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晚星一脸你脑子抽了的看着原静野:“喂,这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不用说出来吧!”

原静野被气笑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知道了什么呢!

“没关系,你说~”

夏晚星见他一脸严肃的模样顿时有点怕怕的捏紧了衣角:“你和元莘不是那个关系吗!”

原静野闻言眉头一皱:“我和他还有哪个关系?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世初》的那种关系啊!”夏晚星一脸我懂的。

“世初的关系是什么关系?”原静野不解,说实话有时候他还真不太懂夏晚星说的都是些什么鬼。

“其实我已经说得很直白啦!你可以上网搜搜哒!”夏晚星觉得原静野应该不喜欢别人当着他的面说他是gay吧。

原静野看着她,总觉得接下来他会被她气死,不过他还是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不过搜之前他问:“是哪两个字?”

夏晚星赶紧说:“世界的世,初中的初~”

说完她左看看右看看一脸虚得慌。

“看着确实有一些像【玄冰鉴章】。”

杨云帆反复观摩石龛之中的那一枚冰晶符牌,他感觉到了这冰晶之中,有着复杂的水元法则在波动。

只不过,这冰晶符牌的内部,道韵已经完全流逝了,道纹也黯淡无比,这具体是什么级别的道印存在,杨云帆无法判断。

“除了这东西之外,你还找到了其他水元法则的道之印章吗?”

杨云帆无法判断这一枚冰晶道印的品阶。

不过,他可以肯定,这东西足够帮小黎,拿回去交给叶青黎交差了。

刷!他将石龛合上,收入储物袋内,听女朋友撒娇会硬又询问太古血魔的其他收获。

“没了。”

太古血魔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剩下的,大部分都是火焰法则,大地法则的道器,不过这些都已经破损了,价值不大。

还有几件,乃是我魔族一脉的毁灭法则的不朽魔器。”

因为有着天道誓约,太古血魔在杨云帆面前,根本无法撒谎。

一旦撒谎,杨云帆会瞬间感应到。

米娜看我一脸正色,没有丝毫的邪念。

这才放心的让我继续为她治疗。

等最后一关被冲开时。

米娜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完全的瘫软在沙发上。

她感到一个新生的自己在慢慢的回来了。

出了一身的香汗。

把额前的秀发都打湿了。

我每一次用真气进行冲关。

米娜都会感到一阵晕眩。

她能够清醒晰的感觉到我的真气在她身上流动。

就像鱼儿在管血管里畅游。

疼痛慢慢的减轻,直到最后消失。

神经系统恢复正常。

所有的感觉都回来了。

她雪白的俏脸上又恢复了红润。

她这个样子真是美得让人迷醉。

我几乎不敢看她,生怕自己心猿意马。

泪水从米娜的眼角无声的滑落下来。女生怎么撒娇男生才喜欢

她又恢复了女人的感觉。

这样的人才,若能完美的收服,谁会拒绝?

“果然瞒不过!”

听到杨云帆的要求,天荒古佛和司空琪对视一眼,心中苦涩无比。

他们刚才的誓言之中,没有许下时间。

这就给他们留下了许多操作空间,可以是一万年,十万年之后,再给杨云帆带来天照佛卷。

等到那时候,他们肯定踏入永恒境了,完全不需要惧怕杨云帆了!可惜,杨云帆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小伎俩。

“好吧,加上三年这个日期。

若是办不到,我们自动成为蜀山剑主麾下奴仆。”

两人无奈,只能重新再起誓。

杨云帆思索了一下,发现没有了漏洞,脸上的冷意退去,换上了一副笑容,道:“两位,三年之后,我们再见。

希望到时候,你们不要让本座失望。”

这一笔买卖,杨云帆赚大了!再不济,也能收下这两个,有着永恒境潜力的奴仆。

……“刷刷刷!”

原静野照着她的提示一搜,手机页面立即出现了一部动画片内容,撒娇的话给男朋友听他仔细的浏览了一下简介。

夏晚星只觉得原静野背后升起了一份黑色的背景,开着一朵朵漂亮鲜红的彼岸花。

原静野看完后,两手撑大车门上,夏晚星圈进他的手臂里,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夏晚星看着原静野的笑容,顿时心理咯噔一下:“那个,我真的不会鄙视你们,也不会乱说的哈!”

听着她的话,原静野气的要死,他总算明白夏晚星为什么总是觉得他太弱了,看来她是把他当成需要照顾的“受”了。

知道夏晚星把他当成了gay,原静野自然是又气又好笑,他不知道他和元莘有什么亲密的举止让她有了他们是gay的感觉。

不过这个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小姑娘得好好教训一顿了。

原静野伸出右手捏着夏晚星的下巴凑近他,两人离得很近,原静野只要一伸头就能吻到她嫣红的唇。

不过现在他是要教训人:“听好了,我只说一遍,我不是gay,我性取向正常,我和元莘只是上下级的关系,当然私下里我们也是朋友,所以麻烦你把你这小脑袋瓜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象清干净。”说着还伸出左手点了点夏晚星的脑袋。

刘鸿远爸爸听了这话心里很不高兴说:“你说这话怪轻巧,你说这话有什么意思呀?你没生养过他,自然是不疼的了…”

倾城一听这话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心里也有火但是很认真严肃的说:“爸,你说的没错…刘宇我没生我没养,但是我打算进这个家门和你儿子在一起,女朋友撒娇你是啥感觉我就知道刘宇,他就是我责任,可是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在你眼里我始终是个外人,你怎么想的,你是不是觉得你养了他这么多年,孩子这两年跟我亲近然后你心里面不舒服。”

刘鸿远不悦气呼呼说:“爸,你这就不对了,孩子和倾城两人之间关系亲近,我觉得挺好的呀,这样对孩子不错的呀,我真的服了你,我觉得孩子和倾城之间要是关系好了,我反而很高兴呢,他们娘俩没有间隙,我的日子很好过呀!”

刘鸿远妈妈听这句话脸色也变得淡然笑呵呵的说:“是呀,这般情况下咱们也省心呀,以后孩子再怎么样还是跟爸爸妈妈亲呀,不能一辈子跟着在咱们,你这态度这心态就是不好,孩子不喜欢跟我们,就让他自己去玩就是的,你老是管这么紧干啥呀?”

这也是为什么肉票只比粮票贵一倍的原因,这个时候,谁还管能不能吃上肉啊!这个时候,能不饿着才最重要。

也就方圆,才会光想着吃肉。

“啊!您真要啊?好不好嘛 撒娇八连”

“当然要了,这是十块钱。”方圆拿出一张十块的纸币递过去。

他知道肉肯定不便宜,所以出来的时候,就多带了一些钱。

看到方圆递过来的钱,中年人连忙接过去,然后把怀里抱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些票。

中年人拿出来的这些票,可以说五花八门,基本上什么都有。

很快中年人在这一堆票里挑出来几张,递给方圆说道:“一共二斤,您数数。”

方圆并没有大方的说不用了,我相信你什么样的话,而是很认真的数了一下。

没办法,肉票太贵了,少一两那可就是五毛钱,如果在后世,五毛钱掉地上,还要考虑一下捡不捡。

但是在这个年代,五毛钱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么说吧!如果是吃商品粮的家庭,五毛钱足够两个人三天的生活费了。

还有,你既然知道如何进入元始玉虚宫,那么,你一定知道,若是被困在元始玉虚宫,怎么才能离开,对不对?”

“告诉我!”

“只要你告诉我一切,我可以解除你我刚才的天道契约。”

杨云帆的母亲,七公主姜瑾言!还有不少紫金山一脉的长辈,当年为了寻找瑶池女帝,不顾一切的闯入元始玉虚宫,被困在九曲天河大阵之中。

空桑仙子不愿意转世重修,躲避劫雷。

拼着陨落的代价,她也要去渡,一千年之后的不朽劫雷,就是想将那些人救出来。

杨云帆之所以与空桑仙子定下这个千年之约,除了希望拦住空桑仙子的寻死行为,另外一方面,也是希望可以给自己带来压力,迅速提升修为,去救出他被困的母亲。

苍天可见!太古血魔,竟然知道元始玉虚宫的秘密。

杨云帆太激动了!“大哥,我哪有什么办法?”

太古血魔被杨云帆的狰狞表情吓了一跳,退后数十米,忙摇头解释道:“大哥,元始玉虚宫,那可是比无终仙境还诡异的地方,一旦被困在大阵里面,几乎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