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下后就地一滚,双手往地上一砸,啪的冒出了一股青烟,忽然就不见了影踪……忍者的隐身术要不要了解一下?

“我靠的小鬼子人呢?”直播间里多少双眼睛都紧紧的盯着呢,眼见的这个小鬼子一个跟头就没影儿鸟。“放一个响屁就没影鸟?”

“钻地里去了吧?”

“别闹,你当他是土行孙呢?”

“卧槽坏了,这人会隐身!”

“老大小心啊!”

“这特么的搞不好是忍者神龟啊!”

大家都为项泽捏了一把汗。

无人机中也捕捉不到猿猴忍者的画面,在半空中兜了几个圈子也没有找到人儿。

主播间的奚溪紧张的小拳头紧紧的攥着,大眼睛瞪的溜圆儿,小鼻子都要贴在大屏幕上了:“咦?那个小……小个子呢?”

“据我所知,这是倭国的忍术,忍术中就包括有隐身术,可以借助地形来隐藏自己,就好像是变色龙那样……”

贝爷也知道倭国忍术,事实上在西方也有人学习忍术的,虽然没有柔道剑道空手道那么多,但也不少,否则你以为忍者神龟是哪儿来的?

入夜。

果然如同林逸猜测的那样,昆寸带着朴尼妹来到了幼苗大酒店,以朴尼妹的急性子,一刻都不能等待了。

“来了!”林逸的脸色微微一动,对二狗蛋说道。

林逸超强的精神感知力,可以感觉到昆寸和朴尼妹的前来,虽然不能确定这两个人中其中一个就是昆寸,但是林逸明显感觉到了他们的拉着不善!

“老大,我都准备好了,不就是偷袭吗!”二狗蛋最近也学的圆滑了许多,没办法,太傻总被于圆圆欺负,他只能学聪明点儿了。

“恩。穿越小白脸gl”林逸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果然,没过多久,房间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你们自己的酒店应该有房卡吧?自己开门吧,我怪累的。”林逸淡淡对门外说道。

“恩?”昆寸顿时一愣,没想到林逸会这么说!他出于礼貌,也就随手敲了敲门,没想到林逸快死了还给脸不要脸!他顿时有些恼怒,真想一脚将房门踢碎,但是想想,这酒店是自己家的,踢碎了还得自己花钱修,昆寸也就忍了!

所以,这取名取单字可以说是中国人两千年的习惯传统,哪怕到了近现代多数人取名字还是习惯取单字的.

林晚晴不愧是书香门第,这懂得就是多.

只是,乔峰很想问一句,既然单字福气,为什么妈你的名字是两个字的,不过为了家庭和睦,母慈子孝,乔峰憋了半天还是决定咽回去,顺从自己老妈的意思.

乔峰笑着点头附和:“好吧,妈你说得对,单名有福,那就叫乔振吧.“

乔振,桥震,这名字起的貌似好流氓的说,别人车震,马震也就算了,自己儿子这直接就到了桥震的地步了,这flag立的也是没谁了.

乔峰还在心里吐槽乔振没有自己取得乔振华好听有意思呢,突然就感觉浑身发冷,气氛很不对似得.抬头一看,发现林清霞一家子全神色不善的盯着他看呢.

林清霞一家除了在内地的老大林莉外,算上她爸妈林惟良,麻兰英,全都是两个字的名字,结果被林晚晴不经意的就全给鄙视了,穿越之小白脸系统还说没福气,完了刚刚乔峰还附和他老妈说单名有福气,林家人不太好给林晚晴脸色,可对乔峰表达下愤慨和不满还是没问题的.

这位身穿长袍的妇女冷冰冰地说,数百把风镰刀在空中形成,所有的目标都是地面上的青少年,包括陈北凡。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那样做的。”

陈北凡警告说,他那冰冷的、湛蓝的眼睛打动了那个女人。

“嗯!那么,你会先死的。”

那个穿长袍的女人笑了,把所有镰刀的方向都改成了陈北凡。

陈北凡慢慢地朝着那个女人走去,无畏地面对着数百件锋利的武器正在瞄准他。

“你认为那是我以前真正的力量吗?你错了,孩子。”

女人笑了笑,激活了她的灵魂力量,使陈北凡无法移动。

他立刻僵住了,脚在半空中停住了。这和秃头男人用灵魂力量对付他的时候是一样的。

陈北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好要做的事。当他触发神的感知能力时,他的眼睛闪着灰色的光。

“你也许是对的,但这仍然没有什么区别。”

陈北凡的脚掉在地上,他靠近了敌人。

..............

在美国又待了几天,看了下梦工厂动画工作室做的动画片花木兰的进展,影后家的小白脸gl看了下致命武器2和回到未来3的宣发情况后,乔峰先飞回了香港.

林清霞要和她父母再多住段时间,而且孩子刚出生也不适合坐飞机,所以她打算住到一月份再说,那时候她爸爸报上的回大陆探亲的申请就有结果了,如果通过的话到时候直接飞国内就行.

乔峰不是不想在旧金山多待一段时间,实在是香港有大事发生了,他不得不赶回香港.

1987年十一月才过了三分之一,前不久才刚刚因为股灾闹得人心惶惶的,香港市民都只能选择钻在家里或者跑电影院看看电视电影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香港影坛发生了一件大事情,之前因为嘉禾和龙腾合并而由三大主流院线变为两大主流院线的香港院线格局再次发生了变化,又一家主流院线诞生了.

而且这家主流院线还是从金公主分裂出来的.金公主的老板雷觉昆刚刚因为股灾身家大减,缩水了快一半了,已经很惨了,结果还在这个当口遇上了手下的背叛,不得不说真是流年不利的厉害.

人间这种垃圾场,竟然也没有容身之处,他无比怨恨。

但是,这也无力回天。

因为,长公主的小白脸驸马gl他已经重伤,加上之前被天照的意志控制。

所以,天照大神要他死,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阿德列死了?”天照畦田的脸色猛地一变。

他看着天照之山上的那个虚影,看到一条条血色如柱的血肉洪流,汇聚到了其中。

他全身都发抖。

这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料,明明是他应该从异时空召唤天照大神的。

从异时空召唤的天照大神,就是他的式神,他就有机会控制。

可现在……

场面失控了!

阿德列这个被他当成最好的合作伙伴,以及利用的对象,竟然在天照大神的虚影之下,毫无还手之力。

下一个,会不会是他?

砰砰砰——

而几乎是同时,八尺神宫里也传来了轻微的爆炸声。

是之前被方川杀死的迦娜奥丁,已经化成灰烬的休斯。

但是,跑得越快,死得越快。

不一会儿,已经有数千高级忍者、顶级忍者死亡。

就算六大忍部的最强者,穿越入赘小白脸gl也全都死亡。

这里仿佛在一瞬之间,成为了人间炼狱。

“嗡嗡嗡——”

方川的身体周围,也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不断的想要冲入他的体内。

但是,他的护体之术,将其隔绝在外。

“你这个人类很有意思,竟然能够抵挡我的意志?”

“我需要你的身体,你如果主动将身体给我,我会给你寻找一个新的身体,让你成为我的追随者!”

“如果不配合,我就会将你的灵魂吞噬,让你永生永世,受到煎熬!”

天照的声音不断的传来,拥有着极其强大的蛊惑力量。

就算是筑基九重的高手,或者是半步金丹级的高手,都无法幸免。

一般的意志力,根本不能抵挡。

“哼!”

方川却一声冷哼,精神意识,前所未有的强烈。

“好的,董事长,约好后我把信息发送到您手机上。”张宁有条理的说道,“见面地点安排在帝宴阁可以吗?”

“可以。”慕谨禾说到,又加了句,“普通包间就行。”姚林海的身份还用不着她太高规格的接待。

挂了电话后,慕谨禾手指轻敲手机,她会介入这件事,一方面是觉得自己的儿媳妇不能被欺负,另一方面,如果她想要抱孙子,就得帮姚佳解决这件事。

否则就姚佳三天两头面临这种事情,哪里有心情和精力怀孕?

张宁的动作很快,挂了电话后,她就找到姚林海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

“您好,我是慕董事长的助理,请问您今天中午有时间吗?”张宁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慕董事长有工作上的事情需要跟您谈。”

姚林海一听是慕谨禾的邀约,又是跟工作相关,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有时间,早就应该去拜访慕董事长了……”

张宁不管他在恭维,说道,“今天中午十二点,帝宴阁10楼包间,您看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