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春来哑然。

这也证实撤乡并镇并不是几十年后才开始。

看着刘春来的神态,严劲松解释,“之前没人愿意来,加上咱们公社小,周边几个公社,对于条件好的其他大队倒是愿意接收,却没有谁愿意要四大队。”

“这是正常的,因为四大队,整个公社成了全县最穷的公社。”刘春来叹了口气。

蓬县属于川东丘陵地带,有嘉陵江流过,全县境内并没有太大的山。

来龙公社那种边缘公社,山其实都不是很大。

“要不,咱们一起去一趟临山公社?”马文浩问刘春来。

刘春来去,其实更有说服力。

“春来去干啥?没啥好去的,咱们这么多工程,他是大队长呢!”刘福旺不乐意了。

马文浩见这情况,也就不强求。

在这之前,就已经从严劲松口里了解了不少情况。

刘春来也不想去临山公社。

反正省道对他们来说,远没有水路方便。

布莱德告诉了几名演员注意的一些事情之后,便让他们拿着剧本熟悉一下台词和剧情,然后走到了周宇身边,又和他说了一下即将拍摄的剧情,以及要注意的事情,让他告诉三条神犬。

周宇点了点头,带着三条神犬在拍摄场地熟悉了一下,并且把剧情内容,还有注意的事情,一一告知了它们。

虎子和大宝小宝都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周宇的意思,在它们的眼中,有着一些期待和激动,特别是小宝,对即将到来的表演,更是充满着兴奋。

“好了,大家各就各位,准备试拍一下。”等到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布莱德挥了挥手,大声的喊道,瞬间旁边的众多工作人员开始忙碌了起来。

而那个外国教授家庭先带着大宝小宝,地铁被一寸一寸进入走到了自己房子外面的草坪上,开始准备了起来。

他们夫妇二人坐在椅子上,而那个小男孩则是在草坪上和大宝小宝玩耍着。

“大家注意,猫狗大战第一幕,开始。”看着演员们准备好之后,布莱德大声喊了一下。

这次的故事,生在美国一个普通的小区里,著名的考古教授约翰正在和妻子露娜享受着上午的美好阳光,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旁边草坪上,与两条狗玩耍的孩子,看起来场面非常的悠闲平和,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

王朝阳拿出手中杨德坤的检查报告递给了杨洛。

“这个,是我管医生要的检查报告,听医生的口气,你爸的情况有些不容乐观。”

杨洛一边接过检查报告,一边不解的问道。

“有人安排他住了院,而且还交了一万块住院费,谁啊?”

现在电影里的有些动物,之所以有那么的聪明和人性化,有些完全是用特效做出来的,有些则是经过后期制作的。

从之前的种种事情,他就知道了三条神犬的能力,特别是小宝的演技,那简直是让人惊奇。

“我们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奋斗着,所以,不用感谢我,因为我们是合作者。”周宇笑着说道,既然答应了参加这部电影的拍摄,他自然要尽自己的全力,让影片变得更精彩,这样才不会辜负众多粉丝的期待。

“对,周,我们是合作者,哈哈。”布莱德大笑了一声,他对于周宇这个年轻人,军少一寸寸的进入是越来越佩服了。

等到这些演员与三条神犬熟悉了一会之后,布莱德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各位,我们先去熟悉一下拍摄场地,准备拍摄今天的戏份。”

周宇带着虎子和大宝小宝来到了旁边不远处的住宅小区,这里的摄像机都已经架设完毕,就等他们过来开始拍摄了。

这个住宅小区模样非常的常见,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刚开始的剧情,则是生在外面的草地上,两家人在此相遇,三条神犬也是如此。

当他的配置内饰在大屏幕里展现出来的时候,很多小众收藏家富豪们兴致一下子起来。

随着弗里恩的话音落地,古董劳斯莱斯从十万刀飙升到五十万刀,短短半分钟后就飙涨到一百三十万刀。

一百三十万刀打破了金锋创下的一百一十万刀的记录,人们纷纷鼓掌祝贺。

吴向明的虚荣心得到了异常满足,这个逼装得还不错。黑黑的脸上挂着一抹得意,故意的朝着金锋的方向注视了几秒,一寸寸进入伽罗身体挑衅意味十分明显。

七世祖毫不客气冲着吴向明竖起中指。顿时就将吴向明气得脸更黑了。

都在南海曾经建过国的两个大家族,七世祖还真不怕吴向明。

当年的包家还曾经跟吴向明家通过婚,轮到辈分,吴向明还得管七世祖叫阿叔。

敢在阿叔面前装逼,分分钟就给你收拾了。

没规矩。

这当口,劳斯莱斯的价格飙升到一百九十万刀,最终落槌成交。

这个价格再一次刷新了新的记录。

在苏浅云的一再坚持之下,邓桂芝最终还是收下了钱。

两人联手将杨德坤重新送进了医院。

因为杨德坤情况比较严重的关系,苏浅云还特意给他请了一个专门的护工。

等一切安顿好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一刻。

“妈,这个是我办公室的电话号,你要是有什么事儿,直接给我打电话。”

邓桂芝双手接过写着苏浅云办公室电话号码的纸条,一时之间感激涕零无以言表。

竟一把抱住苏浅云嚎啕大哭起来。

……

杨洛在离开医院之后心中也一直惴惴不安,一寸寸的挺进妲己赶到化肥厂的时候,不知不觉额头竟然溢出了不少细汗。

“小杨哥,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啊?”

正在清点货物的王朝阳,回头看见了杨洛。

心说这麦克斯刚刚开业,照理来说杨洛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对。

杨洛招了招手,示意王朝阳过去。

“什么事儿啊小杨哥?我这边还忙着点货呢!”

刚睡着,叶飞就回来了,随后也上床休息去了。

“叶飞,起床了,到点了”季风辰的生物钟很准时的,也也有提前的时候,他晃了晃叶飞的床说道。

叶飞揉了揉揉眼睛,随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下午的体育课,同学们都在操场集合,整个操场上就只有季风辰他们班的人。

体育老师潘晓飞领着同学们跑了两圈,然后又带着同学们跳远。

潘晓飞跳远还是不错的,从起跳线前面一点的地方,一下子便跳在了沙坑的正中间。

紧跟着,季风辰冲了上去,从刚才潘晓飞的起跳点,一下子跳到了沙坑的尽头,稳稳地落在塑料草皮上。

“哇~!他是飞过去的么?”众男生全都张大了嘴巴傻眼了。一寸一寸挤进貉婵体内

紧跟着,叶飞也跳了过去,比潘晓飞跳的远,但还是没有季风辰那般远。

其他的同学们都不跳了,因为他们知道,不管他们怎么跳,都不可能会跳过季风辰的。

接下来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没有广播操的感觉真好。

“公社没钱。”严劲松试探着马文浩。

这狗曰的,原本是许书记的秘书。

来这边,肯定能要到一些资金或是其他。

毕竟跟了许书记那么多年。

“县里会支持一部分,咱们再贷款一部分。”马文浩丝毫都不担忧。

严劲松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贷款?

以公社的名义去贷款,这不是啥好事。

到时候,马文浩这个乡长因为干出成绩来了,拍拍P股,升职到其他地方去了。

然后给公社留下几十年都还不清的债务?

公社还怎么发展?

“小马啊,咱们公社的情况,你可能不是完全了解。每年的收入很少……”严劲松不得不提醒马文浩。

马文浩可以把幸福公社当成他个人进步的垫脚石,但是严劲松不能。

他在任的期间内,谁都不能这样干。

看着严劲松严肃的表情,马文浩自然明白他担心什么。