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的女人连忙拉住了男人,说道:“这么晚了,出去不安全,我看还是算了吧!”

男人见着自家媳妇这么一说,再想着傍晚时分村里出了两条人命,心里不由地颤栗了一下,也有些害怕,又倒在了床上搂着媳妇继续睡。

这一夜,小刘村的村民被村口的狂笑声给弄得都没有睡好。

一清早,几个胆大的村民就来到了村口,看到一个头发蓬乱的身影依靠在大树底下,一动不动的。

“走,看看到底是谁?”一个村民壮着胆子,吆喝着其他村民,小心翼翼地朝着大树底下走了过去。

看清了树下身影的面孔,一个村民满脸惊诧道:“这...这不是刘黑虎的儿子...刘涛吗?”

“昨晚上就是这个小兔崽子叫了一夜!”一个村民恨恨地骂道。

都怪这小子,昨晚嘶吼叫了一夜,吵着他睡不着叫。

“昨晚听他胡乱喊,难道这兔崽子变傻子了?”一个村民惊疑地说道。

“肯定是,还珠之浴火重生刘黑虎被杀,这小子没依仗了,不疯才怪!”

直到傍晚,张翠莲进屋来喊刘武起来吃饭。

刘老根已经回来了,围着桌子坐着,脸上挂着一丝愁容,看来刘武打算明天去江城的事儿,已经从自家媳妇张翠莲那里得知了。

“爸!”

刘武出来看着父亲喊道。

“坐吧!”刘老根幽幽叹气,看着儿子坐了下来,面色严肃地说道:“小武,你作了决定,我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你年纪也不小了,这次去江城,一定要注意安全,再有千万不能上当受骗,外面的人狡猾的很,不像我们农村人,纯素,朴实!”

刘老根叮嘱道。

“爸,我知道了!”听着父亲的话,刘武满眶热莹,微微地点了下头。

“好了,老根,小武又不是小孩子,这次闯荡也是好事儿,以后出了大学找工作也要靠他自己,小武心里明白的很!”张翠莲瞥了刘老根一眼,这吃饭的时候还说孩子。

刘老根不再说话,拿起碗筷起来安静地吃着饭。

吃完饭后,张翠莲让刘武早点去睡,怕明早起不来。

视线模糊,眼睛红肿。

队医一检查,黯然摇头。

当即,这个随队记者就被尼泊国夏尔巴人后勤护送下山。

这才直到了第一营地,摄像就光荣退役。

这,可是不太好的预兆呐!

按照计划,还珠之璂承圣泽中间营地修整一晚。睡前的时候,沈奇文找到了金锋,跟金锋聊了会家长里短和古董古玩。

末了,沈奇文悄悄的问询金锋:“那晚上的老山参,还有没有?我同事想买点。”

金锋垂下眼皮,冷冷说道:“五百年老山参,你同事买不起。”

沈奇文当即就变了颜色,看金锋的眼神都不对了。

惊骇惊怖到了极点。

“你舍得给我吃!?”

金锋淡淡说道:“你帮我拼酒。给你吃,我,愿意。”

沈奇文怔怔的看着金锋,陷入深深的震撼当中。

怪不得自己这两天精气神特别的足,就像是回到了三十来岁的时候,精力旺盛得连自己都害怕。

原来,是吃了五百年的老山参。

作为收藏世家,沈奇文哪有不知道这种天材地宝的价值和功效。

金锋,竟然舍得给自己吃这种捧着钱求爷爷告奶奶都买不来天材地宝。

那种震撼,无法描述。

沈奇文恭恭敬敬的向金锋道谢,闭口再不谈买药这事。

第二天,准时起床收拾行装和睡袋,朝着前进营地迈进。

前进营地海拔六千五百米,一路上大家都是极其小心,到了这里,每个人的身体素质差别也就体现出来。

整整花了大半天才抵达真正的珠峰起点,科考队里很多队员都出现了不同的身体反应。还珠之另一个轮回

有的头痛,有的拉肚子,还有的流鼻血。

经过队医检查,服用了药物和处理之后,效果还算不错。

就地扎营,珠峰的风速变大,而且不是从一处方向吹的,而是四面八方都有风。

大风至少九级,这是珠峰上的乱流,无孔不入。

科考队租用的是四百块钱一顶的专业级帐篷,在前进大本营算是中上的一种。

“不管你是姓甚名谁,先说好了,老娘不买保险,不办信用卡,没参加过抽奖,也不需要无抵押贷款!”

“额”

面对这霸气的招呼,电话对面沉默了片刻。

“你好吴老师,这里是微博娱乐。我们想给你做个专访,方便问一下您现在在哪里吗?”

听到对面开场白,吴明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挂机键。

“现在的骗子,花样儿越来越多了。还微博娱乐,要采访我?我有什么好采访的?”

听到厨房中奶奶的嘀咕,死死咬着安小小屁股的陈铂诗眉头一皱,随即松开了嘴巴。

“奶奶,你忘了你刚出演完信爷爷的电影?”

“歪?”

就在吴明愣神眨眼的功夫,被陈铂诗死死压在身下的安小小接起了不断震动的电话。

“对,我是安小小。微博娱乐?还珠之知画有空间采访?好啊。我在吴奶奶家里,对,就是吴明吴老师。嗯,具体的位置是.”

“你同事什么时候到?二十分钟?很好,来的时候别空手。带二十块钱鸭头,二十块钱鸭脖,再有什么好吃的看着买点上来。”

很多队伍都选择在凌晨的时候出发,中午的时候抵达中间营地修整,因此造成了登山大塞车。

很多队伍排着队的在等着过恐怖冰川,就跟大学食堂里打饭一样,那叫一个好看。

白白的雪山,巍峨的珠峰,冷酷无情的恶劣环境,每一分每一秒都带着死亡的气息。

沈奇文的科考队安全过了恐怖冰川,往前走了没多久,对讲机里传来消息,说是高卢鸡国有人摔进冰裂缝,生死未知。

对于专业级的登山队伍,这种事很常见,但在沈奇文的科考队里却是一个噩耗。

继续前行,抵达中间营地,不好的消息又传来。

珠峰的后勤队伍损失了一个本地后勤,两头牦牛,还有十瓶氧气。

本地后勤应该算是老鸟了,就是因为这个,在过恐怖冰川的时候大意失荆州,牦牛失足跌下冰裂谷,氧气瓶落下来,本地后勤被砸中,当场殒命。

噩耗一个接一个传来,恐惧的气氛在科考队里蔓延,负责摄像记录的海洋大学记者在中饭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

从保暖内衣到冲锋衣再到登山服,从头上的雪灯帽子到手上的电加热保暖手套,再到脚下的自加热筒靴和登山靴,还珠之永璋的悠闲生活以及各种最专业级的装备和药品。

这一套下来最起码都是三万刀,最贵的近十万刀。

还有海事电话!

另外还有本地的支援协作,氧气瓶、罩子、牦牛运输费、许可证费用以及最重要的后勤补给费……

加起来又是几万刀。

后勤补给,那是玩珠峰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一瓶氧气六百五十刀。

不讲价!

你不可能自己背着氧气瓶冲顶吧!

所以后勤补给费,每个人按人头点,十万软妹纸。

爱给给,不给滚!

所以,玩珠峰,真的不是普通人能玩得起的。

要是出了状况和意外,那么,搜救队,救援费,那就是天价了。

所以,到现如今,依然还有很多具尸体没有得到清理,有的尸体还成为了珠峰上的永久地标。

在出去前,宋莹莹就帮陈昊整理好了一些生活物质,不过修炼的资源她并没有给陈昊留多少。

陈昊问她的时候,她对陈昊说:“你要什么修炼资源,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去抢,到时候有多少修炼资源不就看你自己的吗?”

对于宋莹莹的话,陈昊没说什么,如果是以前,这种事情应该是叶青嫣来做的,只可惜叶青嫣的情绪还未完全恢复。

在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宋莹莹对叶青嫣小声的说:“你千万别偷吃。”

叶青嫣听后,神色微微有些变化,不过马上她就恢复了正常。

之后再几人的目视下,他们离开的庭院,开始向全真教前进。

陈昊他们刚离开帝都,有一些信息就疯狂的传往各个势力,那些势力只收到了一句话:陈昊携叶青嫣离开帝都,他们此刻正在前往全真教。

为了给一些人阻拦自己的时间,陈昊特地选择步行,当然即使他步行,也快很多。

刚出帝都不过一个小时,他和叶青嫣就被人拦下了,拦下他的还是熟人,这些人大都是当时从欧洲追过来的人,只可惜陈昊一直在帝都,所以他们不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