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当中,却含着杀机。

庄游龙对太一真人的名气,显然有一些不服气。

他跟了一路,确定这个飞舟之上,没有三清宫的高手了,他才出手阻拦他们。

“那今天算是有机会了。”

太一真人笑盈盈地看着庄游龙,“天元城主,你是专程来跟我交手的?”

“那倒不是。”

庄游龙冷笑一声,指着方川与余成龙,“这两个小辈,对我很重要,你借给我用用,之后我会还给你的。”

“呵呵。”

太一真人摇了摇头,“一个是我的门人,一个是朋友的弟子,我就这么给你了,岂不是要让天下的人嘲笑我?”

“哦?”

庄游龙眼神一凛,冷笑道,“你不过是一个玄仙,与我相差接近两个大境界,你见到了我,应该叫我一声前辈!”

“我说的话,你竟然不听?”

“小心我反手将你们杀了,你们那什么太玄门就只有土崩瓦解。”

他的语气杀气腾腾。

可是林田却提出不露脸的说法,让人费解。

陆小平倒也没有勉强林田。

“好的,林先生。”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小平对林田做了一个简短的采访。

采访的最后,林田主动加了一句话。

“我名字叫做林田,店铺是田园林家小店,欢迎大家购买我们的产品,包好吃。”

陆小平愣了愣,这一波突如其来的广告,他有点措不及手。

其实,林田说出这句话,除了打广告之外,还有一个意图。王氏集团知道自己的名字,马背上的民族是什么族作为年夜饭的入门券。

采访完林田,陆小平在李丽珍的指引下,扫码买了一份杂菜。这个时间段,米饭已经没了。

陆小平对着镜头,闻了闻手中那碗菜,神色享受。

“观众朋友们,我已经拿到传说中好吃得不得了的饭菜了!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跟大家说的那样好吃。”

他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摄像师给了他一个特写镜头,把他的表情完整地呈现在镜头面前。

只见陆小平吃完一阵发愣,神情呆滞,没有说任何的话。

这些奢侈品的制造者和拥有者非常矜持而且精致,这种个性源自对自己品牌的骄傲与自信,和对顾客的尊重,由其是在英国维多莉亚时期和法国路易十四国王为最盛时期。随着资本主义的日益兴盛,奢侈品已演变成了盛世时代富人们基本的手段性需要。

这个事情呢!李忠信是这么看的,奢侈品这个东西呢!其实在中国也是一样的,中国人最喜欢购买的奢侈品其实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都早。

中国人普遍认为,皇帝用的物品是最好的,只要沾上贡品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中国皇家采购的东西叫做贡品,比如说从这百年老号采购药品,那个百年老号采购绸缎等等,这些都是人们不断形成的一种品牌意识。

就好像是闻名全国的同仁堂药店,皇帝在采购药材的时候,直接就采购这个地方的药品,游牧民族哪怕是其他药店的药品和同仁堂的药品一致,有一些钱的人们也会选择同仁堂的药品。

还有绸缎这种物品,随便举一个例子,祥义号绸缎店创始于清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由当时浙江杭州著名丝绸商贾世家冯氏家族传人冯保义联合慈禧太后手下太监总管小德张(本名张祥斋)共同创办,迄今逾百年历史。

只不过呢!中国人对于自己国家的品牌有一种怀疑,毕竟那个时候,有很多中国人为了利益而不顾商品的质量和品质,没有把自己的品牌做起来。

在中国,自己品牌做起来的,最多的是餐厅和老字号的一些糖果等等,这些东西,一直坚持品质第一,才有了后世的那种地位,李忠信觉得,他要把搞好品质的这个风气带动起来,做出来的物品,一定要保证质量,而不是随便去糊弄。

杰米诺在这个时候,他并没有感受到李忠信的那种思想,而是觉得,李忠信是他合作伙伴,带着他一起飞,一起赚钱,他这边给予李忠信的东西少得可怜,几乎是没有。

很多时候,杰米诺都觉得他和李忠信之间是不对等的,李忠信一直关照着他,给他赚钱的机会帮助他赚钱,把他从家族当中并不出众的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贵族,成为了巴黎那边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些变化都是李忠信给他带来的了。

而李忠信要求他做什么了?什么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无非就是从中国这边要取了一些留学到巴黎那边的留学生名额,让杰米诺牵针引线地找罗斯柴尔德家族一起搞外汇和石油期货。

赏金猎人挣扎了几下,居然是挣脱不了大牛,也是怒道:“放不放手!”

“你赔钱我就放手!”

赏金猎人是呲牙一笑:“老子在青木郡的会仙楼吃吃喝喝都不给钱,拿你们村子的一只鸡是给你们天大的面子,还敢管我要钱!”

“你……你……”

大牛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之辈一时无词,将水分棍一插在地上,扬起拳头就要打。

“来……来啊……”

赏金猎人见大牛力气是不俗,想着他不过是个猎户而已,心中也不惧怕,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有种你就往这里打!”

大牛一张脸憋得通红,怒道:“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大牛,打他!”

“揍死他!”

大声喊打人的却是阿虫和阿毛这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屁孩,他俩一喊别的村民也是纷纷跟着叫起来。至于别的赏金猎人,他们和偷鸡那人也不是相熟,个个是双臂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啊!”

大牛在众人怂恿下,热血上头,扬起拳头就挥出,偷鸡者想不到大牛真多敢打自己,脑袋一缩,闪避过去,水的民族是什么族身子要向后跃出才是发现大牛的拳头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服,只得以后掏出一把比赛超大牛的手腕削去。

大牛自然不敢用手去挡匕首,只得松开了他的衣服,偷鸡者也是怒容满面,尖声喊道:“山野村夫,不好好教训你,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睛了!”

言毕,他手里的匕首,毫无征兆的化成了雨点一般的光芒,瞬间斩向大牛扑去。

“唰唰唰唰唰”的刀风之声中,一口气连续的斩出了十刀之多。

偷鸡者虽是九品修为,这匕首用得着实不俗,陈修都是暗暗点头:“洪荒大陆上的九品高手战技上的运用是越超地球上的世家弟子,难怪当初陈大有从洪荒大陆来到地球如此目空一切,根本不把八大世家的老祖宗放在眼里,他果然是有骄傲的资本!”

大牛虽也是练成了《易筋锻骨功》第一层,实力不在九品真气修为之下,不过平时他只和陈修、阿毛和阿虫演练过,从没有实战过,面对如此迅捷的匕首攻势不禁是手忙脚乱,节节后退。

陈修是高声提醒:“大牛,棍!水的民族是指什么族”

听到陈修的声音,原来慌乱的大牛是一下子有了主心骨,脚下一踢插地上的水火棍,棒i子落入手里。

“嗖!”有缘书吧

手里的百斤水火棍使用出《大魔猿棍法》里面的一招“一点寒梅”,棍i子化成了一道亮丽的光芒,瞬间捅向偷鸡者。

他这一招完全是只功不守的招数,不够偷鸡者的匕首吃亏在“短”,匕首未到就要先被棍i子戳中,要知道大牛的力气加持下,棍i子谁不锋利,一样可以捅穿他的身子。

偷鸡者只得中途变招,闪避过去捅来的棍i子。

大牛一出手,就将偷鸡者压i在下风,将战斗的节奏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嗖!”

又是一棍捅来,还是那一招一点寒梅,依然是那么快,那么霸道!

大魔猿棍法早已被大牛修炼到小成之境,出棍之际浑然天成,毫无破绽。

对于这种又快又直来直的棍法,偷鸡者根本无法出招。因为如果自己一出匕首,那么大牛的下一棍,来势将会更加的快,更加的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