不知道……”

苏锐这才刚从机场躲开呢,转眼又听到陈大武这么说,脸上顿时布满了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