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娴娴开门见山:“人就在房间里,情况我在电话里说过……”

她一边带几位抄回廊往里走,一边说着简佳谊和霍世暄的故事。

听完之后,几个警察同时表示:拳头硬了!

林队长把银晃晃的手铐按住,说:“他要是真敢挖肾,直接入刑法,判他个故意伤害,牢底坐穿!”

戚钰海严谨地说:“那也要根据受害人的伤残程度,一般我们说……”

于娴娴心急,道:“戚律师,这些您打官司的时候再议,现在我的诉求就是赶紧制止犯罪,把人弄走。”

林队长比了个OK的手势:“遇上你算他幸运,真让他犯罪既遂,那后悔可就晚了!”

几个人在最北边的客房附近埋伏下。

于娴娴里外打点好,推门进去了。

简佳谊神思恍惚,还坐在房间里:“于经理。”

“其实,如果要购买江南苑的房子,您以后直接找我就可以了,宝儿主要负责御水湾那边的房产……”

巴拉巴拉,说了大半天,不过表达的东西很清晰,所以李约马上就明白了:感情这位是来拉客户的。

他饶有兴趣的问道:“江南苑有复合式豪宅吗?最好是200平以上的。”

“有!当然有!”

房雅精神一震,立刻就准备介绍。

“你在这儿干嘛?房雅,请管好你自己大事儿,这位先生是我的客户!”

正说着话,赵宝儿拿着合同走过来了,见到房雅,她瞬间提起戒备,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感情这两人不是朋友啊!

李约仔细一想,也便释然,一个公司旗下的销售美女,第一次很疼不敢第二次了怎么可能关系好?

不过他对此也不以为意,有时候,出现竞争才是好事儿。

“没关系,我们只是随便聊聊天。”

他一开口,赵宝儿怔住了,房雅则是大喜,更热络的介绍起来。

比喻兵器,或者铁矿,或者是山上打来的猎物,大米干脆特意开辟出一块空地,让大家都来交易,他们保证所有人的安全,却又不收取任何的费用。

这样的好事传出去后,这个山村就变得更热闹了。

甚至吉利尔家族的也有人来这边观望,等张凡过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欣欣向荣的一幕,他也惊叹大米这个黝黑的不起眼的姑娘,居然还挺厉害的。

所以张凡在这里住下几天,教导那些村民修渠道,把天河水往田地里引,教他们做水车,把低处的水引到高处去,还教这些人把挖到的铁矿石加工成铁器。

做成菜刀镰刀之类的农具。

还教会了这些村民把一些活捉的野牛野山羊野兔子都圈养起来,张凡的脑子里似乎有无穷无尽的本领,让跟在他身边的大米和飞骆驼是惊叹佩服不已。

这只有神人,才会有这么聪明的脑子,好像什么都会?第一次同房一晚上6次

简直厉害的让人不敢相信。

“你们生产力太低下了,我在这边再住二天,教教你们,火焰山不该是只能填饱肚子的地方,它应该变成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方川眼神一凛,看了一眼那胖子道:“无论小东跟我有没有关系,你这样乱搞,不把孤儿的命当命,我能饶你?”

胖子勇连忙道:“是东哥他求我的,后来我才想出这招。我单子都发下去了,庄也出了,东哥他不愿意,我实在没办法啊!”

方川冷笑一声,身上杀气澎湃,冷冷地看着胖子勇:“没办法?”

“胖子勇,你这实在太过分了!”付强也吓到了,连忙道:“方哥,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方哥,饶命啊!”胖子勇吓得脸色苍白,浑身肥肉直抖。

方川看了一眼胖子勇,然后看向小东:“小东,你怎么说,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我吗?”小东年纪小,哪里经历过这些,这个时候也有些胆怯,吞了吞口水,看了一眼胖子勇。

“你就是强哥?”方川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却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人。

强哥连忙道:“方先生,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当天你们抓宋少,不,宋文杰的时候,我就在场。”

“什么,就是这个人抓的宋文杰?”

“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方川?”

“他就是赤水县,黑道老大都不能惹的人?”

原来,在场的人当中,做错一次进去一次c好多人因为经常混迹于这些场合,也听说过流传出来的,关于方川的事迹。

他们好多人,还拿着方川的事迹,到生活当中吹牛逼。

明明是道听途说,却说得跟当场见过的一样。

最近道上最流行的,就是说方川为了一个女人,调动了警察、混混以及工人三方找人的事情。

为此,方川还打掉了一个流窜贩卖人体器官的组织。

在他们想象中当中,那个传说中的方川,至少也是三十多岁,脸上至少有一道刀疤才对。

他们哪里能想象,传说中的方川,竟然是一个小屁孩,看起来,没十八岁吧!

“我们要出发了!都不要急,慢慢来,别掉队!”

长城炮打头,后面是网友们的各种车子。

有十几万的,有几十万的,也有一百多万的,有轿车,有SUV,也有旅行车、房车。

总之五花八门,完全看不出是个迎亲队伍。

但大家的心情都很高兴,一路上说说笑笑。

余真则坐在长城炮的车厢里,用手机拍着后面的车队,开始了今天的直播。

“哇,这个迎亲车队牛皮,绝对是史上第一!”

“哈哈,这么多人去迎亲,新娘家绝对会吓一跳吧。”

“敌人来了,快保护我方新娘撤退!”

……

迎亲的车队开出大山,穿过小镇,直奔县城。

新娘子叫杨洁丽,其实也不是县城里的人,而是县城旁的村子,她跟黄建是在县里酒厂自由恋爱的。

白云村这样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有女孩愿意嫁进来。图解第一次有多疼

当时两人谈的时候,意思是让黄建去上门,做赘婿。

但后来黄建回了村里,加入了酒厂,觉得白云村以后会很好,自然不想再去上门。

杨洁丽的父母自然不肯。

从来都只有山里姑娘往外嫁,哪有住在县城旁,还要往大山里嫁的?

白云村那个地方,到镇上就几十里地,一下雨连门都出不了。

关键还穷,穷得起灰那么穷。

女儿嫁到那里,能有什么幸福?

但杨洁丽就看中了黄建这个人,说就算嫁到山里,她也愿意。

在她的百般坚持下,她父母只能点头。

但是,他们要黄建家给12万彩礼。

为了这些钱,黄建家也是东拼西凑。

好在大家都知道黄建能赚钱,有钱的就借了,加上前几天余真给的,彩礼倒是够了。

但双方家长的心里,却因此闹了点隔阂。

车从大路拐进一条小路,杨洁丽家就在前面不远,但小路比较窄,余真担心等下车多了,堵住路出不来,就让网友们把车停在大路上,大家走路过去看热闹就好。

话起了个头,感觉眼前有风晃过。再定睛一看,于娴娴早就一溜烟跑了。

半空中只留下一道残影,以及那句兴奋的尾音:“谢——谢——龙——总——”

龙卿:“……”

龙卿:“哎,顶到处女膜是什么感觉女人就是麻烦。”嘴角疯狂上扬。

夏志:“……”有本事您不要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

戚钰海收到命令后,坐着直升机就赶到了,熟门熟路比上次还快,只花了二十分钟。

于娴娴在电话里麻烦他再带几个警察朋友,一行人五个直奔顶层,于娴娴在电梯口亲自接待。

戚钰海精神矍铄,穿一身西装,见着于娴娴未语先笑:“又见面了,于经理。”

几个警察有些惊讶,平时戚钰海律师不苟言笑,他们是他的朋友,很少见他这样和善放松。

于娴娴同样和颜悦色:“擎等您来救场了。”

戚钰海介绍她认人:“这是辖区支队的林队长,这是于经理。”

二人互相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